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促进数据革命的全球合作机制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的?

Grant Cameron's picture

//openclipart.org/detail/168029后2015年议程将把重点放在证据上。“什么有效就资助什么”这一口头禅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流行,决策者们急于找到更好的数据,以设计行动计划和监控执行情况。后2015年发展议程的高级专家小组明确地表明:它希望看到一场全球范围的“数据革命”。

革命需要革命者(其实现在已经有若干真正的数据先锋人士)。但全世界各式各样的团体怎样才能共同推动产生更好的发展数据呢?专家小组建议,建立一种新的“发展数据全球合作机制”。本文提出了这种机制应该怎样运作的建议以及它与以往的工作有什么不同的初步思路。我希望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提高数据的数量、质量、可获得性和可使用性

这种合作机制的目的应该是在国际范围内推动提高发展数据的数量、质量、可获得性、以及可使用性。简言之,它应该能加强和保持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并调动资源来解决这些问题,以应对导致发展中国家在数据使用和覆盖面方面的差距的市场失灵问题。

一个广泛的、包容性的框架,以及时应对新趋势

这种合作机制的新颖之处反映在合作方的广泛性和它所进行的合作活动。随着技术、数据、以及数据用户和提供方的快速进步,这种合作机制必须包括广泛不同的成员 — 政府、国家数据官员、捐助机构、全球和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学术和研究机构、以及私营部门,等等。它必须投资于研究,并保持在顺应新趋势和概念方面的灵活性。

由于对包容性和灵活性的要求、以及预期的宣传和召集任务,这种合作机制最好由工作小组以网络模式运行,即由一个灵巧的秘书处松散地联系起来的许多单位,以帮助促进虚拟的和亲身的合作、公众交流、以及向高级会议的报告,等等。

目标环境的诊断和监控

在国家层面,考察主要数据领域中4-5个问题域的数据诊断性评估,可以提供初步的工作和目标环境信息。每个问题域都应该包括:

  • 数据的覆盖面和质量
  • 数据记录
  • 数据的可获得性,可使用性和“公开性”
  • 技术基础设施和数据管理
  • “可替代的”数据来源的使用 – 新的数据采集方法、通过公共服务提供采集的数据、 以及(当然了) “)大数据”。

工作小组和旨在缩小数据差距的资助来源

工作小组最初的组建目的是从事各问题域的工作。它们应该是根据共同的兴趣、有益的能力组合、以及上述诊断所确认的需求而自发组成的小组。这些小组以问题域为工作重点,并应该和假定可以根据需要逐步发展扩大。不是所有的合作成员都应该参与解决每一个问题。

这种合作机制可以尽可能地提供一种共同的资助来源。可以根据具体问题的性质来决定资助的手段。可以在现有的支持数据产生、使用、以及可获得性的资助手段的基础上,增加以下手段:

  • 前端收费式数据投资(对早期确定某些基准来说很有益)
  • “挑战”资金,建立在诊断工作的基础上。例如,合作机制可以组织有关怎样解决重要问题的想法的全球竞赛,并资助最佳建议或结果的实施。
  • “创新”资金,目的是当可替代的数据资源在发展中国家变得很普通的时候,资助将研究成果转变为使用这些资源的最佳方法的工作。

让我们开始吧

我们不知道这种合作模式是否能够成功,因此我们需要通过试验和实验的方法来快速地测试这种模式。我们将以对若干国家的若干问题域进行一项快速的评估开始。我们可能会组建一些试验性的工作小组,以找到缩小差距的方法。这里,我们的重点将是找到在其他国家有效的做法(在相同的环境下)的例子,然后把它用于实践。随着我们发现什么新形式的合作机制是有效的,解决的问题的范围将会扩大。

你是个数据革命家吗?你能帮我们发动一场数据革命吗?

别忘了观看10月10日星期四的"后2015年全球发展框架"现场节目。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