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破除分享知识的障碍

Nena Stoiljkovic's picture

在国际发展中,知识是我们最宝贵的商品。在正确的时间使用的正确的知识可以改变大约10亿目前每天靠不到1.25美元生存的人们的生活。为了应对他们的困境,世界银行集团制定了两个宏伟的目标:在2030年之前消除极端贫困,和促进发展中国家40%最贫困人口共享繁荣。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必须利用世界银行集团的财富,即我们的资金、我们的全球存在和我们的号召力,尤其是我们拥有的大量的发展知识和经验。如果我们能汇集全球最佳知识,快速分享这些知识,和帮助国家利用这种知识来解决全球问题,我们就可以使贫困人口具有影响其国家的未来的力量。
 
不是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已经汇集成文,或已经转变为数字和多媒体产品。我们的大多数知识都在我们数千位活跃在全世界120多个国家的专家的头脑中。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的知识不总是能以足够快的速度流动,或在正确的时间被正确的人所掌握。世界银行集团的同事最近发表的一份工作报告着重探讨了这个问题(并引起了某些媒体的关注 — 不是都准确)。阻碍我们的数字知识流动的不仅是技术问题(如不容易搜索的PDF文件):我们的知识也往往闲置在机构的储藏室里。例如,我们东亚地区的工作人员和他们的非洲地区同事没有足够的交流,我们的水务专家和我们的卫生领域工作人员没有经常的和足够的联系。这些缺陷是我们这个机构的文化、结构、以及激励措施所产生的后果。我们可以改进。
 
7月1日,我们将通过世界银行历史上最重大的改革措施之一,来打破这些机构储藏室的围障。我们将重新组织我们的知识服务,以建立一个全球实践与跨领域解决方案,以汇集世界上最好的专家和知识,和更便于我们的客户的使用。无论我们的专家坐在哪里,无论他们在探索什么问题,他们都将通过一个更活跃的方式与他们的同事联系在一起,比如在教育、贸易和竞争力、运输和信息技术、环境和自然资源、以及能源等方面。

我们的客户国家和企业说,他们希望得到全世界的最佳做法,从而能够将其改造为符合他们当地情况的做法。塞内加尔的一个水务项目可以影响尼加拉瓜或孟加拉的做法,反之亦然。发展知识应该没有边界或国界。
 
“全球实践”将把知识和我们的实施方法直接联系起来,从而根据实证进行改造,改善我们的工作,和向我们的客户学习 — 所有这些都将有益于我们的客户。我们招聘了一组新的全球做法主管人员。他们是其各自领域中的全球专家,将保证所有有关做法方面的工作人员能够产生、捕获、管理、以及广泛地分享知识。这将不仅局限在世界银行产生的知识方面。我们的工作将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建立“南-南”联系,从而使面临同样问题的实践者们进行交往以便他们相互学习。
 
在数字知识方面,我们已经免费提供了海量的报告和数据。仅仅在过去两年中,它们就被下载了超过340万次。同时,我们还提供了国别技术报告,如我们的经济部门工作(ESW)和技术援助(TA)报告。虽然它们对我们的客户来说十分宝贵,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轻松地阅读。最近的研究报告的作者决定把注意力放在这种内容狭窄和技术性的报告上 — 而不是我们所有的报告,如某些新闻报道所揭示的那样。这些作者们发现(并非出人意外),将近三分之一的经济部门工作和技术援助报告从来没有被下载过。某些报告实际上是通过老式方法散发的 — 在委托进行这种研究的国家印制和散发。这种做法在发展中国家仍然很普遍。受欢迎程度不是使用功效的唯一衡量标准。
 
然而,在把详细的技术报告提交给有关部委之后,让它们停留数据库里是不够的。要实现我们的宏伟目标,我们必须把知识送到更多的人们的手中,如实践者、公民、企业家、公民社会活动专家、以及其他发展主体。我们产生的许多(即使不是大多数)知识产品可以为国家和全世界的公司提供宝贵的经验。但我们还必须保证我们未来的报告确实有利于我们的客户应对他们所面临的重大挑战。“全球实践”将使我们能够更具有战略性,在我们计划和产生新的知识产品的时候想着我们的客户。
 
我们需要交互作用更强的技术和更聪明的体制来完成我们在知识分享方面的改革。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机构文化。我们的全球实践将帮助释放我们的知识和专长,以保证它保持(和扩大)其作为全球公共物品的职能。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