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Chinese

六大一体化走廊: “一带一路”陆上走廊沿线的连通性

Charles Kunaka'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带一路”倡议的六大陆上走廊连接着60多个国家,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这个数目还在上升。然而,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的同时,每个参与国将从中获得什么好处,仍然还有悬而未决的问题。  
一个国家怎样才能从“一带一路”中获益?项目应该如何确定优先顺序和排序?参与“一带一路”会出现什么样的机会?世界银行新研究论文探讨了这些反复出现的问题。
 

“一带一路”倡议会降低多少贸易成本?

Michele Ruta'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为加强跨洲际合作提出的一项发展战略。“一带一路”倡议包含的各种项目和活动内容非常广泛,包括政策协调、基础设施、贸易投资、金融和人际交流。但这项倡议的一个关键目标是通过新建和改善交通基础设施项目促进互联互通,降低贸易成本。
中国天津天津生态城彩虹桥。图片:杨爱军/世界银行

《人力资本指数》如何激发行动?

Jason Weaver's picture
Students at the Zanaki Primary School in Dar es Salaam, Tanzania. © Sarah Farhat/World Bank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Zanaki小学的学生。 © Sarah Farhat/世界银行

《人力资本指数》终于面世了!

2018年10月11日,世界银行集团发布了其首版《人力资本指数》,后者系量化卫生和教育对一国下一代劳动者的生产力所作贡献的一种工具。

支撑人力资本指数的问题是,“考虑到目前出生的孩子所在国普遍较差的卫生和教育面临的风险,她或他到18岁有望创造多大人力资本?”全球当前出生的孩子中,56%将丧失其一生潜在收入的半数以上,因为政府和其它利益相关者目前并没有为确保健康、受到较好教育且具备韧性的人口为未来就业做好准备而作出有效投资。

为推动各国为培育人力资本采取紧急行动,世界银行集团人力资本项目正在就人力资本指数之外的其它两方面开展工作:一是评估和研究,二是国别接触。

投资者心声——全新的投资者论坛

Helen Martin's picture
From left to right: World Bank Group President Jim Yong Kim; Canada’s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Neeti Bhalla,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and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for Liberty Mutual Insurance Group; Brian Moynihan, CEO, Bank of America and Hiromichi Mizuno, Executive Managing Director, 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 Japan (GPIF). Photo: © World Bank
从左至右: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美国)利宝相互保险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投资官Neeti Bhalla、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Brian Moynihan、日本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常务副理事长Hiromichi Mizuno
图片: © 世界银行

机构投资者日益掌管着全世界的“钱包”,其占私人储蓄额的比重也不断增大。财政部门或金融机构要在契合发展目标的前提下更多地分配此类资金并将其用于有助更多人摆脱贫困及促进共享繁荣所需的长期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需要采取哪些措施呢?
 
为回答这一问题,世界银行集团和阿根廷政府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二十国集团峰会开幕前夕联合主办了(该峰会前夕的)史上首届投资者论坛。本次论坛集中了掌管逾20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金融专家、政府代表以及发展伙伴,他们就投资相关议题展开了坦诚、务实的讨论交流。

就任第一天

Pinelopi Goldberg'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工作日清晨,每当我来到纽约宾夕法尼亚火车站,总要尽力记着是乘坐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列车北上纽黑文市,还是南下华盛顿。这种情况持续了数月。想到我即将从拟任首席经济学家转为首席经济学家,不免有些惶恐。我们有太多的棘手问题需要解决,但我真的希望我的经验和微薄努力能对世行完成其使命作出贡献。

“指数级变化”一词可能被滥用了,但在当下,被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的很多方面都在变化之中,并且以比史上更快的速度被重塑。当前,国家间空前相互依存,这种情况部分与《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指出的技术创新的影响有关。

在中国的淘宝村,电子商务成为给农村地区带去新就业岗位和商业机会的一条途径

Xubei Luo's picture
电子商务通常被视为高收入国家的一种现象,但该行业在中国的快速成长表明,实体商务向数字商务的转型未必需要前者如此高的发展水平。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全球电子商务交易总额的比重从十年前的不到1%增至如今的40%以上,超过了法国、德国、日本、英国以及美国等五国的总和。在中国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展现出了显著的集聚迹象。深度开展电子商务、年均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至少达1000万元且至少拥有100家活跃网店的淘宝村的数量从2013年的20个增加到2018年的3202个。
淘宝村分布图, 2014-2018

《2019年国际债务统计》:2017年末外债存量逾7万亿美元

Evis Rucaj's picture
The 《2019年国际债务统计》 (IDS) 报告刚刚发布。
报告 介绍了2015年世界各经济体外债和资金流量的统计数据和分析结果,提供了大部分公布统计数据的国家1970年至2017年的200多个时间序列指标。获取该报告和相关产品,您可以:

 
该报告是在2017参照期结束后的短短10个月发布的,它使得全面债务统计数据的获取速度快于世上任何时候。报告给出了各国以及各地区和分析组别的全面外债存量和资金流量数据。

除了在网上以多种格式公布的数据,该报告还对全球债务格局进行了简明分析。今后一年内,该分析将通过一系列《债务公报》 得到拓展。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城市建设案例(上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走路去都不超过10分钟。”
 
现年64岁的Toh太太每天穿过廊道步行10分钟到地铁站(大众捷运系统,或MRT),她喜欢这么走,这段有顶棚的步道把她的家与社区设施无缝连接起来,使行人免受日晒雨淋之苦。
 
Covered walk pathways and multi-level bicycle racks
有顶棚的步道和多层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走访几个社区后,我发现个个都是“实打实”的宜居典范,展现了新加坡卓越的城市综合设计水平。

5D紧凑型城市框架

我发现通过“5D” 紧凑型城市框架可以很好地诠释新加坡是如何提高宜居水平的: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故事(下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这项政府政策确保在地铁站400米(或1/4英里)范围内都建有公共廊道通往公车站点、公共设施和组屋。
 
让人们能“舒适”地“步行”搭乘公共交通只是新加坡为社区做的诸多努力之一,现在新加坡有顶棚的廊道总长度已经达到了200公里
 
为了缩短到达换乘点时间,政府鼓励居民骑行,以解决公共交通的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连通性问题。作为骑行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许多地铁和公交站点都设有多层自行车停放架,使新加坡更加适于骑行。实际上,从2016年7月开始,所有新建学校、商业、零售和企业园区(达到一定规模的)必须制定步行骑行规划,确保公共空间设计充分照顾到步行与骑行需求。
 
Neighborhood bicycle racks
社区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让我们探索一下打造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D”城市设计的方方面面。我认为社区是新加坡建设花园里的城市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新加坡面积不大,但政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为居民打造自然环境。

货币贫困能够反映贫困的各个方面吗?

Daniel Mahler's picture

贫困是个复杂概念。一种广泛的看法认为,贫困的重要方面不能从货币角度加以评估——事实上,要成功解决贫困问题,我们应当从贫困的各个方面对其加以评估。世界银行近期发布的2018年《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包含了世界银行的首次尝试,即从全球层面评估多维度贫困。全球对多维度贫困的评估有着丰富的历史,一个范例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牛津大学贫困与人类发展项目合作编制的年度《全球多维度贫困指数》
 
世界银行对多维度贫困的评估从此类其它评估中得到了启示和指引,但在一个重要方面有别于后者:货币贫困(以根据2011年购买力平价确定的日均消费水平低于1.9美元加以度量)被视为贫困的一个维度。虽然货币贫困并不能反映各种形式的剥夺,但能够反映一个家庭满足衣食住以及从市场上可以买到(或能够自给的)其它物品等重要基本需求的能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