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2019年国际债务统计》:2017年末外债存量逾7万亿美元

Evis Rucaj's picture
The 《2019年国际债务统计》 (IDS) 报告刚刚发布。
报告 介绍了2015年世界各经济体外债和资金流量的统计数据和分析结果,提供了大部分公布统计数据的国家1970年至2017年的200多个时间序列指标。获取该报告和相关产品,您可以:

 
该报告是在2017参照期结束后的短短10个月发布的,它使得全面债务统计数据的获取速度快于世上任何时候。报告给出了各国以及各地区和分析组别的全面外债存量和资金流量数据。

除了在网上以多种格式公布的数据,该报告还对全球债务格局进行了简明分析。今后一年内,该分析将通过一系列《债务公报》 得到拓展。



这些数据是在世界银行对其借款客户资信状况进行监测过程中制作的,同时被其它机构广泛用于分析和业务工作。周而复始的债务危机(包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凸显了计量和监测外债存量和资金流量以及可持续管理二者的重要性。以下是该报告中分析结果的几个要点:

受债务流入净额反弹推动,2017年流入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资金(借款和股权投资)净额增长了61%,增幅为此前三年之最。

2017年资金流净额增至1.1万亿美元,这一增幅上次出现于2013年。资金流总净额的反弹受到了借款净额增加的推动,后者从2016年的1810亿美元升至2017年的6070亿美元,2013年以来首次超过了股权投资流入净额。长期和短期债务流入量的飙升推助了借款净额的增加。外国直接投资——长期以来被视为多变性资金流量的最稳定且最具韧性的组成部分——连续第二年出现收缩,2017年进一步缩减了3%。对照而言,2017年组合股权投资流入净额增至570美元,同比增幅达29%。

2017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外债总额增至7.1万亿美元,增幅达10%,增速快于2016年的4%。  
2017年各地区趋势外债累积趋势各异。2017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外债累积速度快于其它地区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该地区外债存量总额较之2016年的5350亿美元增长了15.5%。推动这一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该地区前两大经济体尼日利亚和南非借款额的飙升,其外债存量分别增长了29%和21%。

2017年,南亚经济体的外债存量规模平均扩大了13.3%,孟加拉国(23%)和巴基斯坦(17%)居前两位;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外债存量平均增长了11.7%,其中埃及增长了23%,黎巴嫩仅增长了5%;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国家(不含中国)的外债存量平均增长了9.3%;欧洲和中亚地区以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增长了2.5%。

 

2017年,尽管对债务可持续的关切增加,但全世界最穷国的公共部门实体仍大量借取外债。面向仅为国际开发协会成员国的新增贷款承诺总额达430亿美元。尽管官方债权人继续占长期外债存量的最大比重(75%左右),但从私营部门债权人的借款增速最快。2017年年底,所欠私营部门债权人的外债增至830亿美元,占长期外债的26%。多边债权人仍属最大的债权人组别,但其2017年年底占长期外债的比重从2008年的53%下滑至43%。在仅为国际开发协会成员的59国中,12国2017年年底占外债存量的比重达65%;其中,孟加拉国为最大的借款国,其2017年年底外债存量达472亿美元;其次为埃塞俄比亚(260亿美元),加纳(220亿美元)和苏丹(217亿美元)分列第三和第四位。

今后接个月中,您可以通过“数据博客”和世界银行推特账户@worldbankdata了解到关于该报告的更多内容。如您对该报告或我们的其它数据产品有任何疑问,请访问我们的数据帮助平台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