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Conflict

韧性十足的青年抓住机遇,构建未来

Liviane Urquiza's picture
历经一个恐怖的夜晚,七岁的她幸存了下来。那晚,位于尼日利亚的她家因隶属于“错误的”种族而被标上了袭击记号。我朋友和她家其他人原本注定要遭到杀害。
 
但她却幸存了下来。她的邻居注意到了这一记号,向她家发出了警示,帮助他们成功逃离。当时,其他邻居正遭到杀害,甚至被活活烧死。那晚,我朋友目睹一名男子在暴力充斥的环境中死去。这一冲击太大了,以至于她连续两周都不会说话。

2017年版可持续发展目标地图册:全新的数据与发展可视化向导

World Bank Data Team's picture

世行荣幸地发布2017年版可持续发展目标地图册。该新出版物借助150多幅地图和数据可视化图形呈现了全世界完成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度。
 
本地图册是《世界发展指标》产品“大家庭”的一员,这些产品提供了关于全球发展和人民生活状况的优质且便于跨国比较的统计数据。您可以:
 

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及其169项子目标很宏伟,不仅难以实施,(其完成进度)也难以度量。本地图册给出了世行专家对每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看法。

浏览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趋势、比较结果和国别分析结果

例如,下列交互式树状图呈现了1990年至2013年间全世界极度贫困人口数量和分布的演变情况。东亚和太平洋地区贫困人口数量降幅很大;尽管201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极度贫困率将至41%,但其人口增长意味着当年日均生活费不到1.90美元的人口仍有3.89亿,比1990年增长了1.13亿。

注释: 上面树状图中的浅阴影区域表示1990-2-13年间一个国家在一年内生活在极度贫困下的最大人口数。

用于评估发展成果的新公布数据及方式方法

年终回顾:图解2016年

Tariq Khokhar's picture

身处影响我们生活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动荡之中,面对频繁成为头条新闻的暴力事件和难民潮,对2016年感到悲观失望是可以理解的。统计数据不仅揭示出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显示出我们在通往更和平、繁荣和可持续的未来之路上取得的进步。下面12张图讲述了过去一年的故事。

1.全世界难民人数增加

2016年初,创纪录的650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其中2100多万人被列为难民。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之外,大多数难民生活在城镇,寻求安全,隐姓埋名,谋求获得更多服务和就业机会。《被迫流离失所》报告以新视角研究全球难民危机,提出人道援助机构和开发机构联手救助受影响国家和个人之策,各种新倡议包括针对接收了大批难民的黎巴嫩和约旦等国的“新型资金援助”。


借助人口流动释放繁荣潜力

Manjula Luthria's picture
我们正步入人口流动性日益增强的时代。 摄影:©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关于移民如何对经济发展作出贡献的故事和轶事比比皆是。近期发布的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报告给出了这方面的数据。移民仅占全球总人口的3.4%,但创造了9.4%的全球总产值,即创造了6.7万亿美元产值,这几乎相当于法国、德国和瑞士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较之移民留在本国所创造的产值,他们在他国多创造了3万亿美元产值,这几乎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经济产值的总和。

图表:难民来自哪里,目前居住在哪里?

Tariq Khokhar's picture

世界银行新报告《被迫流离失所》对全球危机以及人道主义和发展行动者如何共同支持受影响的个体提出了新视角。报告撷取的包括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全球趋势2015》在内的资料显示全球9/10的难民来自20个国家,9/10的难民居住在40个国家。

图表:大多数难民并不居住在难民营

Tariq Khokhar's picture

全世界难民约1/4居住在难民营,主要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地区。其他地区的大部分难民都居住在单个居所。被迫流离失所在很大程度上并且日益成为一个城市现象,难民居住在城市和城镇,寻求安全、匿名、较好的服务和就业机会。阅读新报告《被迫流离失所——救助难民、境内流离失所者及其接收国的发展路径探索》。

图表:不仅需要增加人道主义援助

Tariq Khokhar's picture

人道主义救援的规模和占比不断上升。应对长期危机要求人道主义救援机构和发展援助机构之间加强合作,不仅限于融资,也包括围绕危机预防、准备及应对进行以发展为导向的规划。

在今年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介绍激励我的三位女性

Zubedah Robinson's picture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今年妇女节的主题是“赋权女性,赋权人类——用图片记录!”联合国正鼓励全世界构建一个妇女和女童有机会参政、获得教育和收入以及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的世界。其中,我本人特别关注最后一点,即女性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

为响应这一行动,我们正在Instagram网站开展一项主题为“#SheIsInspiration(他就是鼓舞)”的微型运动,旨在为全世界女性赋权大声疾呼。

我本人特别关注女性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这一问题是有原因的。我们的祖籍国是乌干达。2009年,作为我研究生课程的一项内容,我就乌干达登记在册的女士兵人数为何少于男士兵开展了一项研究。

资料表明,全世界强制性移民人数达创纪录的6000万

Leila Rafei's picture

鉴于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关于移民和难民的头条新闻 社论联合国难民署报告称全世界强制性移民人数自二战以来已达到6000万,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一数字包括国内移民、难民以及寻求避难者。

尽管很多人以难民身份迁移,但其他人则以空前增速自愿迁移。在下文中,我介绍了区域、国家和经济层面移民和难民数据的一些趋势。但首先要弄清移民与难民有何区别。

联合国难民署指出,难民系指因担心遭到迫害而被迫逃离其原籍国之人,移民则指出于就业、学习或家人团聚等原因而自愿离开其原籍国之人。移民在国外居住期间仍受到其原籍国政府的保护,而难民则缺乏其原籍国的保护。

世行经济学家就油价和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问题各抒己见

Donna Barne's picture
World Bank chief economists, clockwise from upper left: Senior Vice President and Chief Economist Kaushik Basu, Augusto de la Torre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Shanta Devarajan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Francisco Ferreira (Sub-Saharan Africa), Sudhir Shetty (East Asia and Pacific), Hans Timmer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Martin Rama (South Asia).


低油价无疑是全球石油进口国的福音,而面对长达数十年如今已然结束的“商品超级循环”和收入减少,产油国该如何进行调整呢?这将对全球经济带来何种变化?

4月15日,在世界银行集团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召开前夕举办的网上直播讨论会上,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们对六个发展中地区的形势各抒己见。本次讨论会的重点为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实现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所面临的挑战。

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考什克·巴苏表示,全球经济正以2.9%的速度增长,目前呈现出“平静增长态势,但该平静稍具威胁……在这种表面的平静之下会有一些令人不安和担忧的事件发生,但也可能带来重大转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