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2月 2018

“新加坡又如何呢?”——全世界最佳公共住房项目的成功经验

Abhas Jha's picture
版本: Mongolian
English

Photo of Singapore by Lois Goh / World Bank

随着第九届世界城市论坛在吉隆坡的召开,各国政府在实施《新城市议程》过程中努力解决的难题之一是如何规模化提供优质经济适用房,后者是可持续发展目标11——构建可持续城市和社区的一个关键内容。
 
我从前在拉美地区从事经济适用房相关工作过程中,我们持续向世行借款客户提出的一条意见是:政府部门自身建设和提供住房并不是个好主意。相反,用(已故)世行知名经济学家史蒂文·梅奥的话讲,我们应该使住房市场发挥作用。对此意见,世行借款客户一般会回应说,“那新加坡又如何呢?”,此时我们会说,新加坡案例很独特而且不可复制。

[更详细了解世界银行参加世界城市论坛的相关情况]
 

中国40年改革进程反思

Bert Hofma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摄影 ©李文勇/世界银行

40年前的12月,邓小平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开启了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40年改革进程。下个10年,中国将成为二战以来从低收入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了解中国走过的路、做出历史性决定的背景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对未来的决策者是有益的借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中国看成效法的榜样,这种反思对于世界各国愈显重要。在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承担起这一责任。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的改革是很主流的。中国开放贸易和投资,开展物价改革,实行所有权结构多元化,强化产权,控制通胀,维持高储蓄率和投资率。但这么说是把中国的改革简单化了,模糊了中国改革的实质,即,中国体制改革采取的独特步骤提供了有意义的经验,其渐进式改革模式与东欧和前苏联形成鲜明对照。虽然中国和其他转轨经济体常常被加以比较,但他们无论是在初始经济条件、政治发展还是外部环境方面都截然不同。

作为以农业为主的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中国在经历大跃进失败和文革破坏之后伤痕累累,与全球经济几乎毫无联系,工业效率低下,但也远不像东欧和前苏联那么集中。或许最重要的是,由于中国保持了政治体制的延续性,所以才能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和社会转轨而不是政治转轨。

同大部分拉美国家的改革做比较似乎也不合适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远比中国更接近市场经济制度,而且他们的改革——自由化和宏观经济稳定——着眼点在宏观经济稳定,而中国的改革则以整个经济体制转型为目的。因此没有必要将“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相提并论,两者采取的方式服务于完全不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