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最全面的全球教育质量新数据集发布

Harry A. Patrinos'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当今世界正面临学习危机,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尤为如此。尽管目前有很多关于如何最有效应对这一危机的理论,但有一点很明确:政策制定者和业内人士需要更多、更好信息来充分应对未来挑战。

诸如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和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项目(TIMSS)等一些重要的国际标准化学习效果测试提供了诸多关键数据,但此类测试较少,因其往往把发展中国家排除在外,而且相关数据仅可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世行新发布的工作论文《全球教育质量数据集(1965-2015)》 可填补这方面的信息缺口。在本文中,我们介绍了关于教育质量的最大、最新的全球可比数据集,统一了占世界总人口90%的163个国家和地区的测试分数。世行的这一新数据集覆盖时期更长,比历次从微观层面收集教育信息的工作所包含的国家都要多。

我在全世界最有毒的小镇之一长大

Lemmy Kapink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我在小镇卡布维长大。这里地处赞比亚中部,是个美丽的地方,但曾是全世界主要采矿小镇之一。如今,它因铅毒而成为地球上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之一,也因此广为人知。

我出生前,我父母从北罗迪西亚(当时名称)省中部的某村移居到小镇布罗肯·希尔,这一名称在赞比亚独立后变为卡布维。卡布维地处赞比亚中部省中部,距首都卢萨卡约100英里。

布罗肯·希尔以铅锌开采而闻名,当矿工是当时能够得到的最好的工作之一。我们比住在周边地区的家庭更有优越感。举例说,我当时穿着鞋上学,而我的大多数朋友却是光着脚。

利用技术促进青年就业:如何制定数字解决方案

Gabriela Aguerrevere's picture
从事自由职业的艺术导演和摄影师Khloud Hassan(右)与Yomna Mandouh在位于阿联酋迪拜的360工作室查看图片,2017年5月12日。Khloud是在线业务网络的会员,这家名称为Nabbesh的网络帮助像Khloud一样的自由职业者寻找工作。摄影:© Dominic Chavez/国际金融公司 


我们如何以及何时可以使用技术来设计和实施青年就业项目?在决定将数字子项目纳入项目之前,我们应自问从时间和资金两方面对数字解决方案的投入是否值得,因为只要技术具有变革性且有助于提供多种解决方案,就会具有高昂成本且耗费时间。此外,我们需要确保完全了解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

图表:1995年至2014年,全球财富增长了66%

Tariq Khokhar's picture

1995年至2014年,全球财富增长了66%,达1140万亿美元。 中等收入国家持有的世界财富份额正在增长 - 1995年至2014年间,这一比例从19%上升到28%,而高收入经合组织国家的份额从75%下降到65%。更多信息,请浏览《国民财富的变化,2018》报告

 

什么事让世界银行行长晚上睡不着觉?

Jim Yong Kim's picture
Residents of Kashadaha village visit the Kashadaha Anando school in Kashadaha village, Bangladesh. © Dominic Chavez/World Bank
孟加拉Kashadaha村民参观村里的Kashadaha Anando学校。 ©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今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召开之际,世界经济传出利好消息。正如我们在这个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所说,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银行首次预测全球经济将满负荷或者接近满负荷运行。我们预计发达经济体增速将会小幅放缓,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增速今年有望加快至4.5%。

努力投资于人:秘鲁在应对儿童发育迟缓危机方面的成功经验

Carlos Ferreyra's picture

克劳蒂亚和奥尔佳有理由自豪,因她们与本社区的其他几位家长一道,于16年前开启了一次革命。她们明确宣称,儿童的命运不必由其出生地或社会经济地位决定。她们付出的所有努力受如下使命指导:击败慢性营养不良,确保儿童在其出生后1000天以内有个好的人生开端。
 
尽管此次革命可能由克劳蒂亚和奥尔佳开启,但秘鲁在降低儿童发育迟缓率方面取得的成功则要归功于秘鲁政府和无数家长付出的不懈努力和采取的战略性措施。

目前,全世界共有1.55亿儿童发育迟缓(身高矮于同年龄组别儿童平均水平),他们因此而被夺去了成长、上学期间表现优异以及帮助本国取得经济繁荣的权利。不过,在秘鲁安第斯山地区的一些偏远村庄,数十万儿童都比以前长高了,也在更健康地成长。

使《新城市议程》取得成功的秘诀

Luis Triven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摄影: Lois Goh/ 世界银行

现代最常见的跨越国家、文化和信仰的情形是关于人们从农村地区转移到城市。到2030年,全世界80%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地区,追逐更好的工作、教育和医疗卫生服务这一梦想。

但是,由于飓风、地震和洪水以及气候变化等自然灾害,这一梦想通常仍有可能是个白日梦。我们这些努力帮助这些家庭寻找更美好未来的人,必须更加注重通过各种途径来支持为保护其生活及其生计所做的努力。
 
第一届联合国人居大会(人居一)召开后的40年来,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市政当局一直在证明城市不但可以具有包容性和安全性,而且还具有韧性和可持续性。但是,除非提高速度和扩大规模,否则不可能实现2016年第三届联合国人居大会(人居三) 上发布的《新城市议程》及其地区规划的目标。
 
从帮助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各国政府的角度,同时在二月份于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世界城市论坛之前,我们分享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三个关键要素:

技能培养能力

Paula Villaseño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技能已成为教育领域最重要的议题之一,特别是在全世界创下了史上受教育水平纪录情况下。正是由于政策制定者们认识到了上学年数增加并不一定能转化为更好的学习效果、更有效的技能培养以及更快的经济增长,大多数国家开始逐步实行技能本位教育改革——此类改革主要在本世纪头十年实行。奇怪的是,此类改革并不总能成功地提高学习效果,或至少未能按照预期进度提高学习效果。因此,一个相关问题是:在实践过程中,我们怎样在每间教室教授技能才能确保教育部门精心设计的举措转化为每个学生可度量的学习效果?
 
即便可以查阅的以技能培养为主题的报告在数量上从未像今天如此之大,但大多数报告总体上重点提出如何识别技能短缺及如何实施技能培养策略方面的建议。遗憾的是,关于政策制定者如何专门推动学校培养技能方面的实证资料较为有限。笔者本人曾是主管某大型技能培养项目的一名政策制定者。根据本人经验,推动这一进程的关键一步是投入足够时间来尽可能准地确定需要教授哪些技能——这一步看起来既简单又显而易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