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性别

女性真的比男性幸福吗?

Development Impact Guest Blogge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有关“生活满意度”的文献中经常有一个常见但有悖常理的发现,即平均而言,参与调查的女性表示其生活满意度高于男性,即使从很多可度量的方面来看,她们的实际生活状况差于男性。该发现引发了如下问题:女性真的比男性幸福吗,抑或她们只是在说自己更幸福?我撰写的就业市场论文力求回答这一问题。

借助人口流动释放繁荣潜力

Manjula Luthria's picture
我们正步入人口流动性日益增强的时代。 摄影:©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关于移民如何对经济发展作出贡献的故事和轶事比比皆是。近期发布的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报告给出了这方面的数据。移民仅占全球总人口的3.4%,但创造了9.4%的全球总产值,即创造了6.7万亿美元产值,这几乎相当于法国、德国和瑞士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较之移民留在本国所创造的产值,他们在他国多创造了3万亿美元产值,这几乎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经济产值的总和。

全世界人才都移居到哪些国家?

Bassam Sebti's picture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诺贝尔奖获奖者名单公布后表示:“美国共有6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获得了诺贝尔奖,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移民。”
 
互联网上对这一表述进行了热议。怎么可能不是这种情况呢?
 
这一公布适逢其时。世界银行新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指出,不仅美国的这些获奖者都是移民,而且研究发现,美国现已成为越来越多全世界高技能移民居住的四个国家之一。其余三国是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南亚地区能够赢得中国多大份额的服装产量?

Raymond Robertson's picture
Clothing Manufacturing
服装制造业具备向南亚地区女性提供急需就业岗位的潜力
摄影:Arne Hoel/世界银行

目前,中国主导着全球服装市场——其所占该市场份额为41%,而南亚地区仅占12%。然而,随着中国国内工资持续上涨,其服装生产有望向其它发展中国家转移,尤其是向亚洲发展中国家转移。南亚地区能够赢得中国多大份额的服装产量并因此而新增多少就业岗位?做到这两点很重要,因为服装制造业属劳动密集型行业,其一贯雇用着相对较多的女性工人。
 
在世行发布的新报告《缝纫能带来富裕吗?》中,我们估计南亚地区有可能至少新增150万个就业岗位,其中50万个岗位将面向女性。这一估计尚属保守估计,因为我们假设旨在促进服装行业增长且消除现有障碍的政策没有变化。

在今年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介绍激励我的三位女性

Zubedah Robinson's picture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今年妇女节的主题是“赋权女性,赋权人类——用图片记录!”联合国正鼓励全世界构建一个妇女和女童有机会参政、获得教育和收入以及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的世界。其中,我本人特别关注最后一点,即女性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

为响应这一行动,我们正在Instagram网站开展一项主题为“#SheIsInspiration(他就是鼓舞)”的微型运动,旨在为全世界女性赋权大声疾呼。

我本人特别关注女性在无暴力和歧视现象社会生活这一问题是有原因的。我们的祖籍国是乌干达。2009年,作为我研究生课程的一项内容,我就乌干达登记在册的女士兵人数为何少于男士兵开展了一项研究。

“女性参与劳动力的人数减少”究竟意味着什么?

Masako Hiraga's picture

今年的盖茨夫妇公开信聚焦于能源与时间。比尔·盖茨认为,价格低廉的清洁能源对未来人类发展至关重要;美琳达·盖茨则重点强调了妇女如何安排其时间以及如何以不同于男性的方式对其所花时间予以补偿。该信可被视为以互动方式明确阐释复杂议题的一个范本,因此我们鼓励大家通读该信。
 
尽管本文议题为人们所熟知,但我们仍想借此机会,在参考世行性别统计数据库中“劳动力参与率”数据基础上,对夫妇二人信中的一幅图作进一步说明。
 
图中数据表明,2014年,全世界女性劳动力的参与率为55%,男性为82%。在每个地区,女性在劳动力中的占比低于男性。正如该信所指出,这一点可归因于文化规范——做饭、打扫卫生以及照看孩子等家务尤其由女性承担,并且使她们无法加入劳动力队伍。
 
劳动力参与率中包含失业人群以及无薪工作的人们
 
您可以把“劳动力”视为任一经济中有能力工作的适龄劳动人口的总和。劳动力参与率衡量的是一国在职或求职的适龄劳动人口所占比重。这一统计数字有趣的一点是,其包括失业人群以及有薪和无薪工作的人们。

妇女从事以男性为主的工作收入更多

Tariq Khokhar's picture
最近在乌干达所做的一个研究发现,在以女性为主的行业工作的女性比在男性为主的行业工作的男性赚取的收益少一半以上,但是转到以男性为主的行业、如金属加工和木匠行业工作的女性所赚的收益几乎与男性相当。更多内容,请浏览 《打破金属天花板》 

极度不平等是破碎社会的一种 表征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 Curt Carnemark/World Bank

不平等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无论其为富国、穷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一些不平等问题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暂时副产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速度同时致富。但在大多数人都受到经济和社会萧条的影响时,不平等问题将对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构成真正威胁。

因此可以说,高度且持续的不平等不仅有悖于道德规范,而且还是破碎社会的一种表征。它有可能导致难以根除的贫困问题、遏制经济增长并引发社会矛盾。这也正是世界银行的目标不只是终结贫困还要促进共享繁荣的原因所在。

对于不平等的讨论往往集中在收入差距上,其实其他方面的不平等也同样值得重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