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性别“主流化”–– 执行中不走样

Patricia Fernandes's picture
项目对村民会议的方式做出调整,让妇女更好的参与其中。

版本: English

无论何时何地,实现社会性别“主流化”都是世行支持的发展项目的目标之一。出发点非常简单––确保世行支持的扶贫活动让男女都能平等受益。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开发了一系列的工具:社会性别分析、区域性别行动计划、国家性别行动计划、按性别分列的成果指标、社会性别检查清单、战略和工具包等等。如此看来,这确实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任务,难免让人怀疑 “性别主流化”的种种政策是否能在执行过程中不走样。


今年初,我第一次参加了中国“贫困农村发展项目”检查团。临行时,我不禁好奇,在偏远的中国农村,项目团队在性别“主流化”方面究竟能有什么作为?项目文件中的表述的都很正确:“为每个省量身定制性别主流化战略”、“社会性别培训”、“按社会性别分列的数据”、“支持针对妇女特殊需求的活动”。但哪个项目文件不会这么写呢?

 

“贫困农村社区发展项目”的实施地是广西、四川和云南省的一些最贫困的地区,涉及大批的少数民族村寨。项目村几乎都是与世隔绝的。简而言之,该项目给项目村提供小额赠款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生计。村民根据自身的需求和重点来决定项目资金的用途。或许是因为地处偏远,这些社区有自己的方式来整合资源和做决策,而整个过程中,妇女的参与程度通常都不高。但是我发现,在我们所到之处,这种情况正在慢慢地发生改变。虽然还有很多挑战,但妇女确实有了更多的机会在村民大会上发言,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参加农业技术培训。

 

为使妇女获得更多的发言权,首先要弄明白过去她们不参加村民集会、不发言的原因是什么?是当地的习俗?还是农活太多忙不过来(特别是越来越多的男劳力去城市打工)?项目团队认识到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向当地妇女了解。经过访谈,项目团队在组织村民大会的方式上做了一些简单而巧妙的改变。

 

以广西省红水乡为例,苗族妇女通常没有机会在社区事务中发挥作用。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就是在全体村民大会召开前,先组织妇女单独开会。没有男人在场,妇女们能更自信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样一来,当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时,妇女们就能更清楚地说明他们希望利用项目资金来开展哪些活动。另一个改变是,在决定子项目的内容时,让人人都参加投票。这就打破了传统的一户一票、往往由男人出面代表一家人的制度。这种改变简单而有效,投票结果往往有利于妇女们最关心的问题,倾向于建学校和卫生所而不是修路架桥。不仅如此,项目组还确保在村级项目实施监督小组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代表。这意味着,村里的一部分妇女也能开始得益于各种培训,学习财务管理、采购、监督承包商和工程建设方面的宝贵技能。

 

这就是“社会性别主流化”战略如何在一个没有公路、没有自来水的贫困山村得以实施的。既然在红水乡能行得通,也就能推广到中国的其它地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