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非洲国家可以向中国的交通运输和物流业学习什么?

Bernard Aritu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重庆九龙坡集装箱码头。摄影: 李文勇/世界银行

2018年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FOCAC)会大获成功,中国承诺向非洲国家提供600亿美元的发展援助,加上3年前承诺的600亿美元,这意味着六年间中国向非洲投入1200亿美元。援助资金大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接受中国和国际媒体专访,决策者们无疑都在考虑中非关系的方方面面。
.

中国过去数十年取得的经济进步确实非同凡响!中国有8亿多人在过去30年脱贫,大约相当于非洲人口的75%。在同一时期,中国从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发展成为一个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中国在全球GDP的占比从1980年的1.8%增长到2018年的18.7%左右,使之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以,毫不奇怪,来自许多非洲新兴经济体的决策者都把中国模式看作是一个可以效仿的发展模式。

如此显著的发展成果是怎么取得的,具体细节不断演变。例如,一些世界顶尖学者探讨了中国的增长道路及其启示。总而言之,带来显著增长的改革包括政策和制度设计方面的试验,同时逐步开放经济,引进市场机制、外国投资以及有针对性的举措。

作为很多行业的支柱,中国的交通运输和物流业的经验也是构成中国增长故事的重要内容。中国经济转型和推进改革的时期,恰逢全球制造业和物流业发生变化之际,使得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商品出口国和全球供应链的一个中心枢纽。中国政府在东部沿海城市建立经济特区,为产业活动和投资创造了条件。为了配合出口拉动增长的步伐,中国扩大了沿海港口的规模,并显著提高了港口的运营效率。各港口与经济特区联系起来,为原材料进口和加工产品出口提供了便利。

简而言之,在全球贸易大环境下,中国的经济改革恰逢其时。在经济结构改革的同时,以港口为中心、适合出口导向型经济的物流业不断改善。事实上,世界银行在中国的第一个交通项目就是在港口行业,改善天津港、广州港和上海港,均为支撑中国商品出口的重要港口。对于非洲政策制定者的启示是,时机和大环境是关键。展望未来,非洲国家也需要考虑目前现状和各自国家或国家组团的竞争优势。

增长模式发生了改变,亚洲特大城市的崛起和新的贸易路线显著影响了全球供应链。为适应中产阶级的增长趋势以及GDP超千亿美元的城市数量预计将突破80个,亚洲的大部分生产都将集中在满足这种需求上。

这对非洲有什么意义呢?亚洲国家,如越南、马来西亚、印度、泰国、孟加拉,当然还有中国,在地域上与这些新兴消费中心的距离要近得多,同时也拥有比较发达的制造业和物流优势来满足来自亚洲的需求。寻求与亚洲国家竞争的非洲经济体需要把注意力放在要求专业化物流的小众领域。例如,要想抓住向超大城市出口食品的潜在机会,就要求有专业化的多式联运物流服务,易于进行公路-铁路-海运之间的货物中转,允许进行温控仓储、分拣和分级设施、冷藏集装箱和时效性强的物流投资,以及完善检查、检验和清关程序。在上一轮全球格局变化中,中国成功地做出了正确的投资和干预,非洲国家也需要在新的大环境下做出类似的评估和选择。

重心向亚洲转移,也为非洲国家满足区域内需求(而不是全球需求)创造了空间。北美企业受到缩短产地与国内消费者之间距离的压力,由于劳动力和长途海运成本上升,来自亚洲的产品变得更加昂贵。在这种情况下,为满足非洲大陆内的需求进行有针对性的投资,为非洲国家创造了机会,这就凸显出消除区域贸易面临的运输和物流障碍的必要性。

非洲的决策者们在设计干预措施和规划物流基础设施投资时,还需要考虑颠覆性技术和制造业变化带来的影响。各种技术正以不可忽视的速度对往日“不可改变”的行业构成威胁。而且,难以预测这些技术将会对哪些地域产生的最大影响。移动技术和平台发展的例子,如肯尼亚的“M-pesa”或中国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可使全体国民绕过传统的银行和支付手段,可以作为一个警示故事。

例如,先进的机器人使得欧洲和美国制造企业能够把过去转移到低成本劳动力国家的生产活动再移回本土,这就明显意味着在考虑发展支持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物流基础设施时需要三思而后行。在非洲扩建的铁路、高速公路和港口会变成搁浅资产吗?在一个数字平台、自动驾驶汽车、产能共享和交易或者大型技术公司的服务范畴正在重新界定现代物流业的时代,仔细考虑目前投资的影响不失为审慎之举。

在中国出口拉动增长的时期,港口快速扩张,紧接着是公路、铁路和水路等主要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显著发展。尽管主要基础设施快速发展,中国的物流成本在GDP中的占比为15-17%,几乎是美国、德国和加拿大的两倍。物流的单个组成部分成本(运输、仓储和管理成本)低于发达国家。物流的整体成本高,原因之一是物流链的效率低。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随着中国将支点转向高价值制造业和服务业,对于处于价值链高端的产业来说,物流业的低效率对于竞争力将会成为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一现实问题,中国政府在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把各类交通运输和物流基础设施建设规划作为一项优先事项,包括建设更具整体性和多式联运网络、物流枢纽中心投资、智能交通系统以及加强交通运输网络与选定产业之间的连接。

最后,中国在快速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在推进制度和市场化改革,不仅是在国家治理方面,也在关键的交通运输和物流基础设施方面。例如,在筹资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和提高运营效率方面给予各港口自主权和地位。近年来对民营企业开放包裹递送服务,形成了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非洲决策者们面临的问题是,是组成具有规模经济效应的国家联合体参与竞争,还是向自由市场开放,让市场来推动整合。所有的选择都会对物流和基础设施带来影响,非洲国家和其他想要效仿中国模式的国家都应该衡量所有选择。

想对这个话题发表评论或提出建议吗?请在下面的评论栏里分享。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