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endpoverty

“四小”不小,管用就好

Sitie W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四月中旬,我们到川东开展精准扶贫调研,看了南部县大堰乡封坎庙村、碑院镇林坝村的扶贫“四小工程”:小养殖、小庭院、小作坊和小买卖。果林下,百余只土鸡正在啄食;水田里,一群鸭子正在游弋……这就是我们在林坝村脱贫户张定科家门前看到的一幕。今年61岁的张定科给我们介绍说:“在家门口搞点鸡、鸭等小养殖,还养猪,投资少见效快,真是再实在不过了。”他还告诉我们,以前他家以种地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随着两个子女先后考入大学,家里的日子变得愈发艰难。去年初,他家在帮扶部门的支持下搞起了小养殖、小买卖,年底增收1.70万余元,摆脱了贫困。

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扶贫”实践

Ruidong Zh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阿里巴巴对于贫困地区的“互联网+扶贫”最早始于2009年对四川省青川县的震后援建。阿里巴巴的核心思路是用商业模式扶持灾区经济发展,不仅要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更要通过互联网+赋能,使他们具备致富脱贫的能力。

2014年10月阿里巴巴发布了农村战略,在接下来的3-5年,将拿出100亿元投入到1000个县的10万个行政村,用于当地电子商务服务体系建设。

阿里巴巴“互联网+扶贫”的落地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给贫困地区带来便捷实惠的商品和生活服务。如消费品下乡、农产品进城、手机充值、生活缴费、购买车票、预定宾馆等,此外还包括小微金融、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二是为农村经济和社会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支持。包括对地方官员的互联网意识、地方企业的互联网转型能力,以及返乡青年或普通农民的互联网技能的培训和建设。三是帮助贫困地区建立起新经济基础设施,包括物流、支付、金融、云计算、数据等。

至2016年上半年,阿里巴巴通过农村淘宝项目已经在全国29个省近400个县(包括94个国家级贫困县和95个省级贫困县)的1.8万个村建立起了“互联网+”服务体系,招募了2万余名合伙人或淘帮手。2016年7月,农村淘宝启动以服务为核心的3.0模式,合伙人将由创业者演化为乡村服务者,村级服务站也将升级为当地的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和公益文化中心。

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扶贫”实践,包括了在电商、就业、金融、旅游、教育、健康等多个领域的创新。

民间组织参与扶贫大有可为

Wenkui Liu'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面对中国现有的12.8万贫困村,5575万建档立卡贫困户,眉毛胡子一把抓是不可取的,社会组织应该更好的发挥自身灵活机动的特点,分类施策、精准帮扶。根据贫困人口的自身条件和所处环境,通常可以分为四类,各类又有不同的扶贫策略。

第一类是暂时劳动能力不足的,比如因病或营养问题导致劳动能力不足,或家中有在读学生需要供养。对这类贫困人口,社会组织可以对其直接帮扶,帮助其恢复或重建劳动能力,缓解贫困压力。第二类是有一定资源但组织方式低下,劳动效率不高的,社会组织可以帮助其创新生产组织方式,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实现脱贫。第三类是有劳动能力但客观上资源不足的,那么异地搬迁、培训就业等方式就显得更为有效。第四类则是永久丧失劳动能力的,比如重度残疾等情况,则由社会保障体系使其摆脱贫困。   
  

知识分享在减贫中的角色

Gladys H. Morale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成功使近7亿人口摆脱贫困,减贫成绩显著。可持续发展的第一个目标是,国际社会致力于“在2030年前,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中国计划在未来五年使5500万人脱离贫困,有望比国际社会提前10年实现这一目标。

今年919日,中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布《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国别方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这一活动,并在活动中强调中国愿意加入到国际合作中来,与各国携手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增加南南合作领域投资,共享发展经验和发展机会。 

中国消除贫困:农村贫困人口大幅减少及同期收入差距拉大的原因何在?

Guobao Wu'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为纪念(10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我们撰写了系列博客文章,重点介绍中国减贫成就——中国对全球减贫做出了最大贡献——及其到2030年终结绝对贫困的努力,本文即是其中之一。请阅看本系列博文
 
减贫和缩小(收入)差距是大多数国家社会经济政策的两大目标。有些国家可以取得“一石二鸟”效果,同时实现这两大目标,但有些国家也许只能实现其中一个目标,甚至无法实现其中任一目标。在中国,贫困人口减少和收入不平等程度加重相伴而行,至少过去20年中是如此。本文中,我对导致这一失配现象的部分根本因素进行了探讨。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增长、收入差距拉大以及贫困人口减少同时发生。1980年以来,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1980年至2015年,按照中国官方贫困标准(这个标准比2011年购买力平价1天1.9美元的贫困标准高出约21%。)测算的农村贫困发生率下降了94%(参见图1)。

对照而言,根据官方测算,中国农村居民收入分配基尼系数在1980年至2011年间从0.241增至0.39,增幅62%,尽管1980年至1985年间一度下滑并且在2012年后出现小幅下滑。

  图1:1980年以来中国农村贫困发生率和基尼系数变动情况

资料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2015),《中国农村贫困监测报告》,中国统计出版社;按照11.9美元贫困标准测算的贫困数据来自由世界银行发展研究局开发的在线贫困独立工具PovcalNet网。 

参与中国扶贫20年有感

Alan Piazz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中的的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点击此处浏览系列中其他博客。
 
从1978年的农村改革开始,中国在全球减少极端贫困的努力中发挥了先导作用。世界银行从1981年以来为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和大规模减贫的成功提供了协助。
 
从1990年开始,我有幸与中国国务院扶贫办合作,参与了非常成功的扶贫项目。我亲眼目睹了在中国所有最贫困的地区彻底消除了最严重的极端贫困现象。我曾深入到中国西部和山区的数百个贫困农村,上世纪90年代的普遍的情况是,很多农户没有解决基本的温饱,大部分农户及其子女营养不良,大部分学龄儿童读不完小学,当地没有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道路不通,缺少清洁饮用水和其他基本的基础设施。
Alan与项目区孩子们的合影, 图片: Alan Piazza

中国减贫成就、挑战与展望

Chengwei Hu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这是纪念10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的中国系列博客文章的第一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正在全力实现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宏伟目标。
摄影:李文勇/世界银行
中国减贫成就举世瞩目。1982年,中国启动“三西”专项扶贫计划,拉开了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扶贫开发的序幕。1986年,成立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1993年改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认定贫困县,确定扶贫标准,设立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994年颁布实施《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2000年)》,2001年和2011年,先后两次颁布实施十年农村扶贫开发纲要。三十多年来,中国贫困人口大幅度减少,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生产生活条件及公共服务水平明显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