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ida

把妇女健康和赋权置于发展工作的中心

Kristalina Georgieva's picture
Registered nurses look after newborns at a maternity hospital in Freetown Sierra Leone. © Dominic Chavez/World Bank
在塞拉利昂弗里敦的妇产医院,注册护士正在照顾新生儿. ©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在上周的世界人口日当天,我在思考儿童的快乐和妇女决定何时要孩子的权利。这对妇女至关重要,但对全社会也很重要。没有对妇女的赋权,就没有可持续发展;没有全方位的孕产妇和生殖健康服务,就可能没有对妇女的赋权。

年终回顾:图解2016年

Tariq Khokhar's picture

身处影响我们生活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动荡之中,面对频繁成为头条新闻的暴力事件和难民潮,对2016年感到悲观失望是可以理解的。统计数据不仅揭示出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显示出我们在通往更和平、繁荣和可持续的未来之路上取得的进步。下面12张图讲述了过去一年的故事。

1.全世界难民人数增加

2016年初,创纪录的650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其中2100多万人被列为难民。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之外,大多数难民生活在城镇,寻求安全,隐姓埋名,谋求获得更多服务和就业机会。《被迫流离失所》报告以新视角研究全球难民危机,提出人道援助机构和开发机构联手救助受影响国家和个人之策,各种新倡议包括针对接收了大批难民的黎巴嫩和约旦等国的“新型资金援助”。


图表:难民来自哪里,目前居住在哪里?

Tariq Khokhar's picture

世界银行新报告《被迫流离失所》对全球危机以及人道主义和发展行动者如何共同支持受影响的个体提出了新视角。报告撷取的包括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全球趋势2015》在内的资料显示全球9/10的难民来自20个国家,9/10的难民居住在40个国家。

国际开发协会借款国女童教育差距缩小

Tariq Khokhar's picture

自1990年以来,国际开发协会(IDA)借款国的小学完成率提高了50%以上。童的小学完成率仍存在差距,但自1990年以来缩小了70%,现在小于以往任何时期。

人均碳排放量比1960年高60%

Tariq Khokhar's picture

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80%以上,但目前仅有12%设定了明确的价格。“碳定价高层小组”呼吁国际社会到2020年将这一比例提高一倍至25%,并在10年内提高至50%。 更多内容。 

IDA借款国25年进步显著

Tariq Khokhar's picture

国际开发协会(IDA)是面向最贫困国家的最大的国际援助机构之一。在过去25年里,IDA借款国在很多领域取得了进步,包括改善了清洁水源卫生设施,提高了小学完成率幼儿疫苗接种率

就业:最快捷脱贫路径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A worker at the E-Power plant in Port-au-Prince, Haiti. © Dominic Chavez/World Bank
目前,全世界极度贫困人口占比史上首次降至
10%以下。当今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对发展有如此雄心。2015年底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及签署《巴黎气候协定》之后,国际社会正在寻找实现这些目标的最佳和最有效路径。在本篇由五部分组成的系列博文中,我将介绍世界银行集团当前及未来计划在对到2030年终结贫困至关重要的主要领域开展的工作,包括良好治理、两性平等、冲突和脆弱性、预防并适应气候变化以及创造就业岗位。

好工作是最可靠的脱贫路径。研究表明,工资不断增加对过去十年间贫困率下降的贡献为30%-50%。然而,全世界目前有2亿多人失业和待业,其中很多人为年轻人或女性。令人吃惊的10亿成年人(其中大部分为女性)仍未加入劳动力大军。此外,太多人在低报酬、低技能且对经济增长贡献很小的岗位上工作。因此,要终结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我们不仅要创造更多工作岗位,还要创造更好的工作岗位,使社会各界劳动者实现就业。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

在有关脆弱性和自然资源的联合国安理会上

Caroline Anstey's picture

想象一下你是一位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你当年的全部政府预算为12亿美元。

就在同一年,一个投资商以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它们在贵国的一个铁矿中所持有的51%的股份 — 该价格超过了贵国政府年度预算的两倍。

再想象一下,你已经下令检查前政权所发放的采矿许可证,并知道那位通过销售获得了25亿美元的投资商曾经免费获得了贵国的采矿许可证。

这种情况就发生在几内亚。这是我听到的几内亚总统Alpha Condé在八国集团(G8)有关贸易、透明度和税收的伦敦会议上所诉说的情况。这也是我认为应该在上周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有关脆弱国家和自然资源的会议上与大家分享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