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3月 2014

我与世界银行公开数据网站

Dong Yang's picture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说到数据库服务,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尽相同,有的人认为数据库服务是一种个性化的服务;有的人认为数据库服务一种增值服务;也有的人认为数据库服务是一种面向解决方案的服务等等。对于我等莘莘学子而言,在科研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数据库服务了。
 
数据库服务作为知识服务的一种形式,应当适应不断变化的用户需求,既要支持知识消费,也要支持知识创造。数据库服务的作用,不仅应当将“数据”转化为“成果”,更应当将数据本身的“物”的属性升华为“人”的属性,利用本身丰富的资源和服务帮助用户提升其自身的创造力,达到凝聚智慧和创造知识的目的。在我眼中,世界银行公开数据网站正是发挥了这样的作用。

大数据正如幽灵般困扰着当今世界,但数据革命已经启动了吗?

Prasanna Lal Das's picture

随着业余黑客和机读技术成为数据分析的核心组成部分,数据供求格局的变化正在重组特权知识阶层。传统型专家可能希望数据格局逐渐演变,但一项由私营部门从业人员主导的数据革命可能已同时启动。Prasanna Lal Das认为,相关合作机制应吸纳这些从业人员,因为对他们而言,数据革命已然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事实

当前并非首个革命年代其力度在一些时期要大于另一些时期。同样,传统上由知名人士和“专家”把控的数据领域也在变化。这种情况甚至有可能点燃至少部分革命热情,由知名人士组成的高级专家组就后2015年发展议程撰写的报告呼吁实行“数据革命”以便“为问责和决策目的加强数据和统计工作”以来尤为如此。但是,官方数据革命进程缓慢,这有时会使人心存疑问:这一革命是否会成为官僚自身、由其开展且为其服务的一场革命,或者是否会成为真正改变我们评估当今世界的方法、评估内容以及评估人员构成的一场革命。

女性从参与就业到获得机会:数据为我们揭示了什么?

Jeni Klugman's picture

世界银行新报告《工作场所性别平等》强调指出,要从多个方面评估就业领域性别平等状况。对这一问题的分析越全面,出台的政策方案也就会越全面。

该报告试图把单一指标用作衡量一国在性别平等状况和对女性经济赋权两方面排名的标尺。其它任何一项指标都没有劳动力中女性的参与率更具说服力。每年,该报告均针对绝大部分国家提供这一数据——目前,全世界214个国家中,183个国家的数据可通过性别数据门户网站查到。在所有关乎性别的经济指标中,这一指标是个例外。这些经济指标往往零散、不规律且不可靠。就各国排名而言,这种状况会给人留下不全面乃至被误导的印象。

哪个国家女性在议会的参与率最高?

Leila Rafei's picture

各国议会联盟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世界各国“女性在议会的参与率”排行榜上,卢旺达位居首位,其2013年女性议员在议会中所占席位高达近64%。从全球看,女性议员平均约占议会席位总数的20%,高于十年前的15%。

排名前十位的国家中既有高收入国家,也有低收入国家,其中一些国家通过法律规定了女性议员所占额度,另一些国家则无此规定。卢旺达属于低收入国家,其排名居首位,其次为安道尔(女性议员占50%),第三位为古巴(占49%)。瑞典是在未规定女性议员额度情况下女性在议会的参与率最高的国家,其女性议员占议会席位总数的44%。

女性议员占国家议会席位总数比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