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1月 2016

图表:原油的未来价格走向

Tariq Khokhar's picture

世界银行预测2016年石油价格为平均每桶37美元《大宗商品市场展望》按季度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走势进行了分析。世行预测的这一油价体现了诸多因素,包括全球经济放缓、石油储备居高不下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以市场份额为重点的政策保持不变等等。
 

Dataviz重新制作图表:极度贫困人口下降,世界上最好的消息

Neil Fantom's picture


十月份发布的2015年极度贫困率预测显示,全球不到10%的人口如今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世界银行集团行长称其为“世界上最好的消息”。这的确是个大好消息,新闻媒体对此进行了广泛报道。
 
一些同事传阅了《纽约客》杂志上周的文章《2015年定义全世界的四张图表》——其中有关全球极度贫困人口下降的内容备受欢迎。
 
但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发现,他们使用的图表有点难以解释,而且由于我们经常看到下面的问题,我们认为值得快速重新制作图表并作出解释。
 

2015_Charts_Poverty-690.jpg

纽约客

此图存在什么错误?一些问题显而易见:

(接近)中产阶层

Oscar Calvo-González's picture

过去十年,仍然属于弱势、容易重新陷入贫困的拉丁美洲群体,已经非常接近中产阶层状况。所谓的弱势群体,即已经脱离贫困但尚未进入中产阶层的群体,他们仍然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社会经济群体。事实上,他们占人口的比例稍微有所上升(从2003年的35%上升至2013年的38%)。但重要的是,他们的生活条件在同一时期显著改善。如今,弱势群体的收入已经非常接近中产阶层的收入,即便其收入增速不足以超越中产阶层。

资料来源:SEDLAC(世界银行和阿根廷拉普拉特国立大学收入分布、劳动和社会研究中心)。注:曲线显示家庭人均收入对数的核密度估算值。使用17个国家的集中统一数据进行计算。为了每年对同一组国家进行分析,在无法获取指定年份的国家数据时采用插值法。

拉丁美洲的失业和失学青年

Tariq Khokhar's picture


在整个拉丁美洲,既不工作又不读书的青年常常被贴上 ninis的标签,这一词语来自西班牙短语 “ni estudia ni trabaja"(既不读书又不工作)。在该地区,五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人是nini,而且自1992年以来人数的增加完全是由于年轻人。阅读新闻了解更多内容:“失学和失业:拉丁美洲ninis面临的风险与机遇”
 

四图展示我们仍需弥合的性别差距

Tariq Khokhar's picture

世界银行集团刚刚推出了一个新的性别数据门户站点。该站点汇集了按性别分列和与性别相关的数据,这些数据的主题涵盖教育、人口统计、职业健康、资产所有权和政治参与。我们还刚刚发布了《2016年性别数据小手册》以及在线表格。这些内容与《世界发展指标》中提供的最新数据相关联。


性别数据是数据站点中访问最多的其中一个部分,这些新的资源使得了解数据的性别维度比以往更容易。国别主题板块概要说明重要主题数据的分布和趋势,在线表格和手册则是有关最常访问数据的有用参考。

下面,我从该新站点摘选了与世界银行集团新的《性别平等战略》的四大支柱相关的一些图表。其主旨是通过更好地享受健康、教育和社会保护,提高人类禀赋;通过解决技能差距和保健安排等问题,开辟更多、更好的工作岗位;扩大女性获取和控制资产的机会;以及增强女性的话语权和议政能力,使得其能够让人们倾听她们的意见,并对自身生活的关键方面施加掌控力。

将“健康”融入全民医疗保障正当其时

Patricio V. Marquez'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图片: Patricio Marquez

假日期间,在与我小儿子一起散步时,我们就医疗保健的未来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过去的一个学期,他参加了一门有关健康经济的课程,他希望分享他对需要“采取某些措施”来应对医疗服务高成本的看法。在许多国家,医疗服务的价格迫使人们不得不退出医疗保健计划。

按收入划分国家:最新工作论文

Neil Fantom's picture


“按收入划分的世界”

我们刚刚发布了一篇工作论文,其回顾了世界银行按收入划分国家和地区的方法。正如Tariq Khokhar和Umar Serajuddin在最近发表的有关A 我们是否应采用发展中国家这一称谓的博文中所指出,对世界各国进行划分和排名的欲望强烈。按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标准,最适宜居住的国家是哪国?(视情而定,但可能是澳大利亚、挪威或瑞典);根据社会进步指数,哪些国家取得的社会进步最大?(挪威和瑞典再次入选);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最容易营商的地方在哪里? (新加坡);依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哪些国家的人类发展水平最高或最低?(挪威再次荣登榜首,尼日尔排名最低)。
 

采用人均国民总收入划分
 

过去50年来,世界银行采用了一项明确的经济发展衡量指标——人均国民总收入(GNI)—— 对世界各国进行排名和划分。这些统计数据的首部汇编称为《世界银行图表集》,其发布于1966年。 该图表集仅按两项指标对每个国家进行估算:人口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按美元计算),二者均为1964年指标。这样,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是科威特(3290美元),位居次席的是美国(3020美元),瑞典排名第三,其人均收入远低于前两国,为2040美元。排名垫底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埃塞俄比亚、上沃尔塔(即现在的布基纳法索)和马拉维,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估算值分别为50美元、45美元和40美元(国民总收入过去称作国民生产总值)。如今,挪威位居榜首,马拉维仍然垫底,这或许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中国如何提升了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

Hiau Looi Ke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随着多家工厂在中国、越南、孟加拉国、墨西哥等为美国和欧盟市场生产并向其运送产品的遥远国度建立,全球价值链在过去几十年中纷纷崛起。一般而言,一国加入全球价值链后,其企业在向其它国家出口制成品之前,需要进口用于深加工的原材料和中间产品。这意味着加入全球价值链后,这些国家很有可能面临其出口产品中所含国内附加值的必然减少(参见图1)。换言之,国内从每美元出口产品中所获得的价值减少了,尽管出口产品的总体价值因加入全球价值链而大幅增加。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增加其出口产品给其国内带来的附加值,以便增加其国内生产总值,进而改善其公民福祉。大多数国家都希望提升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但问题在于如何提升。

1:全世界附加值与出口总额比率


资料来源:Johnson和Noguera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