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3月 2016

中国城市可以从新加坡借鉴哪些经验?

Wanli Fang's picture
新加坡Marina海湾的再开发项目将河道的一部分改造成水库。摄影: 10 FACE/Shutterstock

上周,我有幸参加了新加坡城市周活动。一同参加本次活动的还有世行驻华代表处的其他同事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和参与世行项目的城市代表。对我们参会者而言,此行可以说是开阔眼界,使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到综合性的城市规划方法对构建可持续城市所起的重要作用,并为我们提供了诸多可推广的经验。这些经验稍加调整后即可为实现不同城市自身发展的目标提供实用的解决方案。以下几点经验供大家参考:
 
发展战略以人为本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城市规划人员时刻关注市民对城市空间的日常体验,并通过公众参与请市民在决策过程发挥作用。譬如,在许多城市,公共交通被视为一种低端且不具备吸引力的出行方式,即便在交通拥堵严重情况下,公交载客量增长也停滞不前。但在新加坡,2014年公共交通在各种出行方式中的占比高达三分之二。在该市,乘坐地铁出行不仅舒适而且高效,因为各种公交工具和线路之间的换乘很方便,有明确的标识指引系统,换乘站点之间建有配备空调的连接走廊,并且为老年乘客和行动不便的乘客配置了考虑周到的空间设计和服务设施。此外,地铁站与主要零售和商业设施以及其它公共服务设施融合在一起,从而大大减少了最后一公里的连接问题。
 

在今年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介绍激励我的三位女性

Zubedah Robinson's picture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今年妇女节的主题是“赋权女性,赋权人类——用图片记录!”联合国正鼓励全世界构建一个妇女和女童有机会参政、获得教育和收入以及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的世界。其中,我本人特别关注最后一点,即女性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

为响应这一行动,我们正在Instagram网站开展一项主题为“#SheIsInspiration(他就是鼓舞)”的微型运动,旨在为全世界女性赋权大声疾呼。

我本人特别关注女性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这一问题是有原因的。我们的祖籍国是乌干达。2009年,作为我研究生课程的一项内容,我就乌干达登记在册的女士兵人数为何少于男士兵开展了一项研究。

为机器人时代做好准备:二十一世纪需要哪些就业技能?

Christian Bodewig's picture
版本:English
技术和大数据可以帮助捕捉并更好地了解职业和专业技能需求的实时演变情况:就让机器人为我们工作。
摄影Justin Morga/CC BY

机器人即将到来并取代我们的工作。它们会如此吗?最近,媒体和博客空间在持续热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学对我们生活的影响。 特别是围绕自动化对就业所致影响讨论,加大了人们对发达经济体就业岗位减少的关切。技术变革步伐持续加快,使得诸如以下问题成为焦点: 包括蓝领和白领在内的各类工人是否具备多变劳动力市场所需的适当技能?他们是否为所谓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就业冲击做好了准备?为使其劳动力具备21世纪所需技能,各国应当采取何种技能策略?

“女性参与劳动力的人数减少”究竟意味着什么?

Masako Hiraga's picture

今年的盖茨夫妇公开信聚焦于能源与时间。比尔·盖茨认为,价格低廉的清洁能源对未来人类发展至关重要;美琳达·盖茨则重点强调了妇女如何安排其时间以及如何以不同于男性的方式对其所花时间予以补偿。该信可被视为以互动方式明确阐释复杂议题的一个范本,因此我们鼓励大家通读该信。
 
尽管本文议题为人们所熟知,但我们仍想借此机会,在参考世行性别统计数据库中“劳动力参与率”数据基础上,对夫妇二人信中的一幅图作进一步说明。
 
图中数据表明,2014年,全世界女性劳动力的参与率为55%,男性为82%。在每个地区,女性在劳动力中的占比低于男性。正如该信所指出,这一点可归因于文化规范——做饭、打扫卫生以及照看孩子等家务尤其由女性承担,并且使她们无法加入劳动力队伍。
 
劳动力参与率中包含失业人群以及无薪工作的人们
 
您可以把“劳动力”视为任一经济中有能力工作的适龄劳动人口的总和。劳动力参与率衡量的是一国在职或求职的适龄劳动人口所占比重。这一统计数字有趣的一点是,其包括失业人群以及有薪和无薪工作的人们。

良性循环:将拾荒者纳入固废管理体系

Martha Chen's picture

图片:全球环境基金/Flickr
垃圾的产生、收集和处理,是21世纪的一大全球性挑战。垃圾回收可以通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通过提供原材料和包装材料刺激经济发展。

拾荒者是废品回收行业回收垃圾的主角。在世界各地,大量来自低收入和弱势社区的人们谋生的方式是收集和分拣垃圾,然后通过中介将回收的垃圾卖给废品回收行业。拾荒者眼里的纸张、纸板、玻璃和金属,在他人看来就是废品或垃圾。他们能够按照颜色、重量和最终用途熟练地分拣和捆扎不同类型的垃圾,然后出售给废品回收行业。然而,拾荒者在从他人产生的垃圾中创造价值以及对减少碳排放做出的贡献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却很少得到认可。
 
幸运的是,在世界各地,拾荒者已经组织起来,城市也已开始提倡良性循环,着手将拾荒者、全球废品回收商纳入固废管理体系。

巴西是通过合作社将拾荒者纳入市政固废管理体系的首个国家,并且首先通过了《国家废品政策》,承认拾荒者的贡献,并为拾荒者合作社能够充当合同服务提供商提供了法律框架。巴西拾荒者全国运动组织已被授予在世界杯期间清洁体育场馆的合同。

最近,哥伦比亚颁布了一项全国法令,要求该国城市制订固体废物管理计划,与拾荒者组织订立收集、运输和分拣可回收垃圾的合同。

在印度普纳,由上级工会Kagad Kach Patra Kashtakari Panchayat支持的拾荒者合作社SWaCH从该市获得了一份回收家庭垃圾的合同。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家拾荒者合作社利用公私合作模式,开发了一项社区垃圾回收项目。Vaal公园垃圾回收中心于2014年开张,服务于3,000个家庭,覆盖范围逐渐扩大。

图表:脆弱国家人民收到人均汇款较多

Tariq Khokhar's picture

汇款,即移民汇给国内家人的款项,数额超过了发展援助资金数额。自2000年以来脆弱国家的人均汇款流入一直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更多信息,请参阅经合组织2015脆弱性报告及世界银行移民与汇款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