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

Kristalina Georgieva |

在我们开展下一轮国际开发协会增资之际,我们有机会将这些经验纳入以受脆弱和冲突影响国家为重点的业务计划之中。

Kristalina Georgieva |

尽管人力资本项目和《人力资本指数》在短短六个月之前在巴厘岛启动和发布,但关于健康投资的讨对话已然呈现了良好态势。

Sanam Roder-DeWan, Francisca Ayodeji Akala, Jeremy Veillard, Tim Evans |

如果数以百万计贫困和脆弱人口正在消费的物品不安全,我们就不能彻底消除极端贫困,也不能促进共享繁荣。

Simeon Ehui |

世行工作人员撰写了系列博文,重点讨论可持续发展目标和2016年版《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数据,本中即是其中之一。本文引用了《世界银行农村出行便捷指数》中的数据以及《采用新技术度量农村出行便捷度》报告中给出的结果。 尼泊尔54 %的农村人口居住在距全天候道路2公里的范围内。 尼泊尔农村出行便捷指数,2015 根据农村出行便捷指数项目2015年进行的测算,…

Edie Purdie, Adam Diehl, Atsushi Iimi |

不平等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无论其为富国、穷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一些不平等问题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暂时副产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速度同时致富。但在大多数人都受到经济和社会萧条的影响时,不平等问题将对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构成真正威胁。 因此可以说,高度且持续的不平等不仅有悖于道德规范,而且还是破碎社会的一种表征。它有可能导致难以根除的贫困问题、遏制经济增长并引发社会矛盾。…

英卓华 |

​图片: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请想象以下情景:您今天吃完早饭时,全世界城市人口增长了1.5万人左右。到今天结束时,这一数字将增至18万;到本周末,它将增至130万。在空间如此广阔的地球上,城市人口的这一增速就像把所有人集中到面积与法国一样大的某个国家。 目前 ,城市是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居住地,也是人口增长越来越快的地方,还是不久后大部分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那么,…

凯斯•汉森 |

过去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已帮助全球10亿人摆脱了极度贫困,但目前尚有10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11亿人未用上电,25亿人未用上环境卫生设施。对这些人而言,经济增长尚不具备足够包容性。 此外,经济增长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实现的。尽管环境退化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影响,但贫困人口更易遭受极端天气事件、洪灾和气候变化影响。   发展专家、政策制定者以及世界银行等发展机构已总结出了一大经验:要成功终结贫困…

英卓华 |

你叫萨拉,你居住在纽约或内罗毕,你把时间主要花在照料家人和做小买卖上。你的日子过得比你母亲舒适,你孩子的前途比你原本期望的更光明。然而,当你丈夫对你不断做大买卖的压抑已经的不满变得具有暴力性并痛打你之时,这种光景就不复存在了。 不久后,他便开始监控你的通话记录和去处,轻视你并毒打你。他有时会向你道歉,而你也希望情况有所好转。但当他知道你打算以自己名字开个银行账户时,他便放火烧掉你的商店,…

Caren Grown |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 600多个村子里,…

约阿希姆•冯•安伯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