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

Kristalina Georgieva |

过去十年间,女性创业能力培育方面的进展加快。不过,女性企业主在创业过程中继续面临诸多障碍,其中之一是其工作地所在的经济体的法律法规框架设置的障碍。

Maereg Tewoldebirhan Alemayehu, Kavell Joseph |

if("undefined"==typeof window.datawrapper)window.datawrapper={};window.datawrapper["S5gJ8"]={}, window.datawrapper["S5gJ8"].embedDeltas={"100":696, "…

Tariq Khokhar |

世行工作人员撰写了系列博文,重点讨论可持续发展目标和2016年版《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数据,本中即是其中之一。本文引用了《世界银行农村出行便捷指数》中的数据以及《采用新技术度量农村出行便捷度》报告中给出的结果。 尼泊尔54 %的农村人口居住在距全天候道路2公里的范围内。 尼泊尔农村出行便捷指数,2015 根据农村出行便捷指数项目2015年进行的测算,…

Edie Purdie, Adam Diehl, Atsushi Iimi |

金融技术正在改变着全球金融行业,也为扩大面向低收入家庭的金融服务提供了可能——一直以来,这些家庭或承受不起此类服务或无法获得此类服务。金融技术改善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状况的潜力巨大,其带来的可能性及产生的影响同样巨大。 金融行业已开始采用不同方法运作;该行业的主流是采用新方法来收集、处理并使用信息。全新的各类主体正在进入这一领域。金融行业的方方面面——包括支付和基础设施、…

Joaquim Levy |

从孟加拉国农村地区最小的村庄到开罗或伊斯坦布尔等喧闹的大都市,中小企业是全世界伊斯兰社区的命脉,可使地方经济保持活力。 1997年,我主持召开了关于伊斯兰金融的专题研讨会。这使我首次对撬动伊斯兰金融资本助推中小企业成长的潜力产生了兴趣。近二十年后,我再次有幸在上个月伊斯坦布尔组织召开的“为中小企业撬动伊斯兰金融资本”研讨会上就该议题发表演讲。本次研讨会由世界银行集团、土耳其财政部、…

Bertrand Badré |

1964年我从韩国来到美国,那时候韩国是一个很穷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专家、也包括世界银行的专家都认为韩国毫无经济增长的希望。   我们全家先是搬到得克萨斯州,后来又搬到爱荷华州。那时我才5岁,我和哥哥姐姐都不会说英文,而我们的邻居和同学们大部分都从未去过亚洲,我感觉就像个地地道道的老外。

金墉 |

身为四个孩子的父亲,我深知获得优质医疗服务是何等重要。所有父母都渴望能够向自己的子女提供此种服务。正因为如此,在世界银行集团供职的我们正与我们遍布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携手使普及医疗服务成为现实。 实现金融与发展挂钩是我终身为之奋斗的一大目标。在我职业生涯早期,我支持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制定了国际机票统一税,其收入用于向贫困人口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此类创新思维最终促成了联合国全球药品采购机制出台。…

Bertrand Badré |

教育是当今时代消除极度贫困的最有效的手段之一。然而,如今世界上仍有1.21亿儿童没有上学。由于贫困、性别障碍、偏远和残疾等原因,这些青少年是最难触及到的。我们必须共同做出新的努力,让所有儿童都能进入课堂。 除了提升入学率和教育机会外,我们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难题:如何确保在校儿童真正掌握知识。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是,大多数教育体系并没有服务好最贫困的儿童。据估计全世界有2.…

金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