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

“四小”不小,管用就好

Sitie W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四月中旬,我们到川东开展精准扶贫调研,看了南部县大堰乡封坎庙村、碑院镇林坝村的扶贫“四小工程”:小养殖、小庭院、小作坊和小买卖。果林下,百余只土鸡正在啄食;水田里,一群鸭子正在游弋……这就是我们在林坝村脱贫户张定科家门前看到的一幕。今年61岁的张定科给我们介绍说:“在家门口搞点鸡、鸭等小养殖,还养猪,投资少见效快,真是再实在不过了。”他还告诉我们,以前他家以种地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随着两个子女先后考入大学,家里的日子变得愈发艰难。去年初,他家在帮扶部门的支持下搞起了小养殖、小买卖,年底增收1.70万余元,摆脱了贫困。

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扶贫”实践

Ruidong Zh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阿里巴巴对于贫困地区的“互联网+扶贫”最早始于2009年对四川省青川县的震后援建。阿里巴巴的核心思路是用商业模式扶持灾区经济发展,不仅要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更要通过互联网+赋能,使他们具备致富脱贫的能力。

2014年10月阿里巴巴发布了农村战略,在接下来的3-5年,将拿出100亿元投入到1000个县的10万个行政村,用于当地电子商务服务体系建设。

阿里巴巴“互联网+扶贫”的落地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给贫困地区带来便捷实惠的商品和生活服务。如消费品下乡、农产品进城、手机充值、生活缴费、购买车票、预定宾馆等,此外还包括小微金融、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二是为农村经济和社会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支持。包括对地方官员的互联网意识、地方企业的互联网转型能力,以及返乡青年或普通农民的互联网技能的培训和建设。三是帮助贫困地区建立起新经济基础设施,包括物流、支付、金融、云计算、数据等。

至2016年上半年,阿里巴巴通过农村淘宝项目已经在全国29个省近400个县(包括94个国家级贫困县和95个省级贫困县)的1.8万个村建立起了“互联网+”服务体系,招募了2万余名合伙人或淘帮手。2016年7月,农村淘宝启动以服务为核心的3.0模式,合伙人将由创业者演化为乡村服务者,村级服务站也将升级为当地的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和公益文化中心。

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扶贫”实践,包括了在电商、就业、金融、旅游、教育、健康等多个领域的创新。

可持续发展农业项目造福农民

Alessandra Gag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Alessandra  Gage/FAO
常青种植合作社的农户, 图片:Alessandra Gage/联合国粮农组织
在一个温暖潮湿的雨天,江西省罗坊镇山田村农民刘建(音译)和其他五位当地农民在他的家中接待了世界银行项目检查团,联合国粮农组织投资中心的技术专家也参加了这次家访。

他们都是2014年县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启动实施的综合现代农业发展 项目的受益人。

中国的食品价格——为何趋涨,今后趋势如何?

Louis Kuijs's picture

 

China’s food prices – why have they trended up and what lies ahead?

 

(Originally posted in English)

食品价格近来备受关注。关注的焦点是近期动态及短期走向,这一点可以理解,但在本文中,我尽力回顾一些长期趋势,以便作出进一步分析预测。


本世纪初以来,食品相关价格趋涨
(见图1)。2000年以来,农业附加值平减指数继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下滑之后年均上涨了8%。从生产价格指数看,食品价格(出厂价)涨幅要小得多,原因是食品加工业其它投入的价格涨幅较小,同时食品加工生产率迅速提高抑制了食品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