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SDGs and Beyond

全球目标:世界互联背景下的经济转型

Paul McClure's picture
Men at work pouring concrete in Timor-Leste. © Alex Baluyut/World Bank


本周,世界各国领导人将齐聚纽约联合国总部,确认将在2030年之前指导全球开展发展工作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 尽管世界银行集团及其多边合作伙伴积极参与并支持制定了可持续发展目标,但真正制定这一发展议程的是世界各国。

这一议程不仅宏伟——其所含目标是将于2015年年底正式到期的千年发展目标的两倍之多,而且更为广泛和全面。例如,第一项千年发展目标的内容是“消除极度贫困和饥饿”,而其继任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则全方位应对这两大挑战:“终结世界各地各种形式的贫困”(目标1),“终结饥饿,实现粮食安全,改善营养状况,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目标2)。  鉴于目前全世界“新兴市场”包括比许多欧盟成员国规模更大的经济体,各国决定使这些目标具备普遍性并同时适用于富国和穷国。.

从数十亿到数万亿:为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

Gavin E.R. Wilson's picture
The Penonomé project in Panama will be the largest wind farm in Central America. © Penonomé


明天上午,教皇弗朗西斯将主持召开联合国大会可持续发展目标分会。到本分会于当天结束之时,全世界领导人将批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一盛事值得庆祝,但艰巨的工作将于下周一开始。届时,工作重点将从“实现什么目标”转向“如何实现目标”。 
 
这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1-16项目标涉及一系列重要的发展需求,同时拓展了2000年以来指导全世界发展工作的千年发展目标;最后一项目标则与前16项目标有着本质区别,它并未详细阐释我们希望实现什么,而是阐释我们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重点介绍具体实施手段。

设定明智的目标确保成功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Mark Suzman_1'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عربي

距2015年12月实现千年发展目标(MDG)的最后期限还剩下1000天的时间。钟声滴答,时光飞逝,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既定目标,确保新的目标得以持续,向前推进MDG所取得的成功。

虽然在各国之间和国内都存在很大差异,但很显然过去15年MDG在整体上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正如最近世界银行的凯斯·汉森等人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联名文章所指出,在卫生领域的成就尤为突出。婴幼儿死亡人数从1990年将近1200万人到2011年减少为不到700万人,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一个清晰的、令人信服的和可衡量的目标如何能够激励大家共同采取行动力争实现一项具体成果。

我们盖茨基金会认为尚未完成的MDG的终结贫困的议程应当成为2015年之后我们的头等大事。我们认为,对2015年后的后续目标达成一致的主要目的应当是通过修订的、有时限的、可衡量的、雄心勃勃但又能够实现的目标来延续这一议程。

我在围绕2015年之后的讨论中看到两条线索有可能扩散MDG的力量。一条线索是推动大幅扩展MDG议程,这样有可能影响达成共识和淡化对一套有限的共同优先事项的关注。另一条线索是呼吁制定愿景型目标,比如“消除一切可以预防的死亡”,这样的目标虽然值得称道,但却无望到2030年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