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在竞争中屹立不倒?从下而上的“官商民合伙”有助突围而出

|

This page in:

在世界经济论坛的《2016-2017 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香港竞争力下跌了两位至全球第九,报告指香港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怎样“将这个世界前列的金融中心发展成创新基地”。
 
有人认为这些忧虑无的放矢,毕竟香港人均 GDP 达 42,000 美元,而且过去 5 年 GDP 增幅可人,每年平均为 3% ,羡煞不少发达经济体。

不过,如果大家深入研究数据,便会发现香港在推动未来经济发展方面危机四伏。 除了金融及保险业外,香港目前GDP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所谓”非贸易”(non-tradable)行业——即非高度知识性或创意的行业,例如建筑和公共行政。
 
根据世界银行最近的硏究《最具竞争力的全球城市 : 就业与经济增长》,一个城市要经济持续发展和职位空缺不断,便需由“可贸易”( tradable )的行业带动,即行业的产品或服务在国际上可以买卖和与人竞争。 可贸易行业的一个共通点,就是要面对激烈的竞争,为了突围而出,大家都投资在研发和开创新知识上,令行业创意不断,精益求精。 对比亚洲和全球的同业,香港在关键的“知识”和“创新”方面都有所不及。
 
虽然我们都急切希望增强经济实力,但切实的行动却寥寥可数。 要在全球竞争中突围而出,香港究竟何去何从?



图:要在全球竞争中屹立不倒,就如在浪涛中驾御船只般努力不懈,否则不进则退。

11月在日本横滨举行的世界银行智能城市会议,展示全球不少地方从下而上、由民间带动改变的例子,正是积极求变的优良示范。 譬如对于横滨成功蜕变成“港未来21”(Minato Mirai 21)商业中心区,不少与会者都赞叹不已。
 
Minato Mirai 意为“未来的海港”,它是横滨由古旧小镇发展成新颖环保城市的实证。 “港未来”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本来是大型船坞,后来成功蜕变,关键在政府锐意推动私营企业发展新科技,例如燃料电池自动车(fuel-cells car)、能源保育和其他环保意念,大大促进经济发展。 同时,不少这些意念由公众参与达成,例如其中一个平台“Local Good Yokohama”,让市民分享想法和参与城市的活动。 同时,许多如横滨等的日本城市在发展过程中面临许多重大挑战,如提升竞争力、新旧之间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等,世界银行一直积极透过其“东京开发学习中心”(Tokyo Development Learning Center)的项目,向这些城市提供实际的应对方案。

其实,今时今日,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公民参与决策已愈来愈常见。 而从政者也更从善如流,在厘定政策和规划基建时,广纳民间和大众的意见。 政府(Public 即“官”)、私营机构(Private 即“商”)和市民大众(People 即“民”)大可结成伙伴( Partnership),是为“官商民合伙或“4P”,从下而上合力推动政策和基建等社会事务。这样,透过鼓励公众参与,便可消弭对立,也令权责更分明。

而运用最新科技,如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来迅速获取和分析公众数据也非常重要,因而可以作出有效的响应,故此世银研讨会上,与会者对“应用编程接口”( APIs )的重要性甚有共鸣。 APIs方便用户以多种格式下载数据,是洛杉矶市政府新近推出网站GeoHub的成功秘诀,因为它催生了许多便民的手机程序(apps)。 我认为香港智能城市试点“起动九龙东”大可试行这个“官商民合伙”模式并结合开放的APIs;这也是香港应对人口老化和劳动力递减引致竞争力不前的良方妙药。

香港人口老化问题由于婴儿潮一代步入退休年龄已日趋严重。 统计处公布,在2015年,全港700万人口中,年逾65岁的人口达112万,其中15%更在 85 岁以上;到 2040 年,三个人之中便有一人达 65 岁。

为了应对人口老化问题,我们要串连起邻里(民)、医生和照顾者(商)以及政府(官),合作组成一个完善而主动的智能保健系统,使市民享有安全、健康而丰盛的生活。 智能城市联盟最近在一份建议书中,就指出透过官商民合伙,可以建构一个三管齐下的智能保健系统,包括:

( 1 )“主动的智能健康监测”:透过物联网去侦察长者的实时健康指针,并联系该长者的家人、医生、诊所和医院,全面作出有效健康管理;
( 2 )“预测性的智能健康分析”:医疗人员侦测到紧急的健康问题,并提供实时而个人化的治疗;
( 3 )“预防性的智能保健小区网络”:由于电子病历互通,医生可透过遥距医疗为长期病患者诊症。 一旦有紧急状况,就近的邻里或医疗人员会收到信息,可以迅速响应。

以上的例子旨在说明,香港如何在“官商民合伙”的框架下,配合最新的科技解决人口老化的问题。 此外,从传感器网络规划、生物统计数据监测、社会行为模式建立的工作,以至大数据分析、建构急性疾病的预测模式等,全是新框架下创造的崭新工种,令就业机会不再限于从事传统的医疗和护理工作。

“Smart City (SC) means Competitive City (CC)”(智能城市即是具竞争力城市),这是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最近说过的一句很精警的说话。 事实上,如果政府能牵头带领推动和城中各界人士的合作,不单能有效应对人口老化的挑战,更可改善施政效率,最终成就香港维持最具竞争力城市的全球地位。

 

Authors

Dr. Winnie Tang

Chairman of the Steering Committee of the Smart City Consortium in Hong Kong

Joi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