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Development

全球民意领袖更多利用社交媒体获取发展信息

Zubedah Robinson's picture
社交媒体正日益成为关于全球发展等诸多议题讨论的一大推动力。世行民意研究小组每年在40个左右国家开展国别民意调查,发现全球民意领袖利用社交媒体获取全球发展信息的人数正稳步增加。

调查团队对三年内的数据进行了分析,目的在于找出全世界大多数思想领袖获取信息的来源,了解他们对世界银行集团社交媒体频道和网站的看法。调查对象包括学术界、研究机构、智库、双边和多边机构、公民社会和政府机构,也包括地方政府、媒体、议员办公室、总统办公室、部长以及私营部门。
 
我借助该研究小组制作的互动图表更多地了解到了用户在与世界银行集团社交媒体频道互动过程中的行为及其偏好。依据三个变量——2012年和2016年之间的时间比较结果、非洲和北非地区与北非地区的比较结果以及公民社区、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的比较结果,我发现了以下信息:

更多人正在从社交媒体上获取发展信息

社交媒体使用量与日俱增,这已不是秘密。Smart Insights公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7 年1月,互联网用户人数已增至3.54亿。该报告还显示,活跃的社交媒体用户人数亿增至4.82亿

因此,依赖社交媒体并将其用作主要信息来源(本文中,信息指全球发展信息)的用户人数增加也就不足为奇了。例如,下图显示,从社交媒体上获取发展议题相关信息的人数增长率(2012-2016)从2012年的5.3%增至2016年的21.6%。该图还显示,在国别调查中,表示偏好通过社交媒体获取世界银行集团信息的答题者占比从2012年的9.4%增至2016年的18.4%。

关于从社交媒体上获取世界银行集团信息的偏好率从2012年的9.4%提高到2016年的18.4%

年终回顾:图解2016年

Tariq Khokhar's picture

身处影响我们生活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动荡之中,面对频繁成为头条新闻的暴力事件和难民潮,对2016年感到悲观失望是可以理解的。统计数据不仅揭示出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显示出我们在通往更和平、繁荣和可持续的未来之路上取得的进步。下面12张图讲述了过去一年的故事。

1.全世界难民人数增加

2016年初,创纪录的650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其中2100多万人被列为难民。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之外,大多数难民生活在城镇,寻求安全,隐姓埋名,谋求获得更多服务和就业机会。《被迫流离失所》报告以新视角研究全球难民危机,提出人道援助机构和开发机构联手救助受影响国家和个人之策,各种新倡议包括针对接收了大批难民的黎巴嫩和约旦等国的“新型资金援助”。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

从数据驱动的交付中学习

Aleem Walji's picture
由于“交付科学”( science of delivery)所产生的困惑,重要的是必须说明交付科学不是建立在某处适用即处处适用的前提上的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它也不表明研究和证据就能保证实现某种具体的结果。
 
几周之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韩国发展学院(Korea Development Institute)召集了一个有关交付科学的全球会议。参加会议的若干发展机构包括盖茨基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格莱珉基金会(Grameen Foundation)、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达特茅斯卫生保健交付科学中心(Dartmouth Center for Health Care Delivery Science)、以及移动健康联盟(mHealth Alliance)。我们在重点探讨赤贫人口问题的同时,讨论了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其中包括卫生保健方面的试验、技术是怎样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以及从成功的试验结果向大规模的交付转移的困难。

帮助脆弱国家的五个步骤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稳定与脆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马里就是一个好例子。

不久前,马里还被当成是西非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之一。二十年来,经过军人统治后的过渡期和一届又一届民选政府,马里获得了发展成功典范的声誉。

去年3月,正当这个国家筹备新一轮的民主选举之际,一场政变将其拖入危机。

经过冲突后的重建谈何容易。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从非洲到大洋洲比比皆是,对发展构成严峻的挑战。预计世界上的脆弱国家中只有10%有望按照千年发展目标规定的时限到2015年实现将贫困和饥饿降低一半的目标。

此事关系重大。世界上有四分之一的人——超过15亿人口——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环境或国家,暴力犯罪十分严重。

同时,据估计到2015年世界上处于每天1.25美元贫困线下的人口将会有一半在脆弱国家。显而易见,如果不加大在这些国家的工作力度,我们终结贫困和促进繁荣的目标就无法实现。

我们需要改变我们与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的接触方式。这来自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是我们从非洲和亚太脆弱国家的创新型联盟——所谓g7+集团对“新政”的呼吁中听到的信息。

冰岛和肯尼亚有何共同之处?——两国均拥有丰富的清洁可再生地热能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Español, عربي

世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化, 2013年3月7日

走出 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北极寒风以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吹打着我的面颊。这一刻,我暗自想道:“我热爱自己的工作。”这份工作让我这样一个热带地区居民充分享受到了冰岛人的热情款待,也使得我学到了他们丰富的经验。冰岛地处次北极圈,总人口32万,面积仅相当于美国肯塔基州,但却可以教会我们这些发展领域从业人员很多东西。

我们才刚刚着手制定一项愿景计划来应对不断变暖且更具不可预测性和惩罚性的气候及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带来的困局,但冰岛早已就决心直面这一挑战,目前正平稳地处于给其带来巨大挑战和机会的局面。

在参观赫利舍迪地热电厂过程中,我对冰岛发挥其环境优势和利用其可再生能源战略的赞赏之情油然而生。聆听着大地的轰鸣声,仰望着在火山背景下从电厂中心喷射出的一股股蒸汽,我对大自然的力量以及利用其巨大威力的人们心生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