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我们迄今为止知道什么

Bert Hofma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发起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明确的目标是要通过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推进主要欧亚国家的相互对接。这一倡议具体包括陆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两大国际贸易通道。
 
“一带”是一个由陆上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以及其他基础设施项目形成的网络,从中国中部的西安经过中亚并最终到达莫斯科、阿姆斯特丹和威尼斯等地。“一带”不是一条路线,而是沿主要亚欧大陆桥、通过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的六条经济走廊。
 
 “一路”是“一带”在海上的对应,是一个由规划中的港口和其他沿海基础设施项目形成的网络,其范围从南亚和东南亚到东非和地中海北部。
 
在现阶段,“一带一路”倡议的概念、范围和性质尚不确定,其形态也会随时间推移而逐渐演变。由于这一倡议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预计在其执政期间将在中国海外投资中发挥主导作用。
 
一带一路有多大?
 
“一带一路”确实会很大。根据其最大的定义,“一带一路”包括65个国家、44亿人和全球GDP的40%左右。中国为支撑该计划投入了很多资源,出资400亿美元建立了新丝路基金以促进“一带一路”沿线的私营部门投资。新丝路基金由中国的外汇储备以及政府投资和贷款机构共同出资。
 
此外,亚投行被广泛期待将以其千亿美元贷款中的很大一部分来支持“一带一路”,国家开发银行也表示准备投资近9000亿美元注入60个国家900多个项目以促进这一倡议。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中国将调动一万亿美元国家资金用于“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不仅限于基础设施
 
“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文件[1]不仅限于基础设施,其设想是加强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政策协调,推动基础设施技术标准的对接,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建立自由贸易区,开展金融合作,增进“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开展文化交流、学术往来、人才交流合作、媒体合作、青年和妇女交往、志愿者服务等。
 
 “一带一路会产生什么影响?
 
“一带一路”可以刺激亚洲乃至全球的经济增长,使其更具有可持续性。尤其是经济走廊的沿线各国、特别是那些基础设施落后、投资率和人均收入都比较低的国家,可以在贸易往来方面得到促进,并从基础设施建设中受益。中国也能更好地保障自身能源和原材料供应安全,目前中国的能源和原材料运输主要通过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
 
为什么要一带一路
 
有些人认为中国计划通过这一倡议来为因经济增长和国内投资减速导致建筑业不断增加的剩余产能寻找市场。虽然新丝路基金确实需要大量投资,但即使是最高的估计在中国5万亿美元国内年投资额中的占比也不高,在10~15年里投资1万亿美元吸收不了中国的大量剩余产能。
 
至少有四个理由说明 “一带一路” 为什么能比各国单打独斗获得更大成功:网络效应,融资,领导力,中国目前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
 
就网络效应来说,如果“一带一路”的各组成部分得以落实,沿线各国获得的收益都会增加,各国自行发展是得不偿失的。此外,“一带一路”有助于推动沿线各国之间的对接与耦合,而中国的资金和领导力提供了必要的可信度。
 
我认为,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进一步提升了“一带一路”的可信度。在过去10年里,中国在对外投资以获取自然资源方面成为一个重要角色。随着目前中国国内经济发生的变化,其海外投资逐渐转向制造业而不仅限于自然资源。这一转变有很好的理由:中国在国内面临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对生产的环保要求不断提高,将部分生产基地转移到海外是合理的,只要有运出产品的基础设施就行了。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所做的投资给沿线国家提供了参与这一倡议的额外动力。
 
 一带一路能成功吗
 
中国的最高计划机构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文件,讨论了加强双边合作和改进现有区域合作机制。不过,该文件并未谈到“一带一路”倡议的“多边化”问题,比如签订正式条约或伙伴关系文件。
 
问题是,“一带一路”在某个时候是否需要签订一个更正式的协议,包含贸易、投资和营商环境等问题,以实现其效益的最大化。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状况呈现高度多元化,其中有些国家的治理环境充满挑战,给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加了难度。
 
因此,利用这一倡议,通过一个正式的协议,帮助沿线各国改善投资环境、技术标准和海关及物流手续,可以带来重大效益。如果以后签订更正式的协议,这一协议将会是同类协议中最大的之一,其规模将类似于最近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1] 2015年3月28日,经国务院授权,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

(根据2015年10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国际关系和可持续发展中心(CIRSD)在西班牙马德里共同主办的 “丝路国际论坛2015年会”上的发言改编。)

Comments

Unpublished
提交人 Liu Juan 通过

the powerful, the mighty,
be comperative, be 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