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

Kristalina Georgieva |

在我们开展下一轮国际开发协会增资之际,我们有机会将这些经验纳入以受脆弱和冲突影响国家为重点的业务计划之中。

Kristalina Georgieva |

尽管人力资本项目和《人力资本指数》在短短六个月之前在巴厘岛启动和发布,但关于健康投资的讨对话已然呈现了良好态势。

Sanam Roder-DeWan, Francisca Ayodeji Akala, Jeremy Veillard, Tim Evans |

如果数以百万计贫困和脆弱人口正在消费的物品不安全,我们就不能彻底消除极端贫困,也不能促进共享繁荣。

Simeon Ehui |

世行工作人员撰写了系列博文,重点讨论可持续发展目标和2016年版《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数据,本中即是其中之一。本文引用了《世界银行农村出行便捷指数》中的数据以及《采用新技术度量农村出行便捷度》报告中给出的结果。 尼泊尔54 %的农村人口居住在距全天候道路2公里的范围内。 尼泊尔农村出行便捷指数,2015 根据农村出行便捷指数项目2015年进行的测算,…

Edie Purdie, Adam Diehl, Atsushi Iimi |

不平等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无论其为富国、穷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一些不平等问题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暂时副产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速度同时致富。但在大多数人都受到经济和社会萧条的影响时,不平等问题将对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构成真正威胁。 因此可以说,高度且持续的不平等不仅有悖于道德规范,而且还是破碎社会的一种表征。它有可能导致难以根除的贫困问题、遏制经济增长并引发社会矛盾。…

英卓华 |

​图片: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请想象以下情景:您今天吃完早饭时,全世界城市人口增长了1.5万人左右。到今天结束时,这一数字将增至18万;到本周末,它将增至130万。在空间如此广阔的地球上,城市人口的这一增速就像把所有人集中到面积与法国一样大的某个国家。 目前 ,城市是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居住地,也是人口增长越来越快的地方,还是不久后大部分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那么,…

凯斯•汉森 |

过去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已帮助全球10亿人摆脱了极度贫困,但目前尚有10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11亿人未用上电,25亿人未用上环境卫生设施。对这些人而言,经济增长尚不具备足够包容性。 此外,经济增长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实现的。尽管环境退化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影响,但贫困人口更易遭受极端天气事件、洪灾和气候变化影响。   发展专家、政策制定者以及世界银行等发展机构已总结出了一大经验:要成功终结贫困…

英卓华 |

图片说明: 感染埃博拉的阿特丽斯˙亚多罗痊愈但失去了3个孩子 ©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3月5日,利比里亚医生让痊愈的英语教师比阿特丽斯˙亚多罗出院,他们希望她是最后一名埃博拉患者。不幸的是,上周五在利比里亚又有一个人被检测出埃博拉病毒呈阳性。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已造成1万多人死亡。 这个坏消息提醒我们,世界必须保持警惕,坚持我们必须将各地的埃博拉病例降为零。…

金墉 |

11名足球明星加入了抗击埃博拉病毒运动 请想象一下世界杯赛场上一支球队的队员站在球场上目睹另一队队员带着球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射门得分时的场景。如不采取行动来帮助患病人群并保护健康人群,那么身为地球公民的我们就会让埃博拉病毒赢得这场生死攸关的比赛。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11月9日,六个国家累计报告了14098例埃博拉病毒确诊、可能及疑似病例,死亡人数已达5160人。几内亚、…

Korina Lope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