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从公开数据到发展影响 — 私营部门的重要作用

Prasanna Lal Das's picture

公开数据是否能够导致减少能源消费(并因此减缓气候变化的速度)?公开数据是否能够帮助改善孕产妇的医疗服务(并因此带来公共服务提供领域的改善)?公开数据是否能帮助农民和农作物保险商提高农作物的预测水平(并因此带来更明智的农业投资决策)?公开数据是否能够使公民具有战胜警察部门腐败的能力(并因此帮助推动法制)?

公开数据是否具有超越透明度和问责制的力量?

对以上所有问题的回答就是一个响亮的“是”— 至少在发展经济学方面是可以这样认为的。私营部门不断创建新的、利用公开数据提供服务的企业和服务,这些企业和服务不仅具有商业上的可行性,还可以产生积极的发展影响。像Opower(节省了超过30亿瓦时或大约3.2亿美元的公共事业费用)、Dimagi(建立了基于蜂窝电话的数据以帮助提供孕产妇医疗服务)、气候公司(Climate Corporation) (改善了农作物的预测、以及许多其他企业,就是若干主要建立在公共可获得的数据(that 近期的《经济学家》杂志将其喻为“一个新的金矿”)的基础上的快速增长的“新资产阶层”的例子。它们不仅有可能对经济而且还有可能对发展结果产生变革性的影响。这是一个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发展机构刚刚开始注意到的领域。

目前的问题是,发展机构能做什么来促进这个市场和加速有关的发展结果,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私营部门公司应该怎样共同利用被McKinsey估计为价值超过3万亿美元的公开数据市场中的商业和发展机遇?我们怎样确定人们是否在以新的和有趣的方法使用着不断增加的公开数据,就像早期的公开数据先驱者所希望的那样。

市场缺口是什么?

虽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数据对发展中国家的变革性发展影响所带来的市场机会和潜力,但发展中国家的数据部门的商业活动却十分有限。我们认为,有一系列相互联系的因素阻碍了市场的发展:

  • 可重复使用的或公开的数据的数量也许是主要的障碍。如果数据是产业的主要原材料,那么企业就只能在能够获得大量数据的情况下才能兴旺发达。造成这个缺陷的主要原因是 –
    • 在不受版权限制的领域中“高价值的”公开数据相对很少(一般来说,大部分第一波的公开数据的级别都太高)
    • 除了透明度之外,对政府公开数据仍然没有明确的价值主张
    • 有时公开数据可能是很昂贵的 — 无论是从前期工作还是从管理/维护的角度来说
    • 政府可能不熟悉公开数据的平台,或可能没有适当的平台
    • 还没有政府能够为之努力的、明确的可接受的“最低限度的可行的”公开数据“标准”
  • 发展中国家在公开数据方面的政策/管理环境不健全 –
    • 在什么样的数据能够或不能够公开以及为什么方面,只有很少数的几个政府建立了明确的法律/法规
    • 在最大限度地发挥公开数据的使用潜力、同时考虑到合法隐私和知识产权方面,只有很少数的几个政府建立了明确的法律和经济指南
  • 该部门存在人力资本缺口 –
    • 缺乏受过培训的数据科学家,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
    • 在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缺乏能够促进、保持、以及从数据推动的开创性活动中受益的企业家精神的生态环境的局面,加重了这种状况
  • 新兴的智能数据企业的融资能力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
    • 投资商仍然很关切该领域中“缺乏高质量的投资机会”的问题
    • 投资规模也是一项关切。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往往需要很少的投资,或更适合获得赠款

前景

因此,虽然过去两年来拥有公开数据方案的国家的数量快速增长,但数据的商业价值仍然没有得到利用,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这表明失去了一个减轻贫困和增加共享的繁荣的机会。这也是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在继续公开更多的政府数据方面所面临的一个障碍。

那些与政府和私营部门密切合作的发展机构、以及那些利用公开数据的变革性潜力以达到使公开数据对话超越透明度和问责制并带来发展影响、数据使用/利用、以及经济结果的发展机构,面临着一个明确的机会。好消息是,在上述挑战的各个领域已经有很多好的动议,然而这不是一个单独的灵丹妙药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这方面面临着融资缺口,但融资本身并不是答案。同样,在公开数据、人力资本、以及政策和管理环境方面也存在着挑战,但单独应对任何一个这种挑战是不会收到很好的效果的。采取一种协调的、能在整个循环中建立积极的反馈回路的方法才是有益的。就是某种将公开数据服务链条与商业影响明确联系在一起的东西。

谁能迎接这个挑战?请看我们在这里提出的几个建议,但我们期待着从你那里听到你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