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交付?

Aleem Walji's picture

我刚从达特茅斯的医疗卫生交付科学中心开会回来,一直在思考“交付科学”这个词。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最近的讲话中使用这个词指的是采用基于证据的实验来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医疗卫生、教育、供水和基本服务结果。

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后,我认为,在很多方面 “科学”和“交付”是不同的,需要将其看成是不同但又相辅相成的原则。所以我们来分解一下。

中国淘汰破坏臭氧层的化学品带来气候效益

Karin Shepardson'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上月中国获得9500万美元赠款,用于削减含氢氯氟烃(HCFC)生产量。HCFC是主要用来生产空调、冰箱和泡沫产品的材料。赠款来自《蒙特利尔议定书》的多边基金,因为HCFC消耗臭氧层,是受《议定书》控制的物质。获得这笔资金后,中国将从现在到2015年将HCFC生产量在2010年的水平上削减10%,也就是47000吨,从而达到《议定书》设定的第一个削减目标。

这件事本身就是值得庆祝的,因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HCFC生产国,其产量近50%被其他发展中国家所消费,后者同样面临根据《议定书》削减HCFC消费量的目标。《议定书》获得成功的一个秘密就是:它有能力同时调控全世界的生产量和消费量,将经济学家同时从供与求两方面解决问题的梦想付诸实践。通过资助中国淘汰生产量以解决供方的问题,中国及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需方就能够构建一个可持续的HCFC消费量淘汰应对机制,臭氧层以及人类与环境健康都将从中受益。

投资女童与妇女=一个更加繁荣的世界:平等未来伙伴

Donna Barne'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Français

性别平等是聪明的经济学,这是一个得到广泛接受的看法,即便还没有得到广泛应用。但是,对于“平等未来伙伴”的23个成员国家而言,破除阻碍妇女经济与政治赋权的障碍已成为一项承诺。

防范公私合作项目中的欺诈

Leonard McCarthy'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一个资金紧张的政府要想对一所医院进行现代化改造、修建一条铁路或者扩大电网规模覆盖未覆盖到的地区,它会怎么做呢?它可能会探索利用私人融资来源的可能性——这样就涉及到公私合作(PPP)。这个缩写词听起来很有前途,然而回溯到上世纪70年代,其影响却是好坏兼有的。在最好的情况下,PPP能够提供来自私人融资方的快速资金注入、优质服务以及公共部门自身无法实现的整体成本效益。

但在最坏的情况下,PPP也可能会推高成本、提供服务不足、损害公众利益,并为欺诈、串谋和腐败带来机会。我们世界银行廉政副行长部门的经验是,由于PPP往往是与基础设施、卫生教育等领域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相联系,这些领域的诚信风险也会转移到PPP项目中。4月17日,世行廉政副行长所属部门举办公开讨论会,从财政、能源和公平监测的角度讨论PPP项目中的腐败问题。纵观全局,在过去8年中有134个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实施了PPP项目,在过去10年中世界银行共批准了约230亿美元的贷款和风险担保业务用于支持PPP项目。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在开幕词中回顾了她过去担任印尼财长时期的例子。她提醒听众说,虽然PPP项目中的欺诈行为可能似乎比较抽象,但在质量、安全性和人力方面的成本却是非常真实的——比如刚建好的桥五年就塌了,而预期使用寿命应该是15年。

金墉与考什克•巴苏讨论如何弯曲贫困的弧线

Donna Barne'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Français

终结贫困需要做些什么?全球观众有机会通过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与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之间的一场活泼生动、内容广泛的讨论,深入了解世界银行集团终结长期绝对贫困的计划。

在用阿文、英文、法文和西文在线直播并通过Twitter 用 #wblive and #ittakes转播的“弯曲贫困的弧线”对话中,金墉博士说,虽然终结贫困一直是世界银行的目标,但最近几十年来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增长和贫困下降,使得现在成为一个适当的时机可以 “让它发生,而且我们要在一代人时间里做到这一点”。

根据世行《贫困状况:哪里有贫困,哪里最贫困?》报告,2010年处于日均1.25美元贫困线下的贫困人口人数(12亿人)比30年前(19亿人)有所减少,尽管发展中国家的总人口增加了59%。然而,气候变化和其他因素可能对这一进步构成潜在威胁。

设定明智的目标确保成功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Mark Suzman_1'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عربي

距2015年12月实现千年发展目标(MDG)的最后期限还剩下1000天的时间。钟声滴答,时光飞逝,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既定目标,确保新的目标得以持续,向前推进MDG所取得的成功。

虽然在各国之间和国内都存在很大差异,但很显然过去15年MDG在整体上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正如最近世界银行的凯斯·汉森等人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联名文章所指出,在卫生领域的成就尤为突出。婴幼儿死亡人数从1990年将近1200万人到2011年减少为不到700万人,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一个清晰的、令人信服的和可衡量的目标如何能够激励大家共同采取行动力争实现一项具体成果。

我们盖茨基金会认为尚未完成的MDG的终结贫困的议程应当成为2015年之后我们的头等大事。我们认为,对2015年后的后续目标达成一致的主要目的应当是通过修订的、有时限的、可衡量的、雄心勃勃但又能够实现的目标来延续这一议程。

我在围绕2015年之后的讨论中看到两条线索有可能扩散MDG的力量。一条线索是推动大幅扩展MDG议程,这样有可能影响达成共识和淡化对一套有限的共同优先事项的关注。另一条线索是呼吁制定愿景型目标,比如“消除一切可以预防的死亡”,这样的目标虽然值得称道,但却无望到2030年实现。

我们为何必须要拯救海洋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世界上几乎没有其它一个地方要比南非的开普敦更适合聚焦于海洋问题了。背靠景色秀丽的十二门徒山脉,仅有一条窄窄的街道将我们与环抱城市的大西洋海岸线隔开。3月20日,我出席了全球海洋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该委员会是新成立的一个独立工作组,成员包括世界各国和国际机构的领导人,其宗旨是寻找各种办法保护公海。

南非国家计划部部长特雷弗·曼纽尔邀请我加入该委员会时,我欣然应允。身为印尼公民,我深知海洋所处的困境与价值。就世行而言,我们一直参与建立并发展全球海洋伙伴合作机制(GPO),这是一个由125个团体组成的联盟,其宗旨是为提升海洋健康水平而增加投资和加强合作,使其为减贫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全球海洋委员会创立于2013年2月12日,其任务是为扭转不属于任一国家管辖范围的公海的退化趋势而制定政策方案,建立国际联盟。从这一角度看,该委员会是全球海洋伙伴合作机制的有力补充,后者侧重支持各国更好地管理其沿海水域。

如果问我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我会回答说最大的挑战在于说服忙于应付国内日常事务的政客,使其相信海洋至关重要。
在开普敦参会期间,我聆听了大量科学论断,看到了大量有说服力的经济数据。我们必须要清楚地看到,事实很严酷。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则海洋的未来及推而广之——我们人类的未来——会很黯淡。

简而言之,鱼类是发展中国家10亿人获取蛋白质的主要来源,3.5亿个就业岗位与海洋健康休戚相关。然而,57%的海洋鱼类被捕捞一空,另外30%的鱼类遭过度捕捞、已枯竭或正在恢复。与此同时,越来越多重要的海洋栖息地正遭到破坏或在退化,如珊瑚礁、红树林和海草床等。您可以通过视频了解由此造成的影响。

帮助脆弱国家的五个步骤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稳定与脆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马里就是一个好例子。

不久前,马里还被当成是西非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之一。二十年来,经过军人统治后的过渡期和一届又一届民选政府,马里获得了发展成功典范的声誉。

去年3月,正当这个国家筹备新一轮的民主选举之际,一场政变将其拖入危机。

经过冲突后的重建谈何容易。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从非洲到大洋洲比比皆是,对发展构成严峻的挑战。预计世界上的脆弱国家中只有10%有望按照千年发展目标规定的时限到2015年实现将贫困和饥饿降低一半的目标。

此事关系重大。世界上有四分之一的人——超过15亿人口——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环境或国家,暴力犯罪十分严重。

同时,据估计到2015年世界上处于每天1.25美元贫困线下的人口将会有一半在脆弱国家。显而易见,如果不加大在这些国家的工作力度,我们终结贫困和促进繁荣的目标就无法实现。

我们需要改变我们与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的接触方式。这来自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是我们从非洲和亚太脆弱国家的创新型联盟——所谓g7+集团对“新政”的呼吁中听到的信息。

冰岛和肯尼亚有何共同之处?——两国均拥有丰富的清洁可再生地热能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Español, عربي

世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化, 2013年3月7日

走出 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北极寒风以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吹打着我的面颊。这一刻,我暗自想道:“我热爱自己的工作。”这份工作让我这样一个热带地区居民充分享受到了冰岛人的热情款待,也使得我学到了他们丰富的经验。冰岛地处次北极圈,总人口32万,面积仅相当于美国肯塔基州,但却可以教会我们这些发展领域从业人员很多东西。

我们才刚刚着手制定一项愿景计划来应对不断变暖且更具不可预测性和惩罚性的气候及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带来的困局,但冰岛早已就决心直面这一挑战,目前正平稳地处于给其带来巨大挑战和机会的局面。

在参观赫利舍迪地热电厂过程中,我对冰岛发挥其环境优势和利用其可再生能源战略的赞赏之情油然而生。聆听着大地的轰鸣声,仰望着在火山背景下从电厂中心喷射出的一股股蒸汽,我对大自然的力量以及利用其巨大威力的人们心生敬畏。

针对妇女和女童的三大全球优先重点

Jim Yong Kim's picture

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妇女和女童地位出现了改善,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最近发生在德里的一位青年女子遭恶性轮奸致死案令人恐惧,也凸显出这个世界距离保护妇女和女童还有多么遥远。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实在太普遍了——据估计今天有5.1亿女性在一生中将会遭受其伙伴虐待。

同时还有很多其他的统计数据令人清醒:发展中国家每1.5分钟就有一名妇女在分娩中死亡。由于性别选择性流产和早产死亡,每年失踪的妇女和女童人数约达390万。只有不到一半的女性有工作,而有工作的男性比例将近五分之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