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Ebola

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的故事,不同的结局

Jim Yong Kim's picture
© WHO/S.Oka
© WHO/S.Oka

刚果民主共和国第九次埃博拉疫情今天正式宣告结束, 5月8日宣布爆发的这次疫情持续77天,死亡28人。对于这28位逝者的家人来说,这一宣布来得太迟,亲人死于一种本应能够预防和治愈的疾病,这是一场完全不必要的悲剧。
 
今天,也是宣称我们在打破疫情带来的恐慌与疏忽方面迈出重大一步的日子。仅仅两个半月前,另一场疫情似乎即将出现:埃博拉在三个偏远省份爆发,迅速蔓延到繁忙的刚果河畔的姆班达卡市中心,看起来有可能迅速席卷全国乃至整个地区。

2015年春季会议网上播出活动指南

Donna Barne's picture
 

对全球发展而言,今年是重要的一年。目前,华盛顿正值春季。数千名政府官员、媒体记者、公民社会代表、学术界人士以及企业首席执行官将出席4月13日这一周开始的世界银行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

本次会议是就全球今后15年的发展重点和发展目标以及如何为其筹集资金作出决定之前召开的最后一次春季会议。实际上,发展委员会4月18日会议议程的唯一内容就是讨论2015年后发展目标和发展融资。

埃博拉爆发一年后的启示

Jim Yong Kim's picture
Beatrice Yardolo survived Ebola but lost three children to the disease. © Dominic Chavez/World Bank
图片说明: 感染埃博拉的阿特丽斯˙亚多罗痊愈但失去了3个孩子
©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3月5日,利比里亚医生让痊愈的英语教师比阿特丽斯˙亚多罗出院,他们希望她是最后一名埃博拉患者。不幸的是,上周五在利比里亚又有一个人被检测出埃博拉病毒呈阳性。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已造成1万多人死亡。

这个坏消息提醒我们,世界必须保持警惕,坚持我们必须将各地的埃博拉病例降为零。我们还必须支持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国努力建立更好的医疗保健系统,防范下一次的疫情爆发。

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比阿特丽斯痊愈了,但她和其他幸存者因为埃博拉爆发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她的10个孩子中有3个孩子死于埃博拉,她的家被隔离在检疫区内,她一直无法工作。她和她的国家面临着一条艰巨的恢复之路,而且只要该地区还有一个病例,他们就仍处于埃感染博拉病毒的风险之中。

2014年回顾:应对最棘手挑战

Donna Barne's picture

全世界能够在2030年之前终结极端贫困吗?全世界有能力避免气候变化造成的最坏影响或遏止埃博拉疫情吗?这些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部分最大挑战。2014年,世界银行集团利用其知识、资金和影响力应对了诸多全球性问题。

1)应对经济增长挑战

金融危机爆发后,发展中国家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引擎。2014年,发展中国家面对了新风险:增长放缓、融资减少、商品价格下跌。今年1月和6月,世界银行两次呼吁发展中国家确保经济有序增长。发展中国家需要制定蓝图,以保持过去二十年中推动全球极端贫困率降低近一半的增长。半年度报告《全球经济展望》指出,随着金融危机影响逐步退去,现在该是发展中国家巩固经济发展势头以持续减少贫困之时了。

请加入11人团队,抗击埃博拉病毒!

Korina Lopez'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 Français
11 Against Ebola: 11 Players, 11 Messages, One Goal
11名足球明星加入了抗击埃博拉病毒运动

请想象一下世界杯赛场上一支球队的队员站在球场上目睹另一队队员带着球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射门得分时的场景。如不采取行动来帮助患病人群并保护健康人群,那么身为地球公民的我们就会让埃博拉病毒赢得这场生死攸关的比赛。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11月9日,六个国家累计报告了14098例埃博拉病毒确诊、可能及疑似病例,死亡人数已达5160人。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病例数最多。

杨澜提问世行行长如何帮助穷人

Donna Barne's picture
贫困率可能出现下降,但世界上还有10亿人生活在极贫状态,世界各地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世界银行集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世行年会召开前夕,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和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周三上午接受中国媒体人杨澜专访,以“在不平等的世界建立共享繁荣”为题,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

杨澜是《杨澜访谈录》节目主持人,在中国家喻户晓。她着眼于世界银行集团设定的两大目标:到2030年将全球极贫率降低到3%和通过提高底层40%人口的收入建立共享繁荣。

 “对于许多生活在贫困中的人来说, ‘世界银行’这个名字听起来太大而遥不可及,”杨澜请金墉和巴苏“解释一下世界银行的两大目标和这些人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关系。”

埃博拉疫情的经济影响日益凸显

Jim Yong Kim's picture
Ebola Epidemic's Cost Looms Large


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始于一个病例。9个月后,其蔓延速度之快,已经超出脆弱国家以及在三个疫情最严重国家从事控制疫情工作的救援机构的能力。诊所和医院人满为患,患者被拒之门外。如果不做出改变,情况还会进一步恶化。

如何阻止埃博拉病毒蔓延和再度爆发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其66年历史上第三次,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加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一次是由于西非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爆发埃博拉疫情。近几个月来,西非三国政府和社区经受了痛苦折磨,正在竭尽全力寻找能够阻止埃博拉病毒继续蔓延的迹象。

作为熟悉非洲大陆和传染病防控两方面的医生,我们有信心各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埃博拉应急预案能够遏制埃博拉病毒传播并在数月内将其扑灭。我们也须牢记这不是一个非洲的问题,而是一个恰好发生在非洲小部分地区的人道主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