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disability

缺失的一环:残疾人包容性教育

Charlotte McClain-Nhlap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名患有唐氏综合症的男孩正在摸索使用智能手机。摄影:世界银行。

2015年,全世界承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4,即“确保包容、公平的优质教育和增加所有人的终身学习机会。”该目标不仅仅是一个鼓舞人心的目标,也是确保社会和经济福祉以及所有人的生活质量所不可或缺的。

如今,6500万名小学学龄儿童没有上学,其中将近一半是患有残疾的儿童。患有残疾的入学儿童比其他孩子完成学业的可能性也低得多。一些测算结果表明 ,不到5%的残疾儿童会顺利毕业。这导致全世界仅有3%身患残疾的成年人识字——令人震惊的是,仅有1%身患残疾的女性识字。

占据主导地位的看法是将残疾视为一种劣势,同时有假设认为,学校对于患有残疾的学生而言是社交媒介而非学习媒介,二者共同加剧了残疾儿童的边缘化。拒绝残疾儿童接受教育的权利强化了普遍持有的关于残疾儿童行为能力乏弱的态度和假设,从而进一步使他们处于更加劣势的地位。

轮椅上的生活

James Dooley Sullivan's picture

去年12月,詹姆斯·多利·沙利文打包好轮椅,踏上了牙买加之旅。这个加勒比国家是旅游胜地,但他此行目的并不是度假。沙利文是世界银行集团动画制作人兼视觉艺术编辑。他希望到一个发展中国家亲身体验一下残疾人的生活和感受。他在视频和系列博客文章中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 Laura Fravel

轮椅上的生活相当直截了当,它只需一组不同动作。每天早晨,我把自己挪进轮椅,转动双轮,进入卫生间,翻身坐上马桶。如厕完毕后,我再次挪进轮椅,之后快速扭动身体,穿好“职业装”。在乘坐室外电梯进入人行道之前,我会像常人一样喝好多茶。

确保交通设施无障碍:来自中国的实地经验

Shomik Mehndiratt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确保城市道路设计对于所有人尤其是对行动不便人员无障碍,始终是世界银行城市交通战略的基石。但是,即使实现城市道路的无障碍化只涉及一些相对简单的措施,比如在人行道上增加触觉标记和缘石坡道,在实施中也不容易做到。虽然改造设施所增加的成本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但是对细节的重视却至关重要。这一点往往并不容易做到,就像左边这张几年前拍摄于一次项目实施督导中的照片所显示的情形——这个人行道的缘石坡道没有与人行道对准,而且宽度也太窄无法让轮椅通行。

在这一背景下,在中国东北的一个中等城市项目成为我们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辽宁中等城市基础设施项目的主要内容是中国工业大省辽宁省五个中等城市的城市道路恢复与改善。虽然所有的最终书面设计方案都符合政府的无障碍设计要求,但是最终的结果往往看起来就像这张照片,“有其名而无其实”。我们世行交通团队一直努力说服我们的合作方重视这个问题。而当我们指出并跟进某些具体问题时,他们往往会认为我们过于挑剔,不了解当地施工的实际情况。
 
在我们建议让各城市的残疾人联合会参与监督道路施工后,情况才开始出现好转。这一社会团体存在于中国的各个城市,而且往往与政府有良好的联系。随后,我们合作方的项目管理部门正式邀请残疾人联合会参与讨论基础设施的无障碍措施,并邀请市民进行实地测试。几周后,三个城市给我们寄来照片和电视报道,这些照片和电视报道反映出精心安排和务实的研讨会和当地社区测试新设施的场面。我们高兴地看到,研讨会也采纳了残疾人联合会的建议,这些建议主要都是关于市区需要改进的一些具体设施的。虽然这些建议与世行团队的建议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效果却好得多:不仅所有的建议都被采纳,而且至少有一个城市,即锦州市决定将这些措施制度化,并且每年召开一次和残疾人联合会的研讨会,对上年所有的施工工程进行讨论、评估和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