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让我们成为终结贫困的一代

Jim Yong Kim's picture
首次发表于: HuffPo

你可能不相信,但极度贫困正处于退却。在1990年,发展中国家有43%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1.25美元。而今天,全球的贫困率已下降到20%以下。如果世界能够避免自满而保持减贫势头,就真有机会在一代人——我们这代人——的时间内终结极度贫困。

世界银行集团将2030年终结极度贫困作为我们的中心目标。我们188个成员国的政府都认可这个目标。我们与这些国家的政府以及私营部门、民间社团和其他国际组织密切合作迈向这个目标。但是我们也需要各位的帮助。我们所有人都能担任一定的角色,通过教育和政治表达,也通过行动。我们需要的是一场全球性的运动(en),使我们成为终结极度贫困的一代(en),世界各地公众滔滔不断的支持将使人人聚焦于同一个的目标。

上海:为建设绿色城市铺路

Jim Yong Kim's picture

2013年9月17日,中国上海 -- 我正站在临空国际花园的一栋办公楼前,这栋楼在外墙和屋顶安装了太阳能板并采用了地源热泵和在线能源管理系统,这是为遏制气候变化采取的部分措施,上海率先在城镇化进程中采用各种清洁技术。观看视频了解更多。

1990年以来,全球儿童死亡率减半,但不足以实现第四项千年发展目标

Emi Suzuki's picture

联合国儿童死亡率估算机构间小组(UN IGME)今天发布的儿童死亡率最新估算结果显示,1990年以来,全球(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47%,即从1990年的每千名活产婴儿死亡90例降至2012年的48例。这一降幅堪称巨大,但尚不足以实现第四项千年发展目标,即到2015年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比1990年降低三分之二。
 
但对这一数据的进一步分析表明,仅仅看到平均降幅会掩盖近年来儿童死亡率的加速下降势头。1990年至1995年间,儿童死亡率年均降幅仅为1.2%,但2005年至2012年间,年均降幅达3.9%,基本接近稳步实现第四项千年发展目标所需的降幅,因为要完全实现该目标,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每年至少要降低4%。

 

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儿童死亡率最高

Under-5-mortality-rate

一所名叫乌拉圭的学校:在应对叙利亚危机的同时投资于长期的发展

Simon Thacker's picture

乌拉圭小学曾经位于乌拉圭驻黎巴嫩大使馆的位置,后来这个名字不知怎么就延续下来了。现在,乌拉圭小学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校舍,位于黎巴嫩一个完全不同的、热闹的区域。乍一看上去它不像是一所学校:一个七层楼的建筑,在一条交通要道旁,屹立于其他高层写字楼和制造业工厂之间。

 

我们进去的时候学校很安静。学生们刚刚放暑假,所以学校所特有的声音(粉笔写在黑板上、老师讲课、学生耳语或不时发出的咯咯笑声)一概都听不见。只有校长和一些主要教师还留在学校,忙着学年的结束工作。

你可能不了解的关于水的七个知识点

Tariq Khokhar's picture

1) 水覆盖了地球表面70%的区域,但其体积仅为地球总体积的千分之一。



美国地质勘探局发布的本影像显示了如果把地球上各种形式的水——包括海水、冰冠、湖水以及大气中所含水蒸气——从地球表面移走并集中到一个天体中所发生的情形。

地球总体积约为1万亿立方公里。如把地球上各种形式的水集中到一个天体中,该天体体积为14亿立方公里,占地球总体积的千分之一;其直径约为1400公里,大致相当于马达加斯加国土南北总长度。

我们的父母能采集到可靠的和及时的物价数据吗?

Nada Hamadeh's picture
过去几年来,人们对高频物价数据的兴趣不断增加。最近发生的重大经济事件(其中包括食品危机和能源价格上涨)增加了人们对及时的、向所有用户开放的高频数据的需求。在满足这种需求方面,标准的调查方法落后了,原因是采集详细的地方数据的高成本、一般与公布结果有关的时间上的迟滞、以及在公布详细数据方面的限制。例如,虽然大多数国家每月公布它们的国家消费物价指数(CPI),但国家数据部门并不公布基础物价数据。

因此,我们开始探索采集和公布物价数据的其他方法。我们认识到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我们的父母、邻居、朋友和其他人可以收集物价数据!然而,这种物价数据是否可靠和及时呢?我们开始考察这种方法的可行性。

我们这个创新的群众性手机物价数据采集试验性研究结合了对高频数据的需求、信息与通讯技术(ICT)部门的最新发展、以及群众的力量。与雇佣专业数据采集人员采集物价数据的CPI不同的是,我们的方法雇佣了“非专业的”物价采集人员,他们通过手机来采集八个国家的食品价格,即巴西、孟加拉、印度、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菲律宾。这7,000名非专业人员从270个调查点中的大约2,500个超级市场采集30种基本商品的价格,如大米、肉类、蔬菜、以及食糖。

多语种数据银行

Reza Farivari'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一年前,我们发出了一项关于启动一个新版的世界银行数据查询系统(数据银行)的信息。这个数据银行(DataBank)将提供超过9,000个指标,用户可以用它们来建立带表格、图表、或地图的海关报表。这些实时报表可以被储存、在用户间分享、以及插入网站或博客文章中。一年后,这个数据银行实现了多语种化,可以为不同资料库提供多语种界面和世界发展指标的完整翻译数据。我们向数据银行的创始人之一和“公开数据”的首席信息官员Reza Farivari,询问了有关这个工具及其未来的问题。

数据银行是什么,它有什么用?

数据银行是一种最新版本的数据查询工具,它可以使人们获得跨时间、跨国家和跨指标的数据,以得到他们所查找的子数据集。通过数据银行,我们可以
  • 使用户快速和简便地获得他们正在查找的数据;
  • 保证它不但可以用于桌面电脑和便携式电脑,还可以用于平板电脑(目前不断发展的趋势)。
最近增加的更有利于我们世界各地的用户的主要功能是其多语种的界面和获得多语种数据的功能。

都有哪些语言,为什么采用这些语言?

有西班牙文、法文、阿拉伯文、中文和英文,与世界银行数据所在地的语言一致。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

从数据驱动的交付中学习

Aleem Walji's picture
由于“交付科学”( science of delivery)所产生的困惑,重要的是必须说明交付科学不是建立在某处适用即处处适用的前提上的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它也不表明研究和证据就能保证实现某种具体的结果。
 
几周之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韩国发展学院(Korea Development Institute)召集了一个有关交付科学的全球会议。参加会议的若干发展机构包括盖茨基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格莱珉基金会(Grameen Foundation)、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达特茅斯卫生保健交付科学中心(Dartmouth Center for Health Care Delivery Science)、以及移动健康联盟(mHealth Alliance)。我们在重点探讨赤贫人口问题的同时,讨论了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其中包括卫生保健方面的试验、技术是怎样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以及从成功的试验结果向大规模的交付转移的困难。

距离千年发展目标的时限还剩下不到1000天:监测最后努力的数据表

Johan Mistiaen's picture
我们已经将发展中国家和不同国家组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MDG)的指标趋势数据纳入了《世界发展指标》(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 (WDI))数据库。我们每年都通过《全球监测报告》(Global Monitoring Report (GMR))中的这种数据来追踪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许多同事(以及非世行职员)每周都向我们询问有关他们的地区、或国家、或部门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核心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他们往往同时还会问我们这样的问题,即我们认为某个具体国家或地区是否能够或何时能够实现某个具体的“千年发展目标”。
 
在离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还有不到1,000天之际,实施“后2015年”议程的工作正全面展开。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对《全球监测报告》的分析及其基础数据的进一步的需求,我们建立了一套公开的和交互式的数据分析表,可以通过以下网址获得:http://data.worldbank.org/mdgs。下面的摘要总结了不同地区、收入水平和其他小组的国家在实现不同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可以通过选择不同的指标和凸显进展情况类别来产生形象化的结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