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环境

借助绿色基础设施应对气候变化

Michael Wilkins'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图片: chombosan / Shutterstock

美国宇航局(NASA表示,有记录以来的17个最温暖年份当中,16个发生在2001年之后。因此,在气候变化高居全球议程的背景下——几乎每个国家都签署了2015《巴黎协定》,全世界的主要目标是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比工业革命前的气温水平高2°C以内。但是,随着已经感受到全球变暖的急性影响,亟需进一步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绿色基础设施”可以助推实现气候变化缓解和适应目标。

获奖摄影作品捕捉可持续发展城市的未来

Xueman Wang's picture

可持续城市摄影作品竞赛的出发点很简单。我们想要了解世界各地的人们听到“可持续城市”这个词会“看”到什么。

   

可持续城市全球平台从全球四十多个国收到就九十多张参赛作品,内容发人深省。

摄影师通过照片试图传递的是一种需求:对能使城市恢复能力更强、更加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的迫切需求,或者追求为所有人建设可持续社区的绿色理想的需求。

今天是世界城市日,是最适合与你们分享本次摄影竞赛十位入围者名单的日子, 这些入围者中包括三位获奖者和一位气候行动荣誉奖获得者。
 
人们几乎可以从Yannick Folly的获奖作品中感受到贝宁城市的混乱和汽车尾气的味道,汽车沿着狭窄的巷子艰难爬行,与摩托车和行人挤在一起。

 

Yanick Folly (贝宁) 获奖者

日复一日的发展,我们的世界一直在变化。看看充满活力的贝宁集市就能感受到这种变化。#SustainableCities

这张照片提醒人们城市是由人组成的。任何建设可持续城市的解决方案对城市居民而言必须是合理的,因为每天行走在城市街道上的人是他们每天。

 

这种渴望在其他作品中也显而易见。

 

尽管很多摄影师来自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然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分享的却是在我们看来的环境友好型城市:新加坡、阿姆斯特丹、伦敦、巴黎等的照片。我们看到了很多发达国家公园的照片,都在传递同一个信息: 这样的绿色空间和人行道正是我们希望城市拥有的。

 

Adedapo Adesemowo(英国/尼日利亚)

现在的奥林匹克公园曾经是石油、沥青、砷和铅的废物倾倒场所 #SustainableCities
很多作品也反映了人们梦寐以求的城市和大部分人实际生活在其中的城市的巨大差别。
 
我们收到了很多可能被许多人归类为“农村地区”的照片,但是我们应该抛开这些偏见: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不过是简陋的城镇而已。
 
所以当我们看到来自尼日利亚的Oyewolo Eyitayo的这幅获奖作品时,就更有理由感到兴奋。在你看到一半是土路的路上成排的太阳能板之前,你可能觉得这只是一张典型的平淡无奇的城市郊区的照片。
 
Oyelowo Eyitayo (尼日利亚) – 获奖者
选择太阳能是简单而有效的#气候行动,可以帮助抵御气候变化。#SustainableCities

中国特色的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Jasmine Susanna Tillu's picture
China: More Mobility with Fewer Cars through a GEF Grant

从上学起,我们就常被教导做事要从定义概念开始。中国是不惮使用缩略语的国家,TOD或公共交通导向开发,这个有机结合土地使用和交通规划的概念,已广为流行于中国城市开发领域。
 
最近,中国七个城市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建部)的官员共同启动有关TOD的 中国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试点项目。很明显,大家对这个三个字母的缩略语有一致定义。
 
但是真的一致吗?
 

透过共享单车大数据了解公共交通导向的开发(TOD)

Wanli Fang's picture
作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两千多万人中的一员,我曾经常为高峰时段上下班发愁。不过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可以骑着共享单车避开拥堵,到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更充分享受地公共交通服务的便利。我的亲朋好友也有类似的经历。
 
无桩共享单车在中国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为多年来困扰城市规划者们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提供了颇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既让公共交通系统更便于使用,又能保证良好的客流量。许多无桩共享单车安装了GPS跟踪设备,为城市规划者分析公共交通系统的需求和绩效提供了更精准的新的数据来源。通过分析个人骑行数据,城市管理者第一次可以清楚地了解各个地铁站的吸引力和可达性。
 
这项技术创新对于通过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建设更宜居、可持续城市的工作无疑是个好消息。例如,为了支持最近启动的全球环境基金(GEF)“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示范项目”,我们与中国一家主要的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单车”合作,使用项目城市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路线数据开展研究。以下是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 重新审视TOD的范围。关于TOD的核心区域,普遍接受的教科书定义是围绕地铁站或其他公共交通枢纽800米半径的范围。这个定义是基于10分钟步行可达的距离。然而,在骑行普及的丹麦、荷兰等地,地铁站的实际覆盖半径可达2-3公里。我们的分析发现,地铁站周边有一大部分骑行的距离甚至超过3公里半径(见下图1中的亮蓝色轨迹)。这说明地铁站周边区域规划和设计的空间范围应该根据当地环境而定。相应地,由于靠近公共交通服务设施而产生的增值,其影响的房地产范围很可能超出预期。
1:北京(左)和深圳(右)主要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轨

[阅读:中国特色的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 文章也讨论了TOD范围的划定

“智慧森林”战略即将启动

Werner Kornexl's picture
© Flore de Préneuf/World Bank
© Flore de Préneuf/世界银行

我们对当前快速变化的环境、气候和人口状况认知越多,对森林对我们的韧性、总体福祉、生计以及经济的重要性的了解也就越多。遗憾的是,在预算紧张和各种利益相互竞争的当今世界,各国政府在支持哪些行业要务方面更难以作出决定。解决办法是逐步摒弃各行业各自为阵或相互竞争的传统模式,更多地采用综合性的双赢模式。但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大象在求救:您是否会做出响应?

Claudia Sobrevila's picture
Jonathan Pledger/Shutterstock

过了今天,又将有96只非洲象命丧黄泉。鉴于偷猎速度如此之高,当前非洲大象种群总量预计将下降至41.5万头(IUCN 2016,而亚洲象的情况更糟,据估测其总量约为5万头(IUCN红清单)。 这一现象令人伤心欲碎的原因不仅在于大象自身的价值,而且还在于大象是为数不多的旗舰和关键物种之一。如果大象消失,则整个生态系统将会崩溃。

8月12日,值此庆祝世界大象日之际,我再次重新回顾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知识并意识到为拯救地球上最大的哺乳动物之一,我们必须保护它们的栖息地、防止偷猎走私、为饱受人象冲突之苦的社区提供支持同时抑制人们对象牙的需求。

如何检测水质?鉴于预算有限,可采用化学检测法

Jessica Anne Lawso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比色分析样本
图片来源:化学遗产基金会Flickr账户
其符合知识共享组织2.0条款之规定
得益于现代化学发展,我们可以测定水中所含的数千种化学物质,即便其含量极低。不断延长的现有检测内容清单令人感到任务繁重,绝大部分检测方法要求具备最先进的实验室设施。好在我们无需检测所有内容!少得多且更实用的检测内容可以使我们很好地采用化学方法测定水质,将检测结果用于监测目的。好消息是,现有技术含量较低的多种检测方法可供预算有限情况下使用。

清新空气激发了我拍摄#Loop4Dev视频的灵感

Meg Walker's picture
© Meg Walker
© Meg Walker


我有幸生活在华盛顿特区,这里有很多吸引人之处:公共交通可靠、公园管护良好、邻居友善。或许,我最大的福报是该市空气质量优良。如在BreatheLife网站上输入“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字样,就会显示出该市空气污染水平比世界卫生组织《空气质量指南》中规定的水平低10%。

就全世界而言,并非所有城市居民都能够像我这样说。实际上,全世界92%的人口生活在空气污染水平超出世界卫生组织《空气质量指南》中规定水平的地方。令人触目惊心的是,2015年,空气污染,包括室内空气污染和环境空气污染,导致全世界640万人死亡,污染带来的大部分疾病负担出现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从经济角度看,据世界银行和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测算,空气污染相关死亡给全世界造成了约5.11万亿美元的福利损失

政策重点转向: 加强中国电力行业改革

Yao Zha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过去几年间,中国对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的投资及其发电装机容量位居全球首位。事实上,2010年至2015年间, 中国对该行业的投资高达3770亿美元,大于位居二、三位的两国美国和德国的投资总和。当前,中国风电装机容量为150GW,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77GW,大于诸如美国等国的这两个数字(分别为80GW和35GW)

在世界银行的RISE研究中,中国的表现远优于全球平均水平,成为东亚地区的领跑者,在很多方面即便未超过经合组织国家,也与这些国家不相上下。经合组织国家中,很多国家的投资和装机容量大大低于中国,但它们在多项可再生能源指标上的得分却高于中国。

那么,为何存在这一差异呢?

要构建“有韧性”城市,我们就必须把劣质住房视为生死攸关的紧急大事

Luis Triven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Español

Damaged houses in Long Island, New York after Hurricane Sandy. Photo by UNISDR.
以下场景为人熟知,因为他很悲惨:某次毁灭性飓风或地震袭击了某穷国人口稠密的某个地区,导致了大量人员伤亡,使得救援队的资源和能力以及医院急救室捉襟见肘。首批救援队伍必须采取“检伤分类法”——最大限度高效利用现有资源挽救生命同时最大限度降低死亡人数的一种医疗策略。 

但是,如果政府把这一方法应用于劣质住房,则医疗队伍采用这一方法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因为在发展中国家,造成人员死亡的主因是住房而非灾害。
 
纵观全球,自然灾害相关的大部分伤亡均由劣质住房导致。 例如,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三分之一人口(约2亿人)居住在致命性房屋密布的非正规居民点。2010年,海地发生的7级地震造成26万人死亡, 70%的损害与住房相关。依此类推,假设8级地震袭击秘鲁,估计80%的经济损失会归因于住房。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