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美洲开发银行资金数据现可在Aidflows网站上查询

World Bank Data Team's picture

随着重要数据在Aidflows网站(www.aidflows.org)上的发布,美洲开发银行向提高透明度又迈出了重要一步。Aidflows网站最初由世界银行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共同创办。

Aidflows网站以国家为单位,提供了一个全球发展资金流动情况方面的可靠数据平台。该网站内容按照资金来源和用途编排,便于发展领域决策者和从业人员查询世界各地从捐赠方流向受捐方的发展资金流量和类型等方面的信息。用户可以按照捐赠方或受捐国查询到资金流出或流入数据,并获得由世界银行、经合组织以及参与合作的各多边开发银行共同汇总的发展融资信息。

美洲开发银行的加入拓展了Aidflows网站数据,进一步细化了流向拉美和加勒比地区资金的信息。同时,该网站也增设了与美洲国家成果绘图平台的友情链接。该平台在线运行,由美洲开发银行设立,面向该洲每个受捐国。

伊斯兰开发银行最近也加入了这一合作项目,其数据也将很快出现在Aidflows网站上。新的数据来源将为政策制定者和决策者提供更多、更准确透明的信息,从而帮助他们做出知情决策。

我们的流动方式将决定我们的未来

Marc Juhel's picture
版本:English | Français

流动性是经济增长的前提,即获得就业岗位、教育、医疗、以及其他服务的流动性。在我们的全球化经济中,货物的流动性对世界市场的供应来说也很重要。我们可以说运输推动发展。

然而,在全球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中,大约有20%来自运输活动。自2000年以来,这种排放以年均1.7%的速度增长。在这种增长中,有1/6来自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机动车需求飞速增长的非OECD国家。

世界城市化水平越高(我们预计到2050年城市居民将达到70%),清洁、高效、安全的运输就越重要。

这是国家所面临的一项重要挑战,而可喜是,如果国家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与更广泛的、旨在实现当地共同收益(减少交通堵塞、减少当地污染、改善道路安全,等等)最大化的部门改革相结合,那么向低碳运输的转变就是可承受的。

各国的住房融资:新的数据和分析

Thorsten Beck's picture
English

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住房融资都是个热门话题,尽管原因不同。当某些发达经济体已经开始步出住房低谷、而另外一些仍然深陷其中(包括我目前的东道国:荷兰)之际,往往是由危机前廉价的和过度提供的抵押贷款所导致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家庭则面临缺乏长期的融资选择的困境。为了说明这个差异,举例来说,荷兰的全部抵押贷款余额相当于GDP的83%,而在亚洲和非洲的许多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这个比率还不到GDP的1%。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差异?欠发达的住房融资体制是否仅仅是整个发展中国家金融体制总体水平很低的表征呢。还是某些具体的国家因素和政策导致了欠发达的抵押贷款市场?

在最近的一篇与Anton Badev、Ligia Vado和 Simon Walley合著的文章, 中,我们试图通过抵押贷款的深度和渗透度的新数据来回答某些这种问题。具体来说,通过努力归纳有关各国和各时期的抵押融资体制的信息和使用全球金融指数(Global Findex )数据库中的有关住房融资利用的最新数据,我们考察了造成全世界住房融资显著差异的因素。

为什么不同国家在使用医疗服务方面存在差异,而且差异那么大?

Adam Wagstaff's picture
English

最近,一个令我惊异事情是,我们(至少是我自己)对世界各国在使用医疗服务方面的差异以及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似乎知道的太少了。人们,比如印度人或马里人,是“经常” 还是“很少”造访医生。进一步来说,他们是“过度使用”还是“没有充分使用”医生的服务?至少我们可以说,与发展中国家总体的医生使用率相比,这些国家的医生使用率是低还是高。然而,我们往往不进行这种比较:我们手头没有相关的数据。或至少是我没有。

还有一件令我惊异的事情是:人们非常在意影响他们使用医疗服务的因素及其后果。有些人认为,发展中国家的医疗问题的根源是人们得不到医疗服务,而人们得不到服务的原因是缺少医生和缺乏基础设施。另外一些人认为,实际上医生很多(原则上来说);问题是在现实生活中医生往往不在诊所,因此人们不能在需要的时候获得服务。还有一些人认为,即使是在现实生活中医生也很多,只是人们不去寻求服务;问题是服务极其不公平。谁是对的呢?

对节假日期间食品安全的思考

Juergen Voegele's picture

Cleaning food in Moldova. Michael Jones/World Bank在节假日到来之时,总会出现很多文章告诫作为消费者的我们,如何准备安全放心的食物,让家人和朋友记住这些美好的聚餐时光,而不是出现食物中毒,将自己最亲近的人送进急诊室。
 
但我经常感到忧虑的则是另外一些威胁食品安全的主要因素——它们往往隐藏在农场、工厂和食品供应链的其他一些薄弱环节之中——人们很少谈及这些危险,直到这些受污染食品最后被摆放在食品店中或摆上餐盘,致使数以百万计人患病甚至死亡。
 
正如世界各国头条新闻中所报道的——美国的袋装色拉、德国的豆芽、中国的牛奶和婴幼儿配方奶粉——食品安全已经成为影响我们的一个严重问题,个人、国家和企业无一例外。随着全球农产品价值链一体化程度提升,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幸免于难,曾经局限于某些地域的食品安全隐患问题,如今有可能轻而易举地就蔓延至各国和各大洲。

世界银行发布最新大宗商品价格:2013年12月

John Baffes's picture
English
2013年11月能源价格(2.2%)和非能源大宗商品(1.2%)普遍回落。粮食价格下跌0.9%,饮料下跌1.2%,化肥下跌2.2%。金属下跌1.1%,而贵金属下跌2.2%。
 
获取近期和长期历史价格及其他大宗商品相关信息,请访问大宗商品网页(en)

水资源峰顶: 井水枯干了怎么办

Lester R. Brown's picture

English
Lester R. Brown是地球政策研究所的所长。.

近年来,石油峰顶问题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但我们的未来所面临的真正威胁却是水资源峰顶。石油是有替代物的,而水资源却没有。

我们每天平均以不同的方式喝进四升水,但要生产我们每天所吃的食品却需要2,000升水。得到足够的饮用水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要找到足够的水来生产全世界不断增加的粮食消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们直接消费的食品提供我们所需要的几乎一半的卡路里。而我们间接消费的食品,如肉、奶、蛋等,则提供我们所需要的大部分其他卡路里。目前,全世界收获的粮食有大约40%来自灌溉的农田。

二十世纪后半期,全世界的灌溉农田面积从1950年的近2.5亿英亩扩大到2000年的大约7亿英亩。然而,从那以后,灌溉农田面积的增长基本停滞了,在2000至2010年间仅扩大了10%。

从四份图表看全球艾滋病现状

Tariq Khokhar's picture

昨天是世界艾滋病日 - 每年的这一天,人们都会举办活动,提高公众对艾滋病病毒的认识,共同抗击艾滋病。而在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国际数据方面,开展跨组织合作的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公布了流行率、新增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等指标的年龄和性别分解数据。之后,我们将把这些数据纳入《世界发展指标》报告。

以下是已经公布数据中的一些重点内容:

1) 与以往相比,更多成人和儿童感染上艾滋病病毒

2012年,全世界估计有3530万名成人和儿童感染上艾滋病病毒,其中大多数居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和亚洲部分地区。然而,您从 “全球感染人数”曲线的下降趋势能够看出——虽然感染人数还在增加,但新增感染率正在下降。

您提意见,我们倾听 — 公开数据现以17种语言呈现

Maryna Taran's picture
我们要求世界各地使用我们公开数据的用户向我们提供反馈意见,而记者、研究人员、学生、开发商和我们收到反馈的其他人士,会经常提出如下要求:以当地语言向公众提供便于其获得的数据。
indonesia-language-video
一位印尼学生使用当地语言向世界银行提出数据查询申请

为努力拓展我们数据的服务范围,我们在听取了反馈意见之后,将70个最常用的世界发展指标翻译成17种当地语言 — 世界上有超过10亿人在使用这17种语言。

中国的三中全会:会带来诸多改变——对其他发展中经济体而言亦是如此

Manu Bhaskara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CN142S09 World Bank 一些观察人士提醒人们三中全会后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各项改革可能因为既得利益方的阻力或缺乏政治意愿而落空。而我认为这会给中国带来根本性变化,只因为一个简单的理由——政治。首先,中共领导层完全明白该党已经因为越来越严重的腐败问题和裙带之风、越来越招人怨恨的收入不均、对食品安全的巨大怀疑以及日益恶化的污染而丧失了人民的信任。第二,他们认识到现有的经济模式不能持续地提供足以换取民众对党的拥护的经济进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者们知道需要对当下的经济模式作出根本性改变才能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正因为要生存下去就要进行重大变革,因此,中共领导层将全力以赴。
 
但是有没有进行改革的政治能力呢?且来看看习近平主席是如何亲自掌控监督经济改革的机制的。习近平将领导负责“全面深化改革”的小组,这个小组将具体实施规划的各项改革。此外,他还设立了一个将由他领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原中国领导人江泽民曾试图设立这样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但未能成功。显然,习近平的同事们准备给予他推进改革所需的政治权威,而即便是江泽民这样有影响力的人也缺乏这种权威。有了他个人的权威作为这些改革的后盾,习近平不太可能妥协或退让。
 
最开始变革将分阶段谨慎地展开,但累积起来后会在2020年前改变中国的经济格局。在经济领域内,市场力量将被赋予更大的影响力,国有企业将被迫按照更商业化的方式运作,私营部门将被给予更大的活动空间。农村土地市场将建立起来,同时对农村移民在城市地区生活的限制也将分阶段取消。中央、省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将有所改变,后两级权力部门将能更公平地分享到税收收入,从而与它们承担的责任更一致。金融改革将消除诸如对储户的不公平待遇等诸多扭曲问题。如果一切都能按计划进行,中国将变成一个更高效的经济体,拥有比现在更具活力的私营部门,出现从能在环境和收入分配方面产生更好结果这个意义上来说质量更高的增长。
 
其他发展中国家应该留心中国发生的变化。如果中国能咬紧牙关,作出维持经济发展所需要的痛苦改变,其他大的发展中经济体——比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为什么就不能同样做到呢?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