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女性从参与就业到获得机会:数据为我们揭示了什么?

Jeni Klugman's picture

世界银行新报告《工作场所性别平等》强调指出,要从多个方面评估就业领域性别平等状况。对这一问题的分析越全面,出台的政策方案也就会越全面。

该报告试图把单一指标用作衡量一国在性别平等状况和对女性经济赋权两方面排名的标尺。其它任何一项指标都没有劳动力中女性的参与率更具说服力。每年,该报告均针对绝大部分国家提供这一数据——目前,全世界214个国家中,183个国家的数据可通过性别数据门户网站查到。在所有关乎性别的经济指标中,这一指标是个例外。这些经济指标往往零散、不规律且不可靠。就各国排名而言,这种状况会给人留下不全面乃至被误导的印象。

诚然,女性在劳动力中的参与率要低于男性。从全球来看,女性在劳动力中的参与实际上已下降了两个百分点,即从1990年的57%下降到2012年的55%。不过,在卢旺达和坦桑尼亚等一些最穷国,女性参与率接近90%。但这并不意味着女性获得了好的工作,从事高产作物种植,经营盈利企业,也不意味着她们与男性挣得一样多。相反,同其它低收入国家的女性一样,坦桑尼亚女性更集中于非正规就业、生计型农业和贸易等领域,而男性则主导工资类和正规领域就业,尤其是制造业、建筑业、交通和金融等领域。*如身陷绝对贫困,则女性在劳动力中的参与率通常更能反映其就业必要性和生存状况,而不是其面临的选择和机会。

图1中的图形反映了从多个方面评估一国性别贫困状况排名的重要性。图中比较了我们掌握数据的十大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三分之一。在所有国家,女性均不太可能加入劳动力;除巴西外,就业女性从事工资类工作的可能性要低于就业男性。以土耳其为例,其男女工资差距似乎相对较小,但两性在工资类工作方面的参与率和就业率方面存在很大差距。

图1:有必要从多个方面评估就业领域性别平等状况
来源:《工作场所性别平等》、《世界发展指标》、《2013年世界发展报告》统计数据附件(除墨西哥外,工资差距数据来自联合国统计司)。

盖洛普公司数据显示,除欧洲和中亚地区外,其它所有地区的女性全职从事工资类就业的可能性均低于男性(参见图2)。此类就业岗位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收入、更好的劳动保护以及更强的主观幸福感。另外,《工作场所性别平等》从收入、工作岗位类型、就业领域、农户生产力以及企业主企业的规模和利润等多个方面,就性别差异给出了大量实证资料。

图2:受雇女性一般不太可能为雇主从事全职工作
来源:对盖洛普公司2012年世界民调数据的就业领域性别贫困状况分析。图中数据为各国人口加权平均数据。

图3表明,在有数据的经济体中,各经济体在两性成为雇主方面普遍存在差异,男性更易成为雇主。其中,只有37个发展中经济体公布了2011-2012年的这一指标。同衡量就业领域性别平等状况的其它众多关键指标一样,这一指标反映不出各国既关注女性参与情况又关注更广泛的平等经济机会的能力。就全世界绝大部分贫困人口就业的非正规经济体而言,收入和工作特征方面的分性别数据尤其缺乏。就业领域方方面面数据的缺乏意味着分析方方面面问题且监测进展情况的能力较低。

图3:在有数据的每个国家,就业女性不太可能成为雇主
来源:《世界发展指标》

数据方面的势头固然良好,但各国政府必须要把提供分性别数据列为一大政策重点。为此,该报告突出指出了当前存在的数据缺口,其中包括被一项联合国倡议优先列为最低性别指标的数据。参见《工作场所性别平等》,更全面地了解数据分析结果、就业领域性别平等的制约因素以及消除这些因素的政策途径和私营部门途径。
 

Gender Data Portal figures


*Ellis, A.和M. Blakden等人(2007)。《坦桑尼亚的两性与经济增长:为女性创造更多机会》(Gender and Economic Growth in Tanzania: Creating Opportunities for Women)。世界银行,华盛顿特区。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