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finances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主权债券发行进入高峰期

Rasiel Vellos's picture

新发布的2016年《国际债务统计报告》表明,一些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主权债券发行量飙升,其中包括受益于两项减债动议——《重债穷国动议》和《多边减债动议》的国家。

1: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不含南非)公共债券和政府担保债券发行量(2011-2014

上图表明,某些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国家的主权债券发行量在过去四年间出现了大幅增长。2011年底,债券发行总量为10亿美元;到2014年底,发行总量飙升至62亿美元。全球市场形势稳定和较高的投资回报潜力为此类债券进入国际资本市场铺平了道路。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此类债券的平均回报率为6.6%,平均期限为10年。
 
上述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发行的主权债券被用作未来政府和企业债券市场发行债券的标杆,从发行此类债券募集的资金被用于管理公共债务和投资建设基础设施。

新兴市场国家公开数据催生的公司崛起

Alla Morrison's picture


利用实时数据绘制交通流量地图。

要点 --

  • 过去五年间,全世界出现了很多新组建的数据公司。其中,大部分公司使用某种类型的政府数据。
  • 大量数据公司所处的领域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存在大量发展机遇。
  • 拉美和亚洲地区制定有面向数据催生公司的可行融资计划。最理想的融资类型为股本融资,其次为准股本融资,融资额介于10万~500万美元之间,平均融资额介于200~300万美元之间。估计融资需求总额可能超过4亿美元。
公开数据的经济价值不再是假设了
人们怎样才能通过类似于人人可免费享用的空气的公开数据赚钱呢?世界银行集团是否应该对刚刚兴起的数据行业发挥催化剂作用呢?如应该,哪些措施将最为有效?促进公开数据催生的公司发展能够推助实现世界银行集团与贫困作斗争和促进共同繁荣的两大目标吗?

2013年6月,世界银行公开财务数据工作组召集拉美地区公开数据公司代表,参加在乌拉圭召开的公开数据公司业务模式研讨会,分享其业务模式、成功案例以及面临的挑战。此后,上述问题一直是该工作组考虑的首要问题。通过乌拉圭研讨会,我们希望找到以下问题的答案:公开数据是否可以推动新建可持续发展的公司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为此,我们对两种假设进行了测试,一种是公开数据具有经济价值,并且这一价值超出了透明度和问责性增强所产生的效益;另一种是采用了可持续业务模式的公开数据公司依然存在于新兴经济体。

大数据正如幽灵般困扰着当今世界,但数据革命已经启动了吗?

Prasanna Lal Das's picture

随着业余黑客和机读技术成为数据分析的核心组成部分,数据供求格局的变化正在重组特权知识阶层。传统型专家可能希望数据格局逐渐演变,但一项由私营部门从业人员主导的数据革命可能已同时启动。Prasanna Lal Das认为,相关合作机制应吸纳这些从业人员,因为对他们而言,数据革命已然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事实

当前并非首个革命年代其力度在一些时期要大于另一些时期。同样,传统上由知名人士和“专家”把控的数据领域也在变化。这种情况甚至有可能点燃至少部分革命热情,由知名人士组成的高级专家组就后2015年发展议程撰写的报告呼吁实行“数据革命”以便“为问责和决策目的加强数据和统计工作”以来尤为如此。但是,官方数据革命进程缓慢,这有时会使人心存疑问:这一革命是否会成为官僚自身、由其开展且为其服务的一场革命,或者是否会成为真正改变我们评估当今世界的方法、评估内容以及评估人员构成的一场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