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我从韩国来到美国,那时候韩国是一个很穷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专家、也包括世界银行的专家都认为韩国毫无经济增长的希望。   我们全家先是搬到得克萨斯州,后来又搬到爱荷华州。那时我才5岁,我和哥哥姐姐都不会说英文,而我们的邻居和同学们大部分都从未去过亚洲,我感觉就像个地地道道的老外。

金墉 |

本周,全球食品安全伙伴机制将在开普敦召开第三届年会。本次年会闭幕后,圣诞节假期即将到来,届时人们应会把食品安全问题抛之脑后。不安全食品给人口和整个经济造成了沉重代价,同时也被视为200多种疾病的首要致因。不过,安全食品无需是高档美食,这正是世界银行集团工作的动力所在。能够获得食品并不能保障食品安全。我们日益认识到食品安全如何对人口产生影响,尤其是对贫困人口的生活和生计的影响。…

Juergen Voege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