Syndicate content

绿色债券市场规模高达200亿美元,市场新增了发行人、币种和债券

Heike Reichelt'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Annual Green Bonds Issuances

今年1月,世行行长金墉呼吁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参会者密切关注一种新出现但前景良好的气候智能型发展融资形式:绿色债券。2013年,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就已超过100亿美元。金墉行长呼吁在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之前使这一数字翻番

就在几天前,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发行了15亿美元绿色债券,为实施其可再生能源项目筹集资金,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因此超过了200亿美元。

互联网或厕所,哪个更重要?

Uwe Deichman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本博文系探讨“互联网促进发展”议题的系列博文的首篇。这一议题是世界银行即将发布的《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的主题。

在发展中国家存在诸如建设清洁厕所等需要解决的更重要问题情况下,我们为什么要对这些国家的互联网接入进行投资呢?这是Vint Cerf在世界银行发表《塑造全球经济格局的新兴互联网趋势》的演讲之后,人们向其提出的问题之一。Vint是互联网的创始人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他曾是一个通信规范及标准开发小团队中的一员,而这些规范和标准为我们现在每天所依赖的开放的全球通信系统提供了指导。如今,他是谷歌公司首席互联网宣传官以及研究互联网当今状况和未来趋势的杰出思想家。

Vint的演讲是由《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互联网促进发展》团队主办的第二个研讨会中的主要内容。此次《世界发展报告》将从广义上——即在企业、人民和政府层面——考察互联网所产生的影响,报告将对各国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以及将有助于国家从相关投资中获得最大社会和经济效益的互补性行业的政策做出评估。在这一所涉议题广泛的演讲及其会见《世界发展报告》团队过程中,Vint谈到了所有相关问题。以下是他的一些想法。

世界银行应该成为汇款中心吗?

Dilip Rath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上周,《纽约时报》专门刊登了一篇 社论 ,建议世界银行应该成为一个汇款中心。汇款是“世界上最大的甚至可能是最有效的由贫困人口自身集聚的反贫困力量……,”社论说。“但汇出数十亿资金的成本可能很快就要上涨……,(因为)各大银行正在撤出汇款业务,其中包括美洲银行、花旗集团和摩根大通银行。”

“如果银行不能从汇款业务中获得利润——它们当然也不会这么做,则必须要找出其它有保障的低成本方案。一种方案是世行成为一个汇款中心。” 

教育就如同经济一样重要

Shanta Devaraja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Children outside school. Bangladesh发展中国家的各级教育正面临诸多问题:就初等教育而言,尽管入学率有所提高,但质量低得令人吃惊。在坦桑尼亚和印度,20-30%的六年级学生尚不能阅读二年级教材。这一点并不奇怪,因为两国公立小学教师有20%的时间缺勤。即便到校,他们在课堂上教学的时间也只占20%

就中等教育而言,中东和北非地区国家学生在诸如TIMS等国际考试中的表现大大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

就高等教育而言,大专院校长期面临资金不足问题,而且不针对市场需求对学生提供就业培训 - 正如伍迪•艾伦(Woody Allen)在其回忆录中说,“这家餐馆的菜不仅难吃,而且量太小。”

公开数据是发展可以仰仗的一座金矿吗?

Oleg Petrov'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对现代政府而言,公开数据可能是一把“瑞士军刀”,是一件多功能工具,可用于增强透明度和问责性,改善公共服务,提高政府效率,刺激经济增长、企业创新和新增就业。

作为经济增长的机遇,公开数据引发了全世界的想象。最近,英国《经济学人》把公开数据的商业潜力比喻成是“一座新发现的金矿”。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测算,公开数据每年给全球带来的潜在经济效益至少可达3万亿美元。澳大利亚横向经济学(Lateral Economics)公司最近为Omidyar网络机构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公开数据可帮助二十国集团成员在今后五年内累计新增13万亿美元经济产值。

其它研究给出的数字虽然较低,但仍令人“垂涎欲滴”,对从衰退中崛起或面临经济增长疲软的经济体尤为如此。在世行将于本月23日主办的“公开数据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和繁荣吗?”研讨会上,我们将就这些话题展开讨论。

在曼德拉国际日之际,让我们支持终结绝对贫困

Mario Trubiano's picture

Nelson Mandela

7月18日是曼德拉国际日 。该日是为表彰纳尔逊·曼德拉对社会正义所做的贡献,包括对反绝对贫困斗争所做的贡献。7月18日也是曼德拉的生日。今年的曼德拉国际日是去年12月他逝世(享年95岁)后的首个纪念日,为我们 铭记他对全世界产生的变革性影响、对改变历史进程发挥的巨大推动力以及他为反绝对贫困斗争所作的不懈努力提供了契机。

加大对非洲建筑公司的关注力度

Homi Khara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Maseru Maqalika Water Intake System 长期以来,建筑行业地方能力的提升被视为对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确实,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以来,世行在其对低收入国家资助的项目中侧重安排了土建工程内容,目的在于促进扩大这些国家国内建筑行业规模。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国内土建工程能力的提升与地区发展轨迹携手并进。大型建筑公司在其国内和邻国参与土建工程投标并获得建设合同。

衡量土建工程承建能力并非易事,但一个有效衡量指标是考察在采用国际竞争性招标程序的世行项目中获得合同的多家公司联合体的能力。这方面的分地区信息有可能从世行贷款摘要报告和详细报告中获得,其中包含了世行资助合同下的采购交易数据。近二十年来,大部分地区通过其建筑公司获得的合同所占比重很大且不断增加。从东亚地区一列中可以看出,该地区约95%的国际竞争性招标土建工程合同由该地区的建筑公司获得。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是个例外,其比重不仅在各地区中最低(该地区是2013年占比低于50%的唯一地区),而且在两个时期之间出现了下滑。欧洲和中亚地区也出现了这一情况,但情况有些异常——中亚国家实际上与另一个地区(亚洲)的国家接壤,该地区中标公司占比下滑有可能反映了亚洲邻国中标公司占比增加。.

机构重组—为了消除贫困和减少不平等

Jim Yong Kim's picture

Una reorganización para poner fin a la pobreza y reducir las desigualdades

两年前的今天,我荣幸和谦卑地成为世界银行集团的行长,世行的使命——消除贫困——是我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我对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是否有可能消除极度贫困,如果有可能的话,需要多长时间。我得到的回答是:到2030年消除极度贫困是困难的,但也是可能的。

从那时以来,世界银行的188个股东国批准了这个目标,而此前很少有人相信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更不用说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实现了。而我的一贯使命是寻找最佳方式利用世行集团的人才、知识和影响力来使之实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