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设施并非性别中立。男女在享用优质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尤其会影响女性。

Anna Wellenstein, Maninder Gill |

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

Kristalina Georgieva |

版本: English

机器学习算法能够很好地回答“是”或“不是”类问题。举例说,它们能够扫描庞大的数据集,而且能够准确地把以下问题的答案告知我们:这笔信用卡交易有欺诈嫌疑吗?这张图片中有只猫吗?

它们不仅能够应对简单问题,还能够应对微妙、复杂的问题。

当前,机器学习算法能够比受训过的人眼更可靠地探测出100多种癌症肿瘤。鉴于这一惊人的准确性,…

Sarah Elizabeth Antos, Luis Triveno |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

Xueman Wang |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Xueman Wang |

版本:English 一名患有唐氏综合症的男孩正在摸索使用智能手机。摄影:世界银行。 2015年,全世界承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4,即“确保包容、公平的优质教育和增加所有人的终身学习机会。”该目标不仅仅是一个鼓舞人心的目标,也是确保社会和经济福祉以及所有人的生活质量所不可或缺的。
如今,6500万名小学学龄儿童没有上学,其中将近一半是患有残疾的儿童。…

Charlotte McClain-Nhlapo, 克里斯托弗•托马斯 |

© 游济/世界银行 尤努斯在马拉维布兰太尔市经营着一家布料店。该店由他祖父创办,至今已有三代人历史。他祖父于1927年移民至马拉维。尤努斯介绍说,店里生意很好,但供电和供水等基本服务的成本从他祖父把店传给他父亲时起就不断上涨。即便如此,他仍然很乐观。   玛瑞亚·波什娃一名学生,她就读于马其顿卡瓦达茨市的一所农林业职高。同世界各地的很多高中学生一样,她每天都上历史课、数学课、生物课和化学课…

Venkat Gopalakrishnan, Maura K. Leary |

版本:English 摄影: Lois Goh/ 世界银行 现代最常见的跨越国家、文化和信仰的情形是关于人们从农村地区转移到城市。到2030年,全世界80%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地区,追逐更好的工作、教育和医疗卫生服务这一梦想。 但是,由于飓风、地震和洪水以及气候变化等自然灾害,这一梦想通常仍有可能是个白日梦。我们这些努力帮助这些家庭寻找更美好未来的人,…

Luis Triveno, Elkin Velasquez Monsalve |

© Julia Pacheco/世界银行 赛琳娜·玛利亚17岁时就怀上了双胞胎,她因此不得不辍学,并从巴伊亚移居到里约热内卢。正因为如此,她很难找到好的正规工作。一路走来,她遭受了很多困境——从无家可归到找失业,同时她和孩子们还面临粮食不安全的威胁。目前,全球有成百上千万像赛琳娜这样的人面临诸多制约因素——收入低、资产有限、人力资本少、特定冲击以及对自然冲击、暴力等的暴露,他们渴望过上体面…

Kathy Lindert, Phillippe Leite, Tina George Karippacheril, Ines Rodriguez Caillava |

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省Berastagi的女学生。 © Axel Drainville 1978年,我们二人在家乡三宝垄市开始接受高中教育。我们的母校坐落在市中心的一条主干道旁,校舍是荷兰殖民时期所建的一座美丽、雄伟的建筑,它很契合母校当年的声誉:一所由激情洋溢、倡导守纪和高效学习的校长领导的学校。 当时,每位在校的男生和女生均拥有平等的学习和发展机会,这是印尼巾帼民族英雄、…

英卓华 , Retno Marsu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