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10月 2016

全世界人才都移居到哪些国家?

Bassam Sebti's picture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诺贝尔奖获奖者名单公布后表示:“美国共有6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获得了诺贝尔奖,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移民。”
 
互联网上对这一表述进行了热议。怎么可能不是这种情况呢?
 
这一公布适逢其时。世界银行新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指出,不仅美国的这些获奖者都是移民,而且研究发现,美国现已成为越来越多全世界高技能移民居住的四个国家之一。其余三国是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世界银行近期启动大数据创新挑战赛,继续推进数据革命

Marianne Fay's picture

2016年9月22日,我们启动了世界银行大数据创新挑战赛,呼吁全球借助大数据找出应对气候变化和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方案。
 
随着全球借助手机、社交媒体、互联网、卫星以及地面传感器和机器而不断增强互联互通, 各国政府和各经济体需要找出更好办法,利用大数据为制定旨在增强气候变化应对能力尤其是最脆弱人群的应对能力的专项政策和行动出谋划策。为使此类数据更好地服务于发展,我们需要开展更多创新活动,也要找出创新型公私合作安排,促进数据领域合作。

 世界银行大数据创新挑战赛现邀请世界各地的创新者借助大数据解决方案构想如何提升气候变化应对能力,进而解决粮食安全与营养以及林业和流域管理等核心领域面临的问题。这些领域是世行《气候和森林行动计划》以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点内容。

如何打造未来“蓝领”技能?

Victor Mulas'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哥伦比亚麦德林市举办的技术培训营
当前,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瓦解商业模式,转变就业格局。据测算,目前刚入学的儿童中,65%未来将从事如今并不存在的新工种。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加入这一转变过程,此类变化在发达国家更为显著,但也对传统上依靠日常“蓝领”岗位(如纺织业、制造业或商业外包等岗位)来提高就业率和促进经济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产生了影响。

新办企业是导致商业模式瓦解的核心。近年来,我们目睹了全新的市场类型在“蓝领”就业领域脱颖而出,它们转变了经济各行业的格局,包括交通运输业、物流业、餐饮娱乐业以及制造业等行业。一旦新办企业导致市场出现瓦解,新的商业类型就会出现,经济增长和就业的新动能也会产生。

图表:营商规管中的性别歧视

Tariq Khokhar's picture
60%的经济体没有禁止招聘中的性别歧视和同工同酬的法律。此类法律在经合组织高收入经济体中比较普遍,其次是欧洲中亚经济体。两性平等可使机构更具代表性,加强社会凝聚力,提高劳动生产率。

“四小”不小,管用就好

Sitie Wang's picture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四月中旬,我们到川东开展精准扶贫调研,看了南部县大堰乡封坎庙村、碑院镇林坝村的扶贫“四小工程”:小养殖、小庭院、小作坊和小买卖。果林下,百余只土鸡正在啄食;水田里,一群鸭子正在游弋……这就是我们在林坝村脱贫户张定科家门前看到的一幕。今年61岁的张定科给我们介绍说:“在家门口搞点鸡、鸭等小养殖,还养猪,投资少见效快,真是再实在不过了。”他还告诉我们,以前他家以种地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随着两个子女先后考入大学,家里的日子变得愈发艰难。去年初,他家在帮扶部门的支持下搞起了小养殖、小买卖,年底增收1.70万余元,摆脱了贫困。

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扶贫”实践

Ruidong Zhang's picture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阿里巴巴对于贫困地区的“互联网+扶贫”最早始于2009年对四川省青川县的震后援建。阿里巴巴的核心思路是用商业模式扶持灾区经济发展,不仅要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更要通过互联网+赋能,使他们具备致富脱贫的能力。

2014年10月阿里巴巴发布了农村战略,在接下来的3-5年,将拿出100亿元投入到1000个县的10万个行政村,用于当地电子商务服务体系建设。

阿里巴巴“互联网+扶贫”的落地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给贫困地区带来便捷实惠的商品和生活服务。如消费品下乡、农产品进城、手机充值、生活缴费、购买车票、预定宾馆等,此外还包括小微金融、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二是为农村经济和社会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支持。包括对地方官员的互联网意识、地方企业的互联网转型能力,以及返乡青年或普通农民的互联网技能的培训和建设。三是帮助贫困地区建立起新经济基础设施,包括物流、支付、金融、云计算、数据等。

至2016年上半年,阿里巴巴通过农村淘宝项目已经在全国29个省近400个县(包括94个国家级贫困县和95个省级贫困县)的1.8万个村建立起了“互联网+”服务体系,招募了2万余名合伙人或淘帮手。2016年7月,农村淘宝启动以服务为核心的3.0模式,合伙人将由创业者演化为乡村服务者,村级服务站也将升级为当地的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和公益文化中心。

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扶贫”实践,包括了在电商、就业、金融、旅游、教育、健康等多个领域的创新。

民间组织参与扶贫大有可为

Wenkui Liu's picture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面对中国现有的12.8万贫困村,5575万建档立卡贫困户,眉毛胡子一把抓是不可取的,社会组织应该更好的发挥自身灵活机动的特点,分类施策、精准帮扶。根据贫困人口的自身条件和所处环境,通常可以分为四类,各类又有不同的扶贫策略。

第一类是暂时劳动能力不足的,比如因病或营养问题导致劳动能力不足,或家中有在读学生需要供养。对这类贫困人口,社会组织可以对其直接帮扶,帮助其恢复或重建劳动能力,缓解贫困压力。第二类是有一定资源但组织方式低下,劳动效率不高的,社会组织可以帮助其创新生产组织方式,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实现脱贫。第三类是有劳动能力但客观上资源不足的,那么异地搬迁、培训就业等方式就显得更为有效。第四类则是永久丧失劳动能力的,比如重度残疾等情况,则由社会保障体系使其摆脱贫困。   
  

知识分享在减贫中的角色

Gladys H. Morales's picture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成功使近7亿人口摆脱贫困,减贫成绩显著。可持续发展的第一个目标是,国际社会致力于“在2030年前,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中国计划在未来五年使5500万人脱离贫困,有望比国际社会提前10年实现这一目标。

今年919日,中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布《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国别方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这一活动,并在活动中强调中国愿意加入到国际合作中来,与各国携手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增加南南合作领域投资,共享发展经验和发展机会。 

中国消除贫困:农村贫困人口大幅减少及同期收入差距拉大的原因何在?

Guobao Wu's picture
为纪念(10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我们撰写了系列博客文章,重点介绍中国减贫成就——中国对全球减贫做出了最大贡献——及其到2030年终结绝对贫困的努力,本文即是其中之一。请阅看本系列博文
 
减贫和缩小(收入)差距是大多数国家社会经济政策的两大目标。有些国家可以取得“一石二鸟”效果,同时实现这两大目标,但有些国家也许只能实现其中一个目标,甚至无法实现其中任一目标。在中国,贫困人口减少和收入不平等程度加重相伴而行,至少过去20年中是如此。本文中,我对导致这一失配现象的部分根本因素进行了探讨。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增长、收入差距拉大以及贫困人口减少同时发生。1980年以来,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1980年至2015年,按照中国官方贫困标准(这个标准比2011年购买力平价1天1.9美元的贫困标准高出约21%。)测算的农村贫困发生率下降了94%(参见图1)。

对照而言,根据官方测算,中国农村居民收入分配基尼系数在1980年至2011年间从0.241增至0.39,增幅62%,尽管1980年至1985年间一度下滑并且在2012年后出现小幅下滑。

  图1:1980年以来中国农村贫困发生率和基尼系数变动情况

资料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2015),《中国农村贫困监测报告》,中国统计出版社;按照11.9美元贫困标准测算的贫困数据来自由世界银行发展研究局开发的在线贫困独立工具PovcalNet网。 

不许进入我的草坪!Pokemon Go考验全球产权法律

Lin Taylor's picture
版本:English
 
智能手机上显示的是由任天堂公司开发的
增强现实手机游戏"Pokemon Go"。
本图片2016年7月11日拍摄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棕榈泉。
 

7月的悉尼郊区罗德,在一周内就从平日安静祥和的街区变成当地居民Joyce Wong口中的“屠杀现场”,你可以看见数百人像“僵尸”一样在街区四处游荡。

 “汽车鸣笛声响个不停,到了周末,大街上满地都是垃圾和废弃物,真的是很糟糕!”她在澳大利亚的家中通过电子邮件这样告知汤姆森路透基金会。

造成这些困扰的原因是什么呢?——Pokemon Go,这是目前风靡全球的最新一款增强现实游戏。

今年夏天,这款游戏横扫了全球各地,它通过智能手机的镜头,让小精灵们出现在任何意想不到的地方。

这款游戏以及其他视频游戏受到全球玩家的热捧,它们将数字化的“影像人物”带进现实世界当中——这些虚拟影像可能出现在家中、商店、公园,甚至出现在历史古迹和博物馆中,由此引发了人们对土地权利、私人财产的合法边界的争议,其中一项诉求即“非法侵入”。

专家们指出,目前物权法对虚拟现实这种技术的相关规定并不完善,没有人真正知道当数字化影像或物体出现在他们的地产上,这些地产所有人都具有哪些权利。

 “很多人都认为,既然他们拥有这份地产,他们就拥有对其上虚拟空间的控制权,”Michigan's Warner Norcross & Judd LLP 的律师Brian Wassom说道。他对于增强现实技术的相关问题具有较深研究。

 “但我认为,他们最后会得出跟我一样的答案,即:不,你没有,”他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这样说。

他指出,土地权利仅适用于在地产上真实存在的某物或某人。

然而,在越来越多的证据开始证明数字世界的力量能够控制某一具体地理位置时,这种界定标准变得越来越模糊。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