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校园内实行手机禁令,抑或解除禁用令?

Michael Trucan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forbidden ... or encouraged?
禁止还是鼓励?
如规划以某种方式引入或使用信息通信技术的新项目,一条总体指导原则值得考虑:

最好的技术通常是人们已拥有、知道如何使用且经济上能够承受的技术。在世界多个地方,这一技术就是手机。

这条原则并不是主张不应考虑“新”技术装置——恰恰相反,其宗旨是提醒规划者和政策制定者在把全新(国外)技术引入特定环境之前考虑以下两方面:一是怎样才有可能利用并撬动“现有”技术,二是这些技术将催生的活动和过程。某些事物新并不意味着它自然就更好,当然也不意味着它更坏。

在概念层面,如考虑在某个项目或活动中使用哪些技术装置,手机通常可能是“最佳”装置,但这会不会使得手机成为一种在校园使用或由师生使用的适当实用技术?
 
答案视具体情况而定。

就手机与教育行业而言,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答案随地方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而且并非一层不变。一些国家和学校严禁学生使用手机(有些也严禁教师使用手机)或只允许在某些情况下在校内(或校外)使用手机;一些地方允许有限制地使用手机;另一些地方则解除了针对手机使用的长期禁令。即便是实行了禁令的地方,手机仍见诸于校园,而且被用于各种目的。这种现象是好是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实行或解除校园使用手机禁令
 
关于手机在世界各地学校和教育系统的使用,目前有哪些观点和做法? 
 
实行或解除校园使用手机禁令
 
纽约于今年初解除了校园使用禁令。今年五月,两名大学教师发表了一篇(题为《不良通信:技术、注意力分散与学生表现》的)广为传阅的论文,认为“学生在重要考试中的表现可大大增加事后实行(手机)禁令的可能性”。几周后,巴巴多斯解除了关于校园禁用手机的一项长期禁令。
 
那么,究竟哪种观点正确呢?

2008年至2012年左右,世界很多地方都开始严格实行校园使用手机禁令……此前约5-10年,美国多个州为解除校园使用手机禁令而采取了第一轮措施。
 
2007年,牙买加国内关于校园是否禁用手机的讨论呼应了2002年美国多个州的类似讨论。美国多个州的讨论结果是,禁令放宽,禁令实行职责被下放至地方。例如,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1988年以来实行的校园使用手机禁令于2002年解除。此后,地方学校董事会纷纷推出了各自的手机使用政策(一些地方把相关职权进一步下放至各学校,甚至下放至教师,由其决定课堂上是否允许使用手机)。
 
与上述情况形成对照的是,法国于2009年开始实行校园使用手机禁令;尼日利亚等国于2012年开始实行禁令,当时所罗门群岛教师呼吁全国学校禁用手机;乌干达于2013年禁止校园使用手机,马来西亚于一年后开始实行类似禁令。

多年来,不仅仅是学生不得在校园内使用手机,日本某县于2014年禁止儿童晚上九点后使用手机,而此前不久,比利时禁止向七岁以下儿童销售手机和发布手机广告。今年年初,印度尼西亚考虑禁止学校在校内外使用手机。
 
为何禁止校园内使用手机?
 
支持禁止校园内使用手机的理由有很多,包括: 
  1. 手机分散学生注意力
    与把大部分时间用于低头看手机的某人谈话或讲话被某人手机铃声打断的任何人,都会认可这一理由。(如您听到某些教师和管理人员提到教育技术催生的3D时代,这通常并不是对“虚拟现实”前景和潜力的肯定,而是对手机在课堂上所扮演的“分散注意力的数码设备”这一角色的悲叹。)学生使用手机会分散其注意力,在一些地方(如在孟加拉国),教师使用手机也会分散其自身和学生的注意力。
  2. 手机(可能)会导致健康问题
    一些机构已就手机辐射对人体健康尤其是儿童健康造成的潜在伤害开展了大量研究。(请参阅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处理这一有争议问题的最新指南)。另外,人们也对手机对视力造成的潜在影响以及手机(和其它移动设备)在催生“网瘾 ”方面的作用表示担忧(此类担忧在东亚地区国家的很多政策制定者中体现得尤为突出)。
  3.  网上欺凌(及用于预防暴力) 
    手机对所谓的网上欺凌所起的作用已广为人知。人们除了担心手机有可能造成心理伤害之外,还担心某些地方使用手机有可能推助煽动骚乱(如在肯尼亚即是如此),尤其是把手机用于“保护”妇女和女童(例如,印度的一些地方就出现了两个案例)。美国一些学校利用金属探测器预防学生把武器带进校园;中国一些学校则利用此类探测器预防学生把手机带进校园
    案例:我曾对巴布亚新几内亚某所学校的女生进行访谈,问她们学校是否允许使用手机。她们回答说不允许,这并未使我感到意外(我通常会问一些我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假设我有时并不像我自认的那样聪明,因为我喜欢答案与我“已知的答案”相矛盾或对我“已知的答案”构成挑战而令我吃惊的感觉),但对原因有点吃惊——女生们把手机用于为课间和课后“约架”。
  4. 作弊
    世界各国学生总能想出用技术在考试中作弊的创新手段。手机是一种在这方面特别有效的工具(一些教育系统也创新地利用新技术来帮助发现作弊企图)。
  5.  盗窃
    随身携带值钱的小物件使得学生成为窃贼行窃的潜在对象
  6.  影响学生成绩
    校园手机禁令的支持者们问道:允许学生在校使用手机对学生成绩产生(正面)影响方面有哪些证据?迄今为止,这方面的证据(不论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方面的证据)很少,尽管英国近期开展的一项研究认为,允许学生在校使用手机可产生负面影响,对低收入家庭学生尤为如此。(这方面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几乎全都基于某些“高度发达”国家的大环境和具体情况;这些环境和情况可能与其它国家学校和社区相关,也可能不相关)。
  7.  公平问题
    关于实行校园内使用手机禁令的其它理由还有很多,这些理由可能也适用于其它环境(如Steve Vosloo 在一次题为《让我们禁用商场》的有影响力的演讲中提到的通过手机或移动设备学习)。关于这一点,我就不再赘述了。

    (不过,我想着重指出的是,在某些地方,平板电脑和手提电脑销售公司悄悄地提倡校园禁用手机——毫无疑问,这样它们的产品面临的竞争就会减弱。确实,各类利益集团都有可能以令人吃惊的方式从校园内手机禁用令中获益。据测算,2012年,当地小型商业实体——从学校周边沿街商铺到停靠在学校门口的卡车——从向向学生出租地方供其到校期间存放手机业务中获得了400万美元收入。)
 既然校园内禁止使用手机的理由有这么多,那么为什么还要允许校园内使用手机呢?下文给出了一些理由。
 
为何不禁止校园内使用手机? 
  1. 手机已然进入校园,因此应维持现状
    如今,世界各地的人们普遍拥有并使用手机——毫无疑问,今后,人们的日常生活将更加离不开手机。鉴于这一现实,把学校变为手机禁用区还有意义吗? 也许吧。但在实行了禁令且禁令普遍遭到轻视的地方,设置此类禁用区有可能或多或少地削弱政府部门权威性,而且实行禁令也有可能有选择性地对某些学生群体构成惩罚,从而以不具备生产力(或公平性)的方式影响社会凝聚力。
  2.  在很多学生的书包中已然装有笔记本电脑的情况下,为何还要为学校购置如此多的新电脑呢?
    目前,很多教育系统努力在学校推行教育技术计划,但其面临与购买新硬件设备相关的高昂成本。在很多地方,一旦购买了硬件设备,所剩资金就很少了,难以满足购买此类设备所需软件以及就如何使用此类设备向师生提供培训的需要。鉴于全世界的绝大部分教育系统均面临财政制约,仅仅因为已建成的且学生已经知道如何使用的信息通信技术基础设施最初不是由政府出资购买的而对其视而不见,是否太过谨慎了呢?

    案例:我曾走访过巴西某低收入社区的一所学校。当时,政策制定者考虑为此类学校购置大量廉价平板电脑。在一间教师内,我问道有多少学生有手机,答案是只有一名学生没有。我对随行的教育官员说道:你们准备耗巨资购买掌上计算工具,供此类教室中的此类学生使用。那么,此类学生几乎全都拥有某种计算工具这一事实,在你们的决策过程中加以考虑了吗?
  3. 伦理与负责任使用
    鉴于学校的宗旨是帮助学生培养对其今后人生有益的知识、技能和态度,还有理由不帮助学生掌握某种将日益对其今后生活的多个方面产生影响的某种工具的使用方法吗?这些影响大小不一,符合伦理,具有安全性,还可提高效率和生产力。
  4.  安全性与便利性
    很多父母认为,出于与学习无关的原因,学校应允许使用手机。他们希望孩子在出差错、既定计划有变、急需建议或信息等情况下能够打电话通知他们,或他们能够打电话了解此类情况。
  5.  手机可用作学习工具
    如今的手机在功能上变得越来越强大,价格也越来越低。如今,智能手机的计算功能比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帮助航天员登上月球时的计算功能强大。供职于美国硅谷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的Benedict Evans指出,一部苹果手机的中央处理器比1995年的一台奔腾处理器多出了625个晶体管。您可能会说,这很好啊,但智能手机是供富裕国家的富人使用的。这一说法当然正确,但另一个事实是,目前智能手机占肯尼亚新购手机的50% ;据预测,到2020年,智能手机占非洲手机市场的份额将达到75%左右。 今后,智能手机用于学习的潜力难以否认(这也是世界银行教育技术博客中经常探讨的一个议题)。

    案例:不久前,我与非洲某国教育部长聊了聊。他对我说:“几年前,我国议会颁布了关于校园内禁用手机的一部法律,当时我们认为这一举措很具前瞻性。如今,身为教育部长,我们打算研究如何把手机用作学生在校学习的工具。但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么做会触犯法律。关于如何解除这一禁令,你有何办法?”

    校园内禁用手机是有合法理由的;当然,校园内允许使用手机也是有合法理由的。世界各国的教育系统给这些理由设定了不同权重,并根据总体权重作出相应决策。那么,政策制定者应该怎么办呢?
your choices are about more than colors
您的选择不仅仅限于色

对政策制定者而言,关于是否校园内禁用或允许使用手机,目前尚无明确答案。不论作出何种决策,均应考虑以下五条建议。

就校园内是否禁用手机向政策制定者提出的五条常见建议 

  1. 如您目前尚未考虑这一问题,您也许应该开始考虑了。
    手机已然进入校园——如尚未进入,它们很快就会如此。不论好坏,手机正日益成为包括年轻人在内的所有人群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实已然如此,因此有必要考虑这一现实对学生、教师和学校管理人员的影响。
  2.  要考虑的方面很多 
    关于校园内使用手机问题,要考虑的方面很多。手机不仅仅涉及学习,还涉及安全、经济、公平或现实等多个方面。
  3.  保持灵活变通
    关于如何处理校园内使用手机问题,可以从多个方面给予指导。教育部(或文化部)可提供总体指导;可颁布禁令,也可允许在某些环境或情况下使用手机,或允许某些人群使用手机;可支持(或反对)政府其它部门制定或执行的关于限制使用手机的法律规定;还可把实行此类禁令或规定的职责移交给地方教育部门(包括地区或区级教育署),直至校长乃至教师,以便地方作出相关决定。
  4.  如您考虑为学校购置大量硬件,最好暂缓执行(因为自带设备现象可能会兴起) 
    为推动“自带设备”(有时也称作“自带技术”)上学,全世界许多教育系统正加大措施力度。虽然这方面的政策或做法可能尚不适用于贵国,但它们很快就会如此。如您准备制定教育政策和规划(如今后十年的政策和规划),可能有必要借鉴其它地方的相关经验,因为这些经验在现阶段可能适合贵地。
  5.  定期回顾相关政策和做法(每年起码回顾一次)
    不论贵地目前针对校园内使用手机问题实行了何种政策,新趋势都可能对此类政策和做法构成挑战。鉴于技术日新月异,您有必要考虑并重新考虑之前针对校园内使用手机问题作出的决策在多大程度上不再有效或在今后因出现之前预料之外的情况而仍需继续实行。

 手机进校园:禁用还是允许使用?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问题只会变得更加复杂。
 
(未完待续……)
您可能也对教育技术博客中刊登的下列文章感兴趣: 

注:英国萨福克郡福里斯特希思区海姆村附近的一座老式电话亭。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摄影:Keith Evans。本图片最初上传于Geograph网站,其使用符合《知识共享组织署名——相同方式共享2.0版通用许可协议》中的相关条款。北朝鲜金日成 广场上展示的三部电话。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摄影:Roman Harak。    该图片刊登于Flickr网站,其使用符合《知识共享组织署名——相同方式共享2.0版通用许可协议》中的相关条款。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