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城市建设案例(上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走路去都不超过10分钟。”
 
现年64岁的Toh太太每天穿过廊道步行10分钟到地铁站(大众捷运系统,或MRT),她喜欢这么走,这段有顶棚的步道把她的家与社区设施无缝连接起来,使行人免受日晒雨淋之苦。
 
Covered walk pathways and multi-level bicycle racks
有顶棚的步道和多层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走访几个社区后,我发现个个都是“实打实”的宜居典范,展现了新加坡卓越的城市综合设计水平。

5D紧凑型城市框架

我发现通过“5D” 紧凑型城市框架可以很好地诠释新加坡是如何提高宜居水平的:

5D框架表明,城市可以把多个高密度开发节点组合起来,在社区层面综合配套住房、就业和公用设施,通过公共交通把这些节点连接起来,中密度或低密度区域分布在其周边。

 A Resource Perspective.
资料来源:联合国环境署2018年。Sustainable Urban Infrastructure Transitions in the ASEAN Region: A Resource Perspective.
两篇博文中,我将分享我的发现,组屋社区如何为5D实践提供了优秀案例。5D要求围绕交通节点融合多种功能,利于步行和公共交通,并实现种族和收入的多样性构成。
 
第一篇博文将讨论前两个D — 最大化紧凑型城市形态的密度density)和功能的多样性(diversity),尤其是从社区层面促进社会包容上探讨。
 
新加坡人口密度很高,达到每平方公里约7,800人。而且不可思议的是,遍布全岛的23个组屋小镇的人口密度甚至更高。这些被称为“卫星镇”的小镇位于市中心以外,围绕主要交通枢纽而建,以Toh太太所在的武吉巴督社区为例,那里建有一个地铁站,直通市中心,同时与运营主要公交线路的换乘枢纽相连。
 
就功能多样性而言,这些卫星镇的建设基本上做到了就业和民生设施方面的自给自足。社区商场、当地市场都在交通枢纽周围,人们不必为必需品和生活设施跑远路。组屋区里各种设施应有尽有,如学校、托儿所、诊所、商店、“鲜活”市场、食品摊贩中心、游戏场地、运动设施以及祭拜场所,这些设施成为社区的有机组成部分。
左:社区广场上的祭祖活动;右:社区的运动场地 (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典型的社区摊贩中心,这里以价廉物美闻名,例如不到3美元就能买到一份一荤一素的盖浇饭。(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随着新加坡人口迅速老龄化,照顾老人依然是一个巨大挑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加坡推出了三代人组屋,支持鼓励几代人生活在一起。以Toh太太的二儿子为例,他住的宏茂桥是一个有14万5千人的大组屋区。他和妻子及一岁的儿子与岳母同住,因此排在了3,000名申请者前面,优先获得了该社区的一套三代人组屋。选择住在父母家附近的家庭或单身人士可以获得政府提供的特别购屋津贴。
 
此外,新加坡组屋区的一个独特之处是其种族多样化。新加坡是一个由许多民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大部分人口属于三个主要民族——华裔、印度裔和马来裔。
  
社会包容是新加坡社会的一个重要支柱,为了避免种族聚居,组屋区依据新加坡民族构成比例配额分配公共住房。这样,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们上同样的社区学校,一起踢球,不仅奠定了社会融合的基础,而且也令孩子们珍视文化和宗教的多样性。
 
探访组屋小镇时,我赶上了一场马来婚礼,婚礼举办地点在组屋大堂——大楼底层的开放空间。公共走廊被改造成了一个美丽的结婚礼堂,主人友好地邀请我这个陌生人参加典礼。
 
新娘新郎居住在这个大楼的二层。主人告诉我,以前有村庄时,新人会邀请所有村民参加婚礼。现在,组屋社区就代表着曾经岁月的“村庄”,他们在这里与亲朋好友近邻庆祝分享幸福时刻。
 
随着夜幕降低,婚礼就要开始了。我惊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底层公共空间变成了一个如此壮观的家庭欢聚场所,而人们以社区为家的共同归属感更令人动容。
组屋大楼底层举办的马来婚礼。(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继续阅读博文的下篇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