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埃塞俄比亚

极度不平等是破碎社会的一种 表征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 Curt Carnemark/World Bank

不平等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无论其为富国、穷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一些不平等问题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暂时副产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速度同时致富。但在大多数人都受到经济和社会萧条的影响时,不平等问题将对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构成真正威胁。

因此可以说,高度且持续的不平等不仅有悖于道德规范,而且还是破碎社会的一种表征。它有可能导致难以根除的贫困问题、遏制经济增长并引发社会矛盾。这也正是世界银行的目标不只是终结贫困还要促进共享繁荣的原因所在。

对于不平等的讨论往往集中在收入差距上,其实其他方面的不平等也同样值得重视。

城市:社会救助的新前沿

Keith Hansen's picture
​图片: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请想象以下情景:您今天吃完早饭时,全世界城市人口增长了1.5万人左右。到今天结束时,这一数字将增至18万;到本周末,它将增至130万。在空间如此广阔的地球上,城市人口的这一增速就像把所有人集中到面积与法国一样大的某个国家。

目前 ,城市是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居住地,也是人口增长越来越快的地方,还是不久后大部分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那么,为何如此多的人选择城市呢?为寻找某种更好的东西,贫困人口不断涌入里约热内卢、内罗毕和孟买等大城市。从其它地方涌入城市的最贫困人口并非不理性,也没做错。他们之所以涌入城市,是因为城市可提供他们在其它地方无法找到的优势。近期涌入大城市人群的贫困率高于常住居民的贫困率。这表明,随着时间推移,城市居民的财富状况可大幅改善。

推进包容性绿色增长的理由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Women fishers in Ghana. (Andrea Borgarello/World Bank - TerrAfrica)


过去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已帮助全球10亿人摆脱了极度贫困,但目前尚有10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11亿人未用上电,25亿人未用上环境卫生设施。对这些人而言,经济增长尚不具备足够包容性。

此外,经济增长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实现的。尽管环境退化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影响,但贫困人口更易遭受极端天气事件、洪灾和气候变化影响。
 
发展专家、政策制定者以及世界银行等发展机构已总结出了一大经验:要成功终结贫困,经济增长就要具备包容性和可持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