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教育因何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Harry A. Patrino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 Steve Harris / World Bank

517日至19日期间,在中国上海举办的“公平与卓越:全球基础教育发展论坛”上,世界银行将探讨上海在国际学业成就测评中所取得的骄人名次。论坛还将讨论其他国家如何借助良好的政策以改善教育质量。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急,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

  • 老子,中国古代哲学家、作家,以其著作《道德经》而名闻天下。他是道家学派创始人,并被道教及其他中国传统宗教奉为神。

目前,在校儿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例如,1950年,非洲地区的平均就学水平还不足两年,如今已超过五年。在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区域人口就学状况从1950年到2010年由两年提升至七年。增长率超过200%!至2050年,全球平均就学年数预计可跃升至十年。这意味着在一个半世纪以内实现超过五倍的增长。

然而,有1.24亿儿童和青少年尚未接受学校教育。同时,有超过2.5亿儿童在校学习数年后,仍不具备阅读能力。

对教育之于经济发展的关键性作用, 应了解以下五方面

教育是投资

知识与学习的重要性自文明之始即为人们所认识。柏拉图曾写道:“假若一个人疏于教育,他将颇足走完人生。”

但提出视教育为投资这种观点的,其实是一些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们。舒尔茨从教育投资阐释增长,加里贝克尔则提出了人力资本理论。

简言之,人力资本理论认为,教育投资可从较高工资中实现回报。而且,理论与实证估计已从当代科学那里取得支持,诚如詹姆斯赫克曼所作出的阐释。神经发生方面的研究告诉我们,学习行为可延续至高龄阶段。相较之年轻人群,对年老人群投资在成本与效益方面均会有所差异。对各年龄层能力较强工人的投资较之于投资于能力较差工人,可产生更高回报,以及能力形成于幼龄时期。

教育带来回报

总体而言,接受学校教育每增加一年,收入即可实现每年额外十个百分点的增长。这往往高于其他任何形式的个人投资。

 
人力资本的价值,即人力资本在全部财富中的比重是62%。这是生产资本价值的4倍,自然资本价值的15倍。从全球范围来看,政府、私营部门、家庭以及个人每年在教育培训方面花费超过5.6万亿美元。许多国家的教育支出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或国家预算的20%。教育行业为将近五分之一的就业人口提供工作岗位。

另外,接受学校教育的个人回报,即个人从就业市场得到的回报也与日俱增。这种回报在非洲地区提升了超过20%,在东亚及太平洋地区提升了超过14%。近期的一大变化是,目前高等教育回报最大。

就业市场需要的技能正在发生变化

当就业市场作出调整以适应自动化技术时,技术与教育之间的角逐成为导致回报模式改变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全新世界,工人的竞争力受制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表现欠佳的教育体系。技术变革与全球竞争要求人们掌握能力,并获得多项新技能。

各国可参与竞争,并从中取胜

为了在当今就业市场提高胜算,我们需早做投资,并投资于相关性技能(如下所列)。总之,通过对3A即自主、问责和评估加大关注,各国需明智地开展投资。各国需注重教师队伍、幼教发展以及文化等方面。

 

注重成效尤为重要

好的教育系统帮孩子早做准备,不断自我革新,并借助信息实现改进与问责。问责信息相当凑效,高风险评价如此,低风险评价也如此。无论如何,以测试为基础的绩效问责符合成本效益。“即便问责成本达到目前水平的10倍,它仍未及公共教育成本的百分之一。”(Hoxby)

扩大机会,但注重公平

各国需提高教育质量,力求卓越性,并在高效公平的基础上扩大机会。这意味着保障弱势青年群体入学并学业有成。

尽管学校教育通常回报可观(Psacharopoulos and Patrinos 2004),其效果却不尽相同(Montenegro and Patrinos 2014)。针对成绩欠佳的学生,要提供更好的资讯,以及更强大的支持网络,协助他们应对挑战、完成高等教育。针对那些有可能对收益或成本估计不足的弱势学生及家庭,也要提供更多的有利资讯。

教育的确是消除贫困及不平等的最有力武器之一,并为可持续经济发展奠定基础。让我们开动起来,加大对教育的投资。

在Twitter上关注Harry Anthony Patrinos@hpatrinos

您可以在TwitterFlipboard上找到关于世界银行集团教育领域工作的更多信息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