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东亚与太平洋区

纪念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重建项目的难忘岁月

Yi Shi's picture
作者(左3)与同事、世界银行专家在项目现场。摄影:华玛雅/世界银行


十年,对活着的人们而言,意味着游子回家的路会越来越近;但对于逝去的人们而言,他(她)在亲人的心中却越走越远……恰逢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记忆参与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项目历时八年的工作经历,感恩在这场深刻影响中国和撼动世界的自然灾害中为灾后重建付出心血和努力的人们。

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三大机遇和三个风险

Ying Yu'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带一路”倡议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首次提出,是旨在加深区域合作和增强各大洲互联互通的一大宏伟举措。尽管该倡议的最终范围仍在敲定之中,但它主要由“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组成,前者旨在把中国同中亚、南亚以及欧洲连通,后者旨在把中国同东南亚国家、海湾国家、北非国家以及欧洲连成一体。目前,把其它国家同“一带一路”连通的六条经济走廊已经确定。

您的生活与您父母的生活有何不同?

Venkat Gopalakrishnan's picture
© You Ji/World Bank
© 游济/世界银行

尤努斯在马拉维布兰太尔市经营着一家布料店。该店由他祖父创办,至今已有三代人历史。他祖父于1927年移民至马拉维。尤努斯介绍说,店里生意很好,但供电和供水等基本服务的成本从他祖父把店传给他父亲时起就不断上涨。即便如此,他仍然很乐观。
 
玛瑞亚·波什娃一名学生,她就读于马其顿卡瓦达茨市的一所农林业职高。同世界各地的很多高中学生一样,她每天都上历史课、数学课、生物课和化学课。与他们不同的是,她还上酿酒课。 

您是否同尤努斯一样继承了家族传统?您是否在全新的领域工作或学习,而这一领域在您父母像您这么大时并不存在?较之父母或祖父母像您这么大时的生活,您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较之您的生活和机遇,您如何看待您子女的生活和机遇? 您和您同学所处的境地是否与父辈们所处的境地相同?
 
请用话题标签#InheritPossibility(继承和机遇)分享您的故事。

“新加坡又如何呢?”——全世界最佳公共住房项目的成功经验

Abhas Jha's picture
English

Photo of Singapore by Lois Goh / World Bank

随着第九届世界城市论坛在吉隆坡的召开,各国政府在实施《新城市议程》过程中努力解决的难题之一是如何规模化提供优质经济适用房,后者是可持续发展目标11——构建可持续城市和社区的一个关键内容。
 
我从前在拉美地区从事经济适用房相关工作过程中,我们持续向世行借款客户提出的一条意见是:政府部门自身建设和提供住房并不是个好主意。相反,用(已故)世行知名经济学家史蒂文·梅奥的话讲,我们应该使住房市场发挥作用。对此意见,世行借款客户一般会回应说,“那新加坡又如何呢?”,此时我们会说,新加坡案例很独特而且不可复制。

[更详细了解世界银行参加世界城市论坛的相关情况]
 

中国40年改革进程反思

Bert Hofman's picture
摄影 ©李文勇/世界银行

40年前的12月,邓小平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开启了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40年改革进程。下个10年,中国将成为二战以来从低收入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了解中国走过的路、做出历史性决定的背景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对未来的决策者是有益的借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中国看成效法的榜样,这种反思对于世界各国愈显重要。在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承担起这一责任。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的改革是很主流的。中国开放贸易和投资,开展物价改革,实行所有权结构多元化,强化产权,控制通胀,维持高储蓄率和投资率。但这么说是把中国的改革简单化了,模糊了中国改革的实质,即,中国体制改革采取的独特步骤提供了有意义的经验,其渐进式改革模式与东欧和前苏联形成鲜明对照。虽然中国和其他转轨经济体常常被加以比较,但他们无论是在初始经济条件、政治发展还是外部环境方面都截然不同。

作为以农业为主的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中国在经历大跃进失败和文革破坏之后伤痕累累,与全球经济几乎毫无联系,工业效率低下,但也远不像东欧和前苏联那么集中。或许最重要的是,由于中国保持了政治体制的延续性,所以才能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和社会转轨而不是政治转轨。

同大部分拉美国家的改革做比较似乎也不合适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远比中国更接近市场经济制度,而且他们的改革——自由化和宏观经济稳定——着眼点在宏观经济稳定,而中国的改革则以整个经济体制转型为目的。因此没有必要将“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相提并论,两者采取的方式服务于完全不同的目的。

图表:2010年1亿人因病致贫

Tariq Khokhar's picture



全民医疗覆盖(UHC)是指所有人都能获得所需的医疗卫生服务而不致陷入经济困境。 世界银行与世界卫生组织新报告发现,医疗费用每年致使约1亿人陷入“极端贫困”,即日均1.90美元;按照日均3.10美元贫困线,每年因病致贫人数约为1.8亿人。

查阅报告、数据和交互可视化以及背景论文:http://data.worldbank.org/universal-health-coverage/

自动化对教育的影响

Harry A. Patrino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劳动者具备使用新技术的技能吗?教育可以起到帮助作用。
(摄影:Sarah Farhat/世界银行)

自动化正在引领教育和技术之间的新一轮竞赛。不过,劳动者与自动化竞争的能力受到了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教育系统表现欠佳的制约,这将阻碍很多人受益于学校教育带来的高回报。

获奖摄影作品捕捉可持续发展城市的未来

Xueman Wang's picture

可持续城市摄影作品竞赛的出发点很简单。我们想要了解世界各地的人们听到“可持续城市”这个词会“看”到什么。

   

可持续城市全球平台从全球四十多个国收到就九十多张参赛作品,内容发人深省。

摄影师通过照片试图传递的是一种需求:对能使城市恢复能力更强、更加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的迫切需求,或者追求为所有人建设可持续社区的绿色理想的需求。

今天是世界城市日,是最适合与你们分享本次摄影竞赛十位入围者名单的日子, 这些入围者中包括三位获奖者和一位气候行动荣誉奖获得者。
 
人们几乎可以从Yannick Folly的获奖作品中感受到贝宁城市的混乱和汽车尾气的味道,汽车沿着狭窄的巷子艰难爬行,与摩托车和行人挤在一起。

 

Yanick Folly (贝宁) 获奖者

日复一日的发展,我们的世界一直在变化。看看充满活力的贝宁集市就能感受到这种变化。#SustainableCities

这张照片提醒人们城市是由人组成的。任何建设可持续城市的解决方案对城市居民而言必须是合理的,因为每天行走在城市街道上的人是他们每天。

 

这种渴望在其他作品中也显而易见。

 

尽管很多摄影师来自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然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分享的却是在我们看来的环境友好型城市:新加坡、阿姆斯特丹、伦敦、巴黎等的照片。我们看到了很多发达国家公园的照片,都在传递同一个信息: 这样的绿色空间和人行道正是我们希望城市拥有的。

 

Adedapo Adesemowo(英国/尼日利亚)

现在的奥林匹克公园曾经是石油、沥青、砷和铅的废物倾倒场所 #SustainableCities
很多作品也反映了人们梦寐以求的城市和大部分人实际生活在其中的城市的巨大差别。
 
我们收到了很多可能被许多人归类为“农村地区”的照片,但是我们应该抛开这些偏见: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不过是简陋的城镇而已。
 
所以当我们看到来自尼日利亚的Oyewolo Eyitayo的这幅获奖作品时,就更有理由感到兴奋。在你看到一半是土路的路上成排的太阳能板之前,你可能觉得这只是一张典型的平淡无奇的城市郊区的照片。
 
Oyelowo Eyitayo (尼日利亚) – 获奖者
选择太阳能是简单而有效的#气候行动,可以帮助抵御气候变化。#SustainableCities

中国特色的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Jasmine Susanna Tillu's picture
China: More Mobility with Fewer Cars through a GEF Grant

从上学起,我们就常被教导做事要从定义概念开始。中国是不惮使用缩略语的国家,TOD或公共交通导向开发,这个有机结合土地使用和交通规划的概念,已广为流行于中国城市开发领域。
 
最近,中国七个城市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建部)的官员共同启动有关TOD的 中国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试点项目。很明显,大家对这个三个字母的缩略语有一致定义。
 
但是真的一致吗?
 

透过共享单车大数据了解公共交通导向的开发(TOD)

Wanli Fang's picture
作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两千多万人中的一员,我曾经常为高峰时段上下班发愁。不过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可以骑着共享单车避开拥堵,到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更充分享受地公共交通服务的便利。我的亲朋好友也有类似的经历。
 
无桩共享单车在中国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为多年来困扰城市规划者们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提供了颇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既让公共交通系统更便于使用,又能保证良好的客流量。许多无桩共享单车安装了GPS跟踪设备,为城市规划者分析公共交通系统的需求和绩效提供了更精准的新的数据来源。通过分析个人骑行数据,城市管理者第一次可以清楚地了解各个地铁站的吸引力和可达性。
 
这项技术创新对于通过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建设更宜居、可持续城市的工作无疑是个好消息。例如,为了支持最近启动的全球环境基金(GEF)“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示范项目”,我们与中国一家主要的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单车”合作,使用项目城市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路线数据开展研究。以下是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 重新审视TOD的范围。关于TOD的核心区域,普遍接受的教科书定义是围绕地铁站或其他公共交通枢纽800米半径的范围。这个定义是基于10分钟步行可达的距离。然而,在骑行普及的丹麦、荷兰等地,地铁站的实际覆盖半径可达2-3公里。我们的分析发现,地铁站周边有一大部分骑行的距离甚至超过3公里半径(见下图1中的亮蓝色轨迹)。这说明地铁站周边区域规划和设计的空间范围应该根据当地环境而定。相应地,由于靠近公共交通服务设施而产生的增值,其影响的房地产范围很可能超出预期。
1:北京(左)和深圳(右)主要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轨

[阅读:中国特色的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 文章也讨论了TOD范围的划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