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Climate Change

气候行动不一定需要经济代价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New Climate Economy Report

虽然目前迫切需要采取气候行动,但这样做并不一定要以经济增长为代价。这是我有幸成为一员的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Economy and Climate) 发出的一个重要的信息。
 
这个委员会新发表的一份报告《新气候经济 》(New Climate Economy),加强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全球经济中重要的结构和技术变化目前正使得同时实现低碳发展和更好的经济增长这样两个目标成为可能。

城市可率先应对气候变化,构建更具韧性未来

Gregor Robertso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全球各城市已率先开始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在国家政府高层还在迟疑之时,城市领导人已纷纷对因气候变化影响加剧而须令城市更具韧性的迫切需求做出回应。
在温哥华,我们正积极努力,力争实现到2020年成为世界上最环保城市的目标。这是一个艰巨的目标,但我们正为之而努力,力争在实现经济增长的同时,保护我们的环境。未来被人们视为“成功”的城市,将是那些为适应气候变化影响而进行投资并做出必要改变的城市。气候变化会对全球经济和社会稳定构成严重威胁,而富有韧性的城市将被证明对人和资本皆具有吸引力。如在评估新开发项目或基础设施建设方案过程中考虑到气候变化因素,则城市就有可能挽救更多生命,创造就业机会,改善街道和社区环境。

国际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碳交易可助推航空公司创新,实现气候相关目标

Willie Walsh'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avp asset="/content/dam/videos/sdn/2018/jun/international_airlines_group_ceo_on_pricing_carbon_hd.flv"]]/content/dam/videos/sdn/2018/jun/international_airlines_group_ceo_on_pricing_carbon_hd.flv[[/avp]]

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英航和西班牙国家航空公司母公司国际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在联合国气候峰会即将召开之际,他在一次谈话中表示支持碳定价、高效替代燃料创新以及航空业减排措施。
 

碳定价制度可产生经济效益和气候效益

Thomas Ker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TonyV3112/Shutterstock

全球变暖危险不仅是环境挑战,也是对终结贫困工作的一个根本性威胁,还可能令数以百万计人无法共享经济繁荣成果。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实证资料,请参阅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近期发布的第五次评估报告

如果我们同意这属于一个经济问题,我们应如何应对呢?很多经济学家已普遍达成共识,即制定有效的碳定价制度,是避免气候发生危险变化的一项有效策略。强大的价格信号,可将资金从化石燃料引至更清洁、更高效的能源使用方式上。

这种共识在政府和企业领域也获得响应。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碳定价的趋势正在日益形成。让我们关注以下事实:

大挑战,小国家:岛屿国家共同发起气候行动

Rachel Kyt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New community buildings in Samoa

周日在萨摩亚首都阿皮亚,我目睹了世界银行集团与当地沿海社区的工作成果。这些社区因2009年海啸c2012年的飓风“埃文” 而遭到严重毁坏。世界银行与萨摩亚政府以及合作伙伴共同建造了沿海公路和从海边通往山区的新路网系统。很多家庭将新家园重建在山上,新的路网系统能够使这些新住户彼此连通,并提供了海啸或暴风雨来临时的逃生路线。

这些硬件基础设施的建设令人欣喜;而各社区针对下一步如何保护海岸线的讨论则更具深远意义。政府正在发起一系列的社区协商活动,将村领导、妇女代表、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起来,共同协商并确定如何最好地保护其海岸免受气候带来的危害。各社区将在讨论中确认修建海堤或种植红树林是否是保护其土地和生计的最有效手段。

在阿皮亚,我与来自国际金融公司和世界银行的联合小组代表世界银行集团参加了 “联合国第三届发展中小岛屿国家会议”,借此我了解到在社区层面对气候和灾害风险进行管理的更多信息。.

对于岛屿国家而言,由于土地和经济规模较小,其对气候变化具有独特的脆弱性。这一脆弱性使得气候变化成为决定其经济发展乃至某些情况下其生存的重要因素。

气候融资:前沿国家的经验教训

Thomas Ker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体系构成了严重且日益增大的风险,近期的若干研究也表明气候变化已然对民生和商务模式产生了影响。举例说,1980年至2012年间,有可能因气候变化而恶化的极端天气造成了2.6万亿美元经济损失。

应对这些风险是一项经济和社会要务,同时也带来了机遇。如条件适当,对高效清洁基础设施、清洁能源、韧性农业以及水资源的气候智能型投资,可给投资者和社区带来稳定且有吸引力的回报。

本周,我在利马参加了秘鲁政府举办的气候融资周活动。期间,我发现了对以下情况持乐观态度的诸多理由:我们可以把气候挑战转变为经济机会。本文介绍了我从本次活动了解到的部分主题。

借助体育和其它活动展现务实团结精神

Adam Russell Taylor's picture
Demonstrating Pragmatic Solidarity through Sports and Beyond
促进和平足球友谊赛组织者展示罗马教皇弗朗西斯的球衣。
图片来源:促进和平友谊赛组委会

9月1日,信奉不同宗教的知名足球明星将在一场宗教间 Interreligious Match for Peace友谊赛中献技。此项赛事由世界银行集团Connect4Climate提供赞助。

体育的精髓在于其能够最大限度体现人的精神,在运动员展示精诚合作和体育精神之时尤为如此。宗教和体育拥有共同抱负,在把不同种族、民族和收入人群以及其它人群团结在一起方面具有极强能力。

阿斯彭峰会:摒弃党派偏见,回归气候与能源政策制定

Rachel Kyt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 engineer Tim Wendelin tests techniques for solar energy storage at a testing facility in Colorado. Dennis Schroeder / NREL
(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工程师Tim Wendelin在科罗拉多州实验室测试太阳能存储技术
Dennis Schroeder / 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

上周,在空气稀薄的科罗拉多州阿斯彭,我参加了第11届美国可再生能源峰会。多年来,该峰会已经成为将美国国内和国际可再生能源领域重要人物——面临各种能源挑战和机遇的金融家、科技企业家、政府官员、活动家和科学家聚集在一起交流思想和建立联系的盛会。

我们谈论了国际气候谈判及中国和印度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情况,但我们最为关注的是美国可再生能源创新所面临的挑战和存在的巨大潜力以及如何将重心从党派偏见回归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制定。

千年发展目标完成进度

Mahmoud Mohieldin's picture
Progress in the Millennium
“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活动为人们分享对如何终结贫困的想法创造了条件。
​© Simone D. McCourtie/世界银行

2000年9月,全世界领导人就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作出承诺。

此前,很少有人敢想象诸如消除绝对贫困和饥饿、普及教育或降低孕产妇死亡率等目标是有可能实现的。如今,在距2015年底还剩500天之际,千年发展目标已不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是很多领导人觉得能够加以应对的挑战。

为何投资者支持给碳定价

Global Investor Coalition on Climate Change's picture
Generating clean energy in New Zealand. Jondaar_1/Flickr Creative Commons

作者:Stephanie Pfeifer,气候变化机构投资者团体(欧洲); Nathan Fabian,气候变化投资者团体(澳大利亚、新西兰);Chris Davis,气候风险投资者网络(北美);Alexandra Tracy,亚洲气候变化投资者团体。

英国经济学家尼科拉斯•斯特恩(Nicholas)勋爵把气候变化称为“全世界经历的最严重的市场失灵”。如不能给碳排放定价,会使得市场无法应对碳排放造成的危害。如果不给某种有害活动附设代价,则市场参与者就没有动力寻求危害较小的替代方案。可喜的是,这种情况正在变化。

全球约有40个国家和20多个地区已实施或计划实施碳定价制度。全世界排放交易体系价值总额约为300亿美元。其中,中国拥有世界第二大碳市场, 其排放交易额相当于11.15亿吨二氧化碳;欧盟拥有世界第一大碳市场,其排放交易额相当于23.09亿吨二氧化碳。

这一进展是一大利好消息,而进一步推广碳定价制度很有必要。给碳定价可减少排放,降低与排放相关的代价。这些代价最终会以气候变化造成的各种影响形式由每个人来承担,包括企业和社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