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互操作性与普惠金融:监管机构的作用

Kate Lauer's picture
版本:English

支付互操作性使不同的支付基础设施和金融服务提供商能够实现客户之间的支付。同时,互操作性扩大了交易账户和零售支付工具的覆盖范围,使其对终端用户更有用。支付本身是一种重要的金融服务,但如果是从交易账户进行的,则会成为交付其他数字化金融服务的重要门户,比如,储蓄、信贷、保险乃至投资产品。数字化交易平台使转账、价值储存和附加服务成为可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银行、非银行机构,甚至是具有复杂合作伙伴关系的零售网络和移动网络运营商(MNO)等非金融机构在提供这样的平台,可专门针对在金融方面被排除和缺少服务的人群。通过可数字化访问的交易账户交付其他金融服务意味着,利用互操作性扩大覆盖范围对那些被排除或缺少服务的人群更有意义。
摄影:Evariste Bagambiki, 2016CGAP摄影大赛作品
今年早期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关系(GPFI)白皮书指出,在缺乏互操作性的情况下,“单个系统在早期的快速发展……可能具有“倾覆效应”,从而其他系统无法与之竞争”,这对效率、创新会产生负面影响,从而不利于覆盖范围、采用率和使用。 在考虑互操性与普惠金融之间的相互作用时,监管机构应记住以下几点。
 
不同国家可利用不同的方式实现互操作性
 
目前,在很多国家,实现不同支付服务提供商和数字化交易平台的完全互操作性意味着,将非银行机构(如MNO等有权提供支付服务和可数字化访问的交易账户的机构)纳入国家支付体系。在少数国家,非银行支付服务提供商之间具有互操作性,通常是提供移动支付服务的MNO。坦桑尼亚便是如此:在有利的监管环境和央行提供帮助的背景下,四个MNO同意通过六份双边协议和预存资金的账户实现互操作性。在其他国家,非银行机构可访问支付基础设施,为银行与经过授权的非银行机构之间实现互操作性奠定了基础。最近的例子是在秘鲁由政府、金融机构和四个MNO合作建立了具有互操作性的支付平台。
 
在创新型平台的市场开始发展时,为互操作性创造条件
 
尽管监管方法应“跟随市场”,但GPFI白皮书建议,在开发数字化交易平台的早期阶段,监管机构应将精力集中在确保互操作性的技术可行性。白皮书还建议,如果有证据表明提供商正在利用其主导地位,则监管机构有权采取行动。这可能意味着需要对互操作性进行授权或规定互操作性的时间框架(部分监管机构已经在这样做了)。
 
了解潜在的新风险是关键
 
在更广泛地考虑数字化普惠金融与国家支付体系实现互操作性所带来的影响、确定监管机构应发挥何种作用时,监管机构需要透彻地了解因银行与非银行机构之间互操作性而产生的新风险(包括法律、操作和财务风险),以及如何在为全体参与者维护公平竞争环境的同时,应对这些风险。
 
降低安全准不以互操作性(或金融诚信)为代价
 
在某些情况下,主管部门有可能决定对低风险情形降低安全标准,比如,小额交易或为特定客户群体服务的提供商。但是,正如白皮书指出的,降低安全标准不能以牺牲提供商和市场的诚信和互操作性为代价,他们必须满足更高的安全标准。 
 
研究互操作性的现状有助于监管机构确定其最佳作用
 
分析不同国家在互操作性方面取得的成功和国家层面主管部门所发挥的作用,有助于监管机构确定如何、何时进行干预以确保实现互操作性。CGAP近期发布了数个国家的相关经验,这是互操作性全球形势分析的组成部分之一。从全球形势分析得出的经验和教训将为那些希望实现互操作性的服务提供商或政府主管部门提供重要的见解。

相关文章: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