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性别

就“您如何帮助妇女”这一问题,世界银行工作人员给出了感人且令人鼓舞的答案

Elizabeth Howton's picture

在今年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我们向世界银行集团女性工作人员提出了一个简单问题:“终结贫困和促进共同繁荣通过何种途径赋予全世界妇女权力?”以下是对世界各地世界银行女性工作人员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的结果。
 

我亲眼目睹了诸如通气等简单的事情就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状况。哥伦比亚一位育有五个子女的母亲含着泪花向我介绍了她自己及其家人的生活状况是如何得到改善的。她说,孩子们很少患呼吸道疾病,身体更健康了。她自己也能够安全地做饭并开始做小买卖了(在自家门口买饭)。

– 全球实践产出导向型援助项目经理Carmen Nonay
 
妇女如身陷贫困,则无权决定如何生活,也无权决定其子女未来;在日复一日劳作的压力下,甚至都没机会去考虑此类大事。终结贫困和促进共同繁荣可使妇女获得基本人权,改变其社区面貌,并对世界发展作出贡献。
– 也门代表处办公室主任Maria V. Handal
 
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很多国家,女生考入大学的人数要多于男生。就学习成绩而言,女生的数学成绩要优于男生。不过,此类人力资本投资的潜力基本尚未得到挖掘。如果女性的生产潜力能够得到发挥,同时阻碍其参与经济活动的因素得以减少,则其就可以帮助促进繁荣。
– 高级经济学家Tara Vishwanath

哪个国家女性在议会的参与率最高?

Leila Rafei's picture

各国议会联盟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世界各国“女性在议会的参与率”排行榜上,卢旺达位居首位,其2013年女性议员在议会中所占席位高达近64%。从全球看,女性议员平均约占议会席位总数的20%,高于十年前的15%。

排名前十位的国家中既有高收入国家,也有低收入国家,其中一些国家通过法律规定了女性议员所占额度,另一些国家则无此规定。卢旺达属于低收入国家,其排名居首位,其次为安道尔(女性议员占50%),第三位为古巴(占49%)。瑞典是在未规定女性议员额度情况下女性在议会的参与率最高的国家,其女性议员占议会席位总数的44%。

女性议员占国家议会席位总数比重(%)

如何能够更好地获得侵害妇女暴力行为的数据?

Leila Rafei's picture


侵害妇女的暴力行为在所有地区和不同宗教背景、社会阶层的人群中都有发生,它包括对妇女身体、心理、经济上的侵犯和性暴力,进而对整个社会经济和卫生领域的发展和进步产生较坏影响。然而,有关这一问题的数据却很难获得。

今天是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我想强调的是如何能够更好地获得有关该议题的数据,总体来说,就是如何“弥合性别数据缺口”。
 

女性不应摆脱暴力?请三思!

Alys Willman's picture

女性们,当您认为离开厨房、开车、参与投票或身着短裤会平安无事时,您要三思而行。试着在谷歌搜索栏中输入“女性不应”字样,看看这一自动联想功能会给出哪些相关结果。排名靠前的结果包括“被允许投票”、“参加战斗”和“出现在教堂”。我们集体意识中普遍存在的这一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促成了联合国倡导女权广告宣传活动。广告图片为女性面部特写图片,其嘴部被此类歧视语遮着。

© Memac Ogilvy & Mather Dubai/UN Women

这些歧视语并非空穴来风。它们反映了社会规范,其顽固性存在提醒我们,规范如果有改变的话,这种改变也很慢。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世界至少有35%的女性均遭受了一定程度的侵害,很多男性和男童也成为了受害者,在其行为有悖于主流规范情况下尤为如此。

距离千年发展目标的时限还剩下不到1000天:监测最后努力的数据表

Johan Mistiaen's picture
我们已经将发展中国家和不同国家组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MDG)的指标趋势数据纳入了《世界发展指标》(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 (WDI))数据库。我们每年都通过《全球监测报告》(Global Monitoring Report (GMR))中的这种数据来追踪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许多同事(以及非世行职员)每周都向我们询问有关他们的地区、或国家、或部门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核心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他们往往同时还会问我们这样的问题,即我们认为某个具体国家或地区是否能够或何时能够实现某个具体的“千年发展目标”。
 
在离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还有不到1,000天之际,实施“后2015年”议程的工作正全面展开。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对《全球监测报告》的分析及其基础数据的进一步的需求,我们建立了一套公开的和交互式的数据分析表,可以通过以下网址获得:http://data.worldbank.org/mdgs。下面的摘要总结了不同地区、收入水平和其他小组的国家在实现不同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可以通过选择不同的指标和凸显进展情况类别来产生形象化的结果。

马拉拉给我们上的一课:投资女童教育回报高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当我去年秋天听到巴基斯坦15岁少女马拉拉遭到枪击仅仅因为她维护自己作为女孩受教育的权利时,我感到震惊。

这也使我联想到自己有多么幸运。

当我获得一笔难得的出国留学奖学金时,对我这样一个已婚的印尼年轻少妇,离开丈夫远渡重洋是不能接受的。我的母亲摊牌了,她提出两个选择:要么他同我一起去,这就意味着放弃他的工作,要么我就必须拒绝这笔奖学金。

我知道这是她在用她自己的方式要求我的丈夫支持我,而他丝毫没有犹豫。我们俩人去了美国,完成了我们的硕士学位。我还读了一个经济学博士,在我们俩人读研究生期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共同努力战胜南亚地区针对妇女的暴力

Maria Correia's picture

77% de los hechos de violencia contra las mujeres en Nepal ocurre dentro del entorno familiar.

在全世界范围内,针对妇女的暴力是个广泛存在的问题,它所造成的年龄在19岁至44岁妇女死亡人数超过了癌症或车祸。在南亚(South Asia)地区,各种形式的性别暴力广泛存在并不断发生,正如下面的统计数字所揭示的那样:

  • 在孟加拉(Bangladesh),每周都有超过10名妇女受到硫酸毁容攻击
  • 在印度(India),每天都有22名妇女因与嫁妆有关的原因被谋杀
  • 在斯里兰卡(Sri Lanka),有60%的妇女报告受到过躯体虐待
  • 在巴基斯坦(Pakistan),每年有超过450名妇女和女童死于所谓的“名誉杀害”
  • 在尼泊尔(Nepal),奴役女童的做法,即父母将他们年幼的女儿(一般在6-7岁)卖作女仆的做法,仍然很盛行

 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了。

终结极度贫困,了解印度一个小村子里的故事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图片: Nandita Roy / 世界银行


“五年前,我没有自己的名字,”Kunta Devi对我说。她住在印度东部比哈尔邦(Bihar)的一个名叫Bara的小村子里。对我说这话时,她正坐在她只有一间屋子的土房子里,后背笔直地靠在墙上。“现在大家称呼我都是用我自己的名字,而不是用我的孩子的名字。”

我坐在地上,面对着Devi,一位八个孩子的母亲。她属于印度最贫困和最受社会排斥的种姓。她回忆了几年前她丈夫受伤和失去工作时,她家是怎么走投无路:从自给自足陷入了贫困。当时,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社会阴影下的贫困妇女,Devi采取了一个大胆的行动。她加入了村里的一个妇女自助小组,借了一小笔钱用来饲养山羊。她用挣到的收入偿还了第一笔贷款,并借入另一笔贷款 — 这次是为了租地种粮食。当家里面临健康危机时,她又借了一笔钱。现在,Devi有好几个收入来源。她还提前作出计划。她想在一个热闹的路段开个小食品店。现在,因为她有两个儿子已经结婚了,所以希望为不断扩大的家庭找到宽敞的居住空间。

针对妇女和女童的三大全球优先重点

Jim Yong Kim's picture

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妇女和女童地位出现了改善,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最近发生在德里的一位青年女子遭恶性轮奸致死案令人恐惧,也凸显出这个世界距离保护妇女和女童还有多么遥远。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实在太普遍了——据估计今天有5.1亿女性在一生中将会遭受其伙伴虐待。

同时还有很多其他的统计数据令人清醒:发展中国家每1.5分钟就有一名妇女在分娩中死亡。由于性别选择性流产和早产死亡,每年失踪的妇女和女童人数约达390万。只有不到一半的女性有工作,而有工作的男性比例将近五分之四。

世界银行社交媒体:请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消除贫困?

Jim Rosenberg's picture

其他文种: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عربي

[[avp asset="/content/dam/videos/backup/2018/jun-19/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basic_-_small.flv"]]/content/dam/videos/backup/2018/jun-19/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basic_-_small.flv[[/avp]]

为改善您的生活、使您的孩子过得更好、确保母亲健康、让人人享有良好教育、消除贫困,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全球超过13亿人口日均生活费不到1.25美元。在危机之时与贫困作斗争可能具有挑战性,但我们不能对最弱势群体视而不见。

在本视频中,世行行长金墉问道:“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请以#whatwillittake为主题标签将您的问题上传至Twitter网,并以#ittakes为主题标签分享您的答案。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