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一个“发展迷”在南非的精彩一天

Jim Yong Kim'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عربي

Video Platform Video Management Video Solutions Video Player

南非比勒陀利亚:我必须承认,我是个“发展迷”。在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在阅读关于项目成功或失败的厚厚的大部头。我在吃饭时和朋友谈发展理论。我无法停止思考我认为是最大的发展问题:我们怎么才能最有效地履行对穷人的承诺?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我和南非最重要的专家(南非主管财政、经济发展、卫生、基础教育、水与环境事务、农村发展和土地改革的部长们)就发展问题开了一整天的会,然后又会见了雅各布•祖马总统,我该有多么兴奋。

我选择南非作为我就任世界银行集团行长后首次官方访问中的一站,是因为这个国家对于地区、大陆乃至世界具有重要意义,也因为它在种族隔离后达成和解的事迹是我们时代的历史性成就之一。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参观梅尔特罗尼克直销工厂的办公室。图片:世界银行。

加深我们与南非的关系

我来访的目的是了解南非领导人认为哪些发展的成功经验可以用于其他国家,聆听南非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归根结底,我想要探讨世界银行如何能够加深与这个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

所以经过几个小时的详细讨论——我们涉及到问题包括创造就业、气候变化、辍学问题、把妇女放在经济发展的中心等等——之后,我们在街对面的政府所在地联合大厦召开了一个记者会。

坐在我左边的是普拉温•戈登,他自2009年以来担任南非财政部长,也是反对种族隔离地下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在与戈登部长数小时的会见中,我发现我们俩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解决发展难题的办法,在记者会上,他确认我们有一个共同祖先——我们俩人都是活动家。

坐在我右边的是世行主管非洲地区的雄辩而高效的副行长马克塔·迪奥普,他曾领导世行在巴西和肯尼亚的工作,也在他的祖国塞内加尔担任过财政部长。

一个特殊时刻

我的南非之行是一次特殊的访问,有几个原因——官员们非凡的智慧与承诺、致力于加深世行与南非政府的合作(戈登部长在记者会上表示与世行的关系即将进入一个“新时代”),以及可能与政府开展合作的领域之一是我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即,抗击结核病特别是耐药性结核病的传播。

二十年来,开始是在卫生伙伴组织,后来是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部门主管,我参与了确保为难以治愈的多种耐药性结核病感染者提供治疗的政策制定和项目规划。我感到,南非拥有治疗艾滋病和结核病两方面的专业知识,有可能帮助领导该地区遏制结核病传播的努力。

结核病是该地区的一个严重问题,结核病负担最重国家中有五个在南部非洲。在这里,劳工特别是矿工的流动性使得防控结核病的任务更加艰巨。矿工比普通人感染结核病的概率高七倍。他们在节假日期间从南非回莱索托或斯威士兰探家时,常常会停止服药,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菌株有可能产生抗药性,并有可能传染给家人。

我们能做什么

世行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可以为该地区在防控结核病方面带来变化。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发展专家。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制度相关而不一定是医疗问题。想要在整个地区有效地跟踪结核病患者,我们就需要改善通讯、实验室以及其他基础设施的要素,在这个领域我们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们能够召集所有相关合作伙伴,帮助建立一个真正地区性的应对机制来防控不分国界的传染病。

我在记者会上谈到结核病和矿工的问题,我离开南非时非常乐观:与全球合作伙伴和南非、莱索托、斯威士兰以及其他南部非洲国家的卫生专家合作,我们就能够推进制止结核病传播和拯救大量生命的区域性努力。

对于一个“发展迷”来说这是一次多么好的访问啊!我们在世界银行每天都在促进繁荣和消除贫困是多么幸运啊!

**

还有一个重要想法:我还访问了梅尔特罗尼克直销工厂,这是一个家族所有的直邮企业。穆德雷家族1991年在车库创业时只有六个员工。2009年以来,世行的私营部门投资机构国际金融公司投资了4千万美元给萨斯芬银行,萨斯芬银行给梅尔特罗尼克公司提供了150万美元贷款,使其能够购买高技术印刷机和软件,将企业发展到年营业额850万美元、雇员80人的规模。

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这也是我们需要在世界各地推广的事。我们消除贫困使命、建立繁荣的使命的关键,是帮助勤奋的企业家创造就业机会。国际金融公司在南非正是起着这个火花塞的作用。

相关链接: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