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中国

中国农村儿童一生中能够提高其社会地位吗?

Yan Sun's picture
版本:English

虽然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和减贫成就,但不断增大的不平等程度已成为一大关切。经济改革是提升了中国农村经济机会的平等性,还是产生了不平等现象?在近期的一篇论文中(工作论文第7316号),Shahe Emran和我从代际流动性角度分析了中国农村的机会平等程度。
 

推进包容性绿色增长的理由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Women fishers in Ghana. (Andrea Borgarello/World Bank - TerrAfrica)


过去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已帮助全球10亿人摆脱了极度贫困,但目前尚有10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11亿人未用上电,25亿人未用上环境卫生设施。对这些人而言,经济增长尚不具备足够包容性。

此外,经济增长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实现的。尽管环境退化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影响,但贫困人口更易遭受极端天气事件、洪灾和气候变化影响。
 
发展专家、政策制定者以及世界银行等发展机构已总结出了一大经验:要成功终结贫困,经济增长就要具备包容性和可持续性。

微信:社交媒体用于知识分享

Jingrong H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项目采购与社交媒体的关系是什么?

采购从业人员使用社交媒体交换信息和交流经验。为便于世行项目采购人员分享知识和交流想法,世行公共治理全球发展实践局下属的公共诚信与信息公开部门中国采购部建立了一个采购微信群。该微信群用于鼓励采购从业人员就开展采购业务的想法及相关战略政策展开讨论,不受地域限制。
  
向用户介绍培训网站

中国的新增银行账户数提升了全球普惠金融数据

Eric Duflos's picture

根据2014全球普惠金融数据库(Global Findex)信息,中国每10个成年人中有将近8人拥有银行账户,比2011年增长15个百分点。过去三年,全球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数从25亿降至20亿,来自中国的贡献最为重要。事实上,2014Findex数据显示,全世界5亿新增加的拥有银行账户的成年人中,超过三分之一(1.8 亿)生活在中国。

这一数据库显示出三种积极的发展态势。

1、村人口和贫困人口在新增的拥有银行账户的成年人中占比颇高

现在,在中国最贫困的20%群体中,66%拥有正规的银行账户,这一数据在过去三年增长了28个百分点。农村成年人中(绝大多数贫困人口居住在农村)拥有银行账户的人数也增长了20个百分 点,2014 年,74%的农村成年人拥有银行账户。女性在这样的增长中受益匪浅,目前在金融普惠方面,女性已经与男性程度相当。

中国、发展中经济体和高收入OECD经济体的银行账户情况 





















 

印度和中国经济增长预测

Kaushik Basu'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上月,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均发布预测,指出今年印度GDP增长率将超过中国。这引起了轰动,全世界媒体对此进行了广泛报道。这一预测站得住脚吗?其真正含义又是什么?

首先,这一预测的里程碑意义并没有一些评论人士所称的那么大。从1980年至今,中国取得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惊人的连续经济增长,年均增长率超过了9%。四十年前,中国人均收入接近于印度水平,但如今却是印度的四倍。这两大事实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

尽管如此,今年是印度理应感觉良好的一年,其有望首次登上世界银行关于全世界主要国家增长率榜的榜首。1990年之前,印度增速偶尔快于中国,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在邓小平时代之前经历了大幅螺旋式增长。例如,1961年,由于毛泽东发起的“大跃进”导致世界上最严重的饥荒,中国经济增长率为-27%;1969和1970年分别为17%和19% ,这缓解了文革初期中国经济拮据状况。如此大的波动是印度所不能承受的。

为何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抱”工业园区? [VIDEO]

Miles McKenna's picture

A shipyard crane. Source - Matthew Sullivan在20世纪50年代末,一群在爱尔兰西部一个小城镇郊区的商人和官员们意识到当地机场正面临着失去国际航班的危机。他们深知中转旅客和航空公司对于当地经济的重要性,于是批准了一份在机场附近建立特殊工业区的提案–世界上最早的现代自由贸易区就这样在爱尔兰的香农地区(Shannon)成立了。今天,这一概念已走向世界,据国际劳工组织估计,全球有4300多个不同类型的产业园区。笔者估计实际数目还要高。
 
纵观全球,我们可以看到各国都在探索和挖掘工业园区的潜力,它们通常也被称为开发区、产业园区或经济特区。例如东亚的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和越南,中美洲的多米尼加共和国,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都有成功的经验。在中东和北非,阿联酋和约旦也成功建造了工业园区。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毛里求斯在20世纪70年代就首次设立了出口加工区并取得成功。如今,各国仍在继续尝试与探索现代工业区制度。
工业园区的概念正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更多的认可,其吸引力在于这些园区有着促进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的巨大潜力。

中国食品安全:应对普通问题需要不寻常的的方法

Artavazd Hakobyan's picture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国已成功让五亿人民脱离贫困。多年来,政府的扶贫战略一直聚焦于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得充足的食品。在高速的经济发展以及城市化进程的驱动下,中国如今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和消费国之一。

目前,中国政府已将注意力转移到提高食品供给的安全性上。这个问题现已变得非常重要。习近平主席也曾强调过:“能不能在食品安全上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交代,是对我们执政能力的重大考验”。

在2015年3月的一次民意调查中,超过77%的受访者认为,食品安全是目前在生活质量方面最重要的问题。环境污染作为专家公认的中国食品安全的致因之一,同样备受公众关注。

中国人如此重视食品,除了因其包含了各种营养物质,也是源自对饥饿的历史记忆。食物往往也是一个地区的标志与自豪,是款待客人时表示尊重的一种方式。

中国人传统上认为每种食物都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比如生姜驱寒止呕,大蒜消炎止泻,菠菜理气养血,核桃健胃补脑,梨能润肺止咳等。在中国,常能听到人们聊起多吃某种食物有助于治疗某些疾病。正因如此,中国人格外重视食品安全的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不安全的食品不仅是对老百姓健康的威胁,也是影响社会稳定以及文化认同的隐患。

中国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源在于国家的高速发展。在近几十年间经历了空前发展的中国,今天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这样的发展所产生的效应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工业的繁荣伴随着城市的扩张和基础设施的改善,给土地资源和水资源带来了极大压力。长远来看,这种压力将会大大约束食品生产的能力。

加强东亚太平洋地区减少灾害风险的时候到了

Axel van Trotsenburg's picture
每当我听说又发生了自然灾害——人员伤亡,家园被毁,生计丧失——我就知道我们必须要减少这些悲惨后果,而不是坐等灾害再次来袭。

今年在日本仙台举办的世界减少灾害风险大会将给我们这个机会。此次大会寻求落实《兵库行动框架》后续框架,为政策制定者和国际利益攸关方管理灾害风险提供指导。此次大会是为减少灾害风险和战胜贫困设立新的里程碑的一个契机。

自然灾害的代价已经十分高昂——在过去30年里人员和财产损失高达4万亿美元,对发展努力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公共交通与城市设计

Ke F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随着城市交通拥堵日益严重,越来越多城市认识到应优先投资建设公共交通设施,如地铁、快速公交(BRT)系统或公交车系统,而不是鼓励居民使用私家车。简言之,公共交通系统运送人员的效率高于私家车。不过,国际经验也告诉我们,仅靠建设更多地铁线路或把更多公交车投入运营,不一定能吸引更多人乘坐公共交通。

一些非交通因素或城市设计因素在影响出行者选择最佳出行方式的决定方面可发挥重要作用。

其中之一是人口密度。正如原世行专家Alain Bertaud在一份知名研究报告中所做的分析,之所以巴塞罗那每天30%的出行量由公共交通承担而亚特兰大这一比例仅为4%,人口密度是主要原因。巴塞罗那的人口密度是亚特兰大的30倍,因此就提供同等数量的公共交通服务而言,巴塞罗那要比亚特兰大容易得多。

第二个因素是便捷性。仅靠增大人口密度不一定能保证更多人会乘坐公共交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