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中国

气候行动不一定需要经济代价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New Climate Economy Report

虽然目前迫切需要采取气候行动,但这样做并不一定要以经济增长为代价。这是我有幸成为一员的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Economy and Climate) 发出的一个重要的信息。
 
这个委员会新发表的一份报告《新气候经济 》(New Climate Economy),加强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全球经济中重要的结构和技术变化目前正使得同时实现低碳发展和更好的经济增长这样两个目标成为可能。

碳定价制度可产生经济效益和气候效益

Thomas Ker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TonyV3112/Shutterstock

全球变暖危险不仅是环境挑战,也是对终结贫困工作的一个根本性威胁,还可能令数以百万计人无法共享经济繁荣成果。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实证资料,请参阅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近期发布的第五次评估报告

如果我们同意这属于一个经济问题,我们应如何应对呢?很多经济学家已普遍达成共识,即制定有效的碳定价制度,是避免气候发生危险变化的一项有效策略。强大的价格信号,可将资金从化石燃料引至更清洁、更高效的能源使用方式上。

这种共识在政府和企业领域也获得响应。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碳定价的趋势正在日益形成。让我们关注以下事实:

道路与环境:宜巴高速公路项目经验

Chris Bennett'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我2008年转至欧洲和中亚地区工作之前负责的最后一个中国项目是宜昌至巴东(宜巴)高速公路项目该高速公路建设总投资为22亿美元,其穿越相当具有挑战性的地形,包括三峡国家地质公园。

从下列数字可以看出,该项目建设规模巨大:
  • 高速公路总长172公里,连接道路总长35.4公里
  • 桥梁148座,总长70公里
  • 隧道75座,总长61公里
  • 土石方量375方
  • 单位造价126万美元/公里
由于面临上述建设挑战,其中包括长度为7.5公里的最长隧道,湖北省政府对项目潜在的负面环境影响表示了关切。当时,世行内部一些人也表达了类似关切。我如今还清楚地记得他们提出的疑问,“你到底为什么要使一条高速公路穿越国家地质公园呢?”

答案很简单。不管有没有世行的介入,这条公路建设都会进行。湖北省政府希望世行助其使该项目成为在环境敏感地区建设环境影响很小的高速公路的典范。世行管理层对这一愿景给予了充分支持,并安排我帮助实现该愿景。遗憾的是,我本人并未参与项目实施工作。

加大对非洲建筑公司的关注力度

Homi Khara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Maseru Maqalika Water Intake System 长期以来,建筑行业地方能力的提升被视为对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确实,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以来,世行在其对低收入国家资助的项目中侧重安排了土建工程内容,目的在于促进扩大这些国家国内建筑行业规模。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国内土建工程能力的提升与地区发展轨迹携手并进。大型建筑公司在其国内和邻国参与土建工程投标并获得建设合同。

衡量土建工程承建能力并非易事,但一个有效衡量指标是考察在采用国际竞争性招标程序的世行项目中获得合同的多家公司联合体的能力。这方面的分地区信息有可能从世行贷款摘要报告和详细报告中获得,其中包含了世行资助合同下的采购交易数据。近二十年来,大部分地区通过其建筑公司获得的合同所占比重很大且不断增加。从东亚地区一列中可以看出,该地区约95%的国际竞争性招标土建工程合同由该地区的建筑公司获得。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是个例外,其比重不仅在各地区中最低(该地区是2013年占比低于50%的唯一地区),而且在两个时期之间出现了下滑。欧洲和中亚地区也出现了这一情况,但情况有些异常——中亚国家实际上与另一个地区(亚洲)的国家接壤,该地区中标公司占比下滑有可能反映了亚洲邻国中标公司占比增加。.

贫困、分享的繁荣、以及权衡因素

Kathleen Beegl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2013年4月,世界银行集团通过了两个宏伟的目标:(1)在2030之前终结极端贫困;以及(2)通过提高各国40% 的最贫困人口的收入来促进“共享繁荣”。第二个目标的建立标志着世界银行集团在减轻贫困的使命方面发生了转变。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第二个目标包括轻微调整(虽然很明确)某个更长期的重点,即被广泛认为是减轻贫困之必要条件的增长。

是第一个目标,即在2030年之前终结极端贫困,为首要目标,还是第二个目标附属于第一个目标?另外,如果这两个目标具有同等的重要性,那么这对极端贫困人口意味着什么?在提高所有发展中国家40%收入最低的人口的收入和在全球范围内终结极端贫困之间有什么权衡取舍呢?

最近开通的梧州-南宁段高铁乘客描绘新机遇

Gerald Ollivie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世界银行高级基础设施专家Gerald Ollivier与新开通的梧州-南宁段高铁乘客交流
今年5月项目检查期间,检查团成员借机与梧州至南宁段新高铁的乘客进行了交流,了解了新开通高铁对其生活各方面产生的影响。与我们评估和讨论铁路影响是通常采用的相对抽象理论方法(通常会考虑“集聚效益”或“增强连接性和便捷性”)相比,我发现这种(交流)体验令我耳目一新且满心喜悦。对于许多人来说,新线路的开通将为其带来大量机会,无论是新的就业机会,或使其有机会面见更多客户或增加面见有客户的次数,看望远处的亲友,甚至可以借机旅游一下。

 梧州—南宁段高铁是南广铁路的前半段,已于2014年4月中旬通车运营。南广铁路项目是世界银行目前在华资助实施的六个铁路项目之一。梧州—南宁段的建成将相对贫困的广西自治区内相隔240公里的梧州和南宁两座城市连接起来。崭新的“和谐号”动车组列车(见下图)整洁而具现代感。它穿越重重山岭,驶过众多隧道和桥梁,时速约达200公里。

碳泡沫与搁浅资产

Vladimir Stenek'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Shutterstock

化石燃料把大量能源集中在狭小空间,被广泛用于合成肥料及为航天提供动力等多种用途,以工业革命之前无法想象的速度推动人类发展。但是,除提供能源之外,化石燃料还产生了有损健康的空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

目前,温室气体排放为至少80万年以来之最,并且在不断增长,从而造成了有可能颠覆数十年发展成果的气候变化。生计中断、粮食安全性丧失、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丧失、基础设施瘫痪以及对全球安全的威胁仅仅是近期科研报告所明确的众多风险中的少数几个。

在永久消除温室气体并使其在空气中的浓度恢复至安全水平的技术缺失情况下,唯一现实的解决办法是限制新增排放。据测算,要避免气候变化产生最具破坏性影响,今后几十年内,我们至多只能排放约占化石燃料已探明总储量20%的温室气体。

鉴于化石燃料被广泛用于我们的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将其留在地下将具有重要意义,首先可以体现其作为一种资产的价值。

中国城镇化经验可造福全世界

Axel van Trotsenburg's picture

(Infographic) China: Better Urbanization Leads to Higher-Quality Growth for All People

众所周知,城镇化很重要:全世界近80%国内生产总值由城市创造。一国如想进入中等收入或高收入国家行列,就必须要正确推进城镇化。

但城镇化具有挑战性,突出原因在于规划很差的城市有可能阻碍经济转型,也有可能成为滋生贫困、贫民区和肮脏的温床,还有可能成为污染、环境退化和温室气体排放的驱动器。

这就是我们要采用“以人为本”的城镇化模式和发展模式构建宜居城市的原因所在。推进城镇化可促进创新,催生新创意,为经济增长、新增就业和提高生产率创造条件,同时还可以节约能源,管理自然资源、二氧化碳排放和灾害风险。城镇化进程如由人推动,就有可能产生重要成果。伦敦和洛杉矶就是采用这一方式来解决其空气污染问题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