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新加坡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城市建设案例(上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走路去都不超过10分钟。”
 
现年64岁的Toh太太每天穿过廊道步行10分钟到地铁站(大众捷运系统,或MRT),她喜欢这么走,这段有顶棚的步道把她的家与社区设施无缝连接起来,使行人免受日晒雨淋之苦。
 
Covered walk pathways and multi-level bicycle racks
有顶棚的步道和多层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走访几个社区后,我发现个个都是“实打实”的宜居典范,展现了新加坡卓越的城市综合设计水平。

5D紧凑型城市框架

我发现通过“5D” 紧凑型城市框架可以很好地诠释新加坡是如何提高宜居水平的: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故事(下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这项政府政策确保在地铁站400米(或1/4英里)范围内都建有公共廊道通往公车站点、公共设施和组屋。
 
让人们能“舒适”地“步行”搭乘公共交通只是新加坡为社区做的诸多努力之一,现在新加坡有顶棚的廊道总长度已经达到了200公里
 
为了缩短到达换乘点时间,政府鼓励居民骑行,以解决公共交通的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连通性问题。作为骑行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许多地铁和公交站点都设有多层自行车停放架,使新加坡更加适于骑行。实际上,从2016年7月开始,所有新建学校、商业、零售和企业园区(达到一定规模的)必须制定步行骑行规划,确保公共空间设计充分照顾到步行与骑行需求。
 
Neighborhood bicycle racks
社区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让我们探索一下打造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D”城市设计的方方面面。我认为社区是新加坡建设花园里的城市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新加坡面积不大,但政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为居民打造自然环境。

应用颠覆性技术,重塑城市未来

Wanli F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中国城市可以从新加坡借鉴哪些经验?

Wanli F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新加坡Marina海湾的再开发项目将河道的一部分改造成水库。摄影: 10 FACE/Shutterstock

上周,我有幸参加了新加坡城市周活动。一同参加本次活动的还有世行驻华代表处的其他同事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和参与世行项目的城市代表。对我们参会者而言,此行可以说是开阔眼界,使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到综合性的城市规划方法对构建可持续城市所起的重要作用,并为我们提供了诸多可推广的经验。这些经验稍加调整后即可为实现不同城市自身发展的目标提供实用的解决方案。以下几点经验供大家参考:
 
发展战略以人为本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城市规划人员时刻关注市民对城市空间的日常体验,并通过公众参与请市民在决策过程发挥作用。譬如,在许多城市,公共交通被视为一种低端且不具备吸引力的出行方式,即便在交通拥堵严重情况下,公交载客量增长也停滞不前。但在新加坡,2014年公共交通在各种出行方式中的占比高达三分之二。在该市,乘坐地铁出行不仅舒适而且高效,因为各种公交工具和线路之间的换乘很方便,有明确的标识指引系统,换乘站点之间建有配备空调的连接走廊,并且为老年乘客和行动不便的乘客配置了考虑周到的空间设计和服务设施。此外,地铁站与主要零售和商业设施以及其它公共服务设施融合在一起,从而大大减少了最后一公里的连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