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私营部门

图表:开办企业耗时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Tariq Khokhar's picture

在过去15年,“营商环境”项目总共记录了全世界186个经济体改革近3200项,改革最多的领域是开办企业,开办新的中小型企业耗时已从2003年的52天缩短至平均20天,降幅接近一半。浏览营商环境2018网站,了解更多内容。

图表:土耳其发电能力增加30倍

Tariq Khokhar's picture

1970年代以来,土耳其的发电能力增加了30倍以上,20153月达到7万兆瓦。在这个人口接近8千万的国家,近年来电力需求年均增长7%左右,这就要求持续致力于扩大可靠、清洁的电力来源。从本世纪初以来,通过世界银行集团支持的一系列相互联系的措施,土耳其努力满足不断上升的电力需求,同时也促进了私营部门投资和创新。 更多信息

为构建更光明未来而投资:街道照明PPP项目

Susanne Foerste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为构建节能型街道照明系统而投资,可以改变城市面貌。

一方面,逐步采用基于LED技术的现代化街道照明方案,可为城市政府降低照明设施能耗和运行维护成本、减少照明设施的总体碳足迹提供契机。

另一方面,可靠且明亮的街道照明可产生广泛的社会经济效益:明亮的街道可使人们感到安全,减少交通事故,还可增加日落后的社会经济活动。

鉴于这些效益,逐步弃用过时的照明系统,转而采用现代照明技术,是全世界很多城市可以采用的一种双赢解决方案,但高昂的先期投入可能是一大阻碍因素。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可以帮助城市政府筹集安装智能型街道照明系统所需的资金。从长期角度看,此类系统可确保节能并采用较高的技术标准。

政策重点转向: 加强中国电力行业改革

Yao Zha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过去几年间,中国对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的投资及其发电装机容量位居全球首位。事实上,2010年至2015年间, 中国对该行业的投资高达3770亿美元,大于位居二、三位的两国美国和德国的投资总和。当前,中国风电装机容量为150GW,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77GW,大于诸如美国等国的这两个数字(分别为80GW和35GW)

在世界银行的RISE研究中,中国的表现远优于全球平均水平,成为东亚地区的领跑者,在很多方面即便未超过经合组织国家,也与这些国家不相上下。经合组织国家中,很多国家的投资和装机容量大大低于中国,但它们在多项可再生能源指标上的得分却高于中国。

那么,为何存在这一差异呢?

发展国内资本市场,为满足国内长期融资需求筹集资金

Ceyla Pazarbasioglu's picture



金融业发展可助力经济增长和发展,但有一点也很明确,即诸如公共财政、发展援助或银行贷款等传统资金来源将不足以满足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的资金。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转向资本市场,寻找新的资金来源,吸引私营部门资金、投资和专业力量。

国际发展界的一大重点要务是释放私营部门融资潜力,以便新兴市场国家满足其融资需求,用于资助实现其战略目标,如改善基础设施条件。

据我们测算,如各国充分发掘国内资本市场潜力,则私营部门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总额有可能增加一倍以上。

身为世界银行工作人员,我们致力于集中我们的专业力量,更多利用资本市场为投资筹集资金。帮助有关国家发展政府债务市场,对实现我们的两大目标——消除极度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至关重要。

2017年版可持续发展目标地图册:全新的数据与发展可视化向导

World Bank Data Team's picture

世行荣幸地发布2017年版可持续发展目标地图册。该新出版物借助150多幅地图和数据可视化图形呈现了全世界完成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度。
 
本地图册是《世界发展指标》产品“大家庭”的一员,这些产品提供了关于全球发展和人民生活状况的优质且便于跨国比较的统计数据。您可以:
 

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及其169项子目标很宏伟,不仅难以实施,(其完成进度)也难以度量。本地图册给出了世行专家对每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看法。

浏览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趋势、比较结果和国别分析结果

例如,下列交互式树状图呈现了1990年至2013年间全世界极度贫困人口数量和分布的演变情况。东亚和太平洋地区贫困人口数量降幅很大;尽管201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极度贫困率将至41%,但其人口增长意味着当年日均生活费不到1.90美元的人口仍有3.89亿,比1990年增长了1.13亿。

注释: 上面树状图中的浅阴影区域表示1990-2-13年间一个国家在一年内生活在极度贫困下的最大人口数。

用于评估发展成果的新公布数据及方式方法

我们需要有助于消除贫困的企业家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政府努力为极贫人口提供帮助,使他们融入正规经济。但是,即便是在最艰苦的地方,也有一种特殊类型的企业家在做着政府往往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利用创新和技术,向贫困和边缘人群口提供必要物资、服务和就业,包括像清洁饮用水和能源、贫民窟卫生服务、最后一公里的医疗服务等必需品。他们也为青年提供IT技能速成培训,为小农户提供能够增加收入的农业服务,帮助减少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

这些“社会企业家”将非营利机构的职能与私营企业的经营结合起来。本周,我很荣幸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举办的斯库尔社会企业家论坛上见到他们中的一些人。

我十分赞成论坛的目标,即,推进解决世界当务之急的创业模式与解决方案。没有私营部门的参与,我们就不可能在2030年实现雄心勃勃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热衷于产生影响,社会企业家尤其能在发展中国家发挥效力,他们的企业也取得了成果,下面就是几个实例:

图表:营商规管中的性别歧视

Tariq Khokhar's picture
60%的经济体没有禁止招聘中的性别歧视和同工同酬的法律。此类法律在经合组织高收入经济体中比较普遍,其次是欧洲中亚经济体。两性平等可使机构更具代表性,加强社会凝聚力,提高劳动生产率。

高成长企业如何重塑经济

Denis Medvedev'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生产率·增长·就业。这些都是位于世行很多客户国发展议程前列的成果,也是世行大多数私营部门发展项目的核心内容之一。这些成果从何而来?它们由谁取得?
 

来自高收入国家的实证资料揭示,从一组对国家取得上述成果作出巨大贡献的小型、年轻且快速成长的企业中可以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在美国,约半数新建企业在组建后五年内停业(Haltiwanger等人,2013)。在生存下来的企业中,产出增长率超过25%的企业仅占12%,但它们对企业总产出增长率的贡献却达50%。与其类似,只有17%生存下来的企业(占企业总数不到10%)的就业增长率高于25%,但它们对美国经济领域新增就业岗位的贡献却接近60%Haltiwanger等人,2016)。无疑,这些高成长企业肯定有某些特别之处。

高成长企业之所以表现如此之好,一个关键原因在于其生产率高。在美国生产率排行榜上位列前5%的企业用相同投入所创造的产出接近位列后10%企业的两倍(Syverson2004)。在发展中国家,生产率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和倒数第一的企业在这方面的差距甚至更大——高达5倍!(HsiehKlenow2009



最大限度把公共部门债务统计数据用于分析工作:D1-D4矩阵法

Rubena Sukaj's picture

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学数据局金融数据团队高兴地宣布,其第二期《在线季度简报》发布。该电子版简报主要介绍债务统计方面的新闻、趋势及事件。本期简报的主要内容如下:

  • 对公共部门债务统计数据进行整理编排,以便最大限度地将其用于分析工作和国际比较。

  • 2015年度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债券发行情况。

  • 2015年高收入国家的外债趋势。

  • 债务统计相关事件汇总。

本期简报的一大亮点是介绍了一种用于呈现公共部门季度债务数据的方法,即D1-D4矩阵法。公共部门季度债务统计项目的主要目标是为公共部门债务的每个方面设定一个标准化衡量指标。公共部门季度债务数据库呈现了同一套债务工具下的国别数据,如1)债务性证券;2)贷款;3)货币和储蓄;4)特别提款权;5)其它应付帐;6)针对经济领域以下机构债务的标准化担保计划:(1)一般性政府债务;(2)中央政府债务;(3)预算内中央政府债务;(4)非金融类公共公司债务;(5)金融类公共公司债务;(6)汇总后的公共部门债务总额。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