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突尼斯

极度不平等是破碎社会的一种 表征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 Curt Carnemark/World Bank

不平等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无论其为富国、穷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一些不平等问题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暂时副产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速度同时致富。但在大多数人都受到经济和社会萧条的影响时,不平等问题将对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构成真正威胁。

因此可以说,高度且持续的不平等不仅有悖于道德规范,而且还是破碎社会的一种表征。它有可能导致难以根除的贫困问题、遏制经济增长并引发社会矛盾。这也正是世界银行的目标不只是终结贫困还要促进共享繁荣的原因所在。

对于不平等的讨论往往集中在收入差距上,其实其他方面的不平等也同样值得重视。

利用技术助力反腐败

Jim Yong Kim's picture

World Bank Group President Jim Yong Kim and Philippines President Benigno S. Aquino III on July 15, 2014. © Dominic Chavez/World Bank

良政善治现在对世界各国都十分重要。在没有良政善治的情况下,许多政府无法有效地提供公共服务;教育卫生服务质量低下;腐败现象在富国穷国都持续存在,扼杀机会,阻碍经济增长。不解决好良政善治这个重要问题,就难以减少极度贫困,更不用说消除极度贫困。

“没有粮食,就没有和平”

José Cuesta's picture


一直以来,人们围绕2007年国际粮食价格飙升引发的“粮食暴动”进行了大量讨论。鉴于许多暴动事件导致了大量人员伤亡,这一关注完全合情合理。如果全世界粮食价格继续居高不下且变化无常,我们很有可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遭遇更多的粮食暴动。在不可预测的天气事件不断增加、引发恐慌的贸易干预措施成为面临诸多棘手问题和压力的政府相对容易采用的方案以及粮食相关人道主义灾难继续发生等情况下,我们不能指望粮食暴动自行消失。

在当今世界,粮食价格带来的冲击屡次导致了自发性社会和政治动荡,在城市尤为如此。不过,并非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自发的。例如,对土地和水资源的长期且日益激烈的争夺也可以导致骚乱。如果加上贫困和广泛且巨大的差距、业已存在的不满情绪、社会安全网缺乏等因素,我们最终会面临与粮食不安全和冲突密切相关的乱局。此类暴力事件不胜枚举:据今年五月刊《粮食价格观察》介绍,此类事件见诸于阿根廷、喀麦隆、巴基斯坦、索马里、苏丹和突尼斯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