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food crisis

养活未来人口,我们全力以赴

Juergen Voegele's picture

在纪念世界粮食日之际,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一点:太多人正遭受饥饿困扰。

纵观全世界,每九人中就有一人遭受慢性饥饿困扰,逾10亿人营养摄入不足每年有310万儿童死于饥饿和营养不良。这一情势是发展的一大拖累——在饥饿和营养摄入不足情况下,人们改善自身生计状况、充分照料家人、丰富多彩且健康地生活以及摆脱贫困的能力就会降低。

随着人口增长、气候变化对粮食生产方式产生影响以及有助于养活世界人口的自然资源进一步遭过度利用,这一问题在未来势必会恶化。当前,我们供养世界人口的工作不如2014年应该做到的那样理想。在2050年全世界必须要养活90亿人并确保其营养摄入情况下,未来我们怎样才能做得更好呢?

“没有粮食,就没有和平”

José Cuesta's picture


一直以来,人们围绕2007年国际粮食价格飙升引发的“粮食暴动”进行了大量讨论。鉴于许多暴动事件导致了大量人员伤亡,这一关注完全合情合理。如果全世界粮食价格继续居高不下且变化无常,我们很有可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遭遇更多的粮食暴动。在不可预测的天气事件不断增加、引发恐慌的贸易干预措施成为面临诸多棘手问题和压力的政府相对容易采用的方案以及粮食相关人道主义灾难继续发生等情况下,我们不能指望粮食暴动自行消失。

在当今世界,粮食价格带来的冲击屡次导致了自发性社会和政治动荡,在城市尤为如此。不过,并非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自发的。例如,对土地和水资源的长期且日益激烈的争夺也可以导致骚乱。如果加上贫困和广泛且巨大的差距、业已存在的不满情绪、社会安全网缺乏等因素,我们最终会面临与粮食不安全和冲突密切相关的乱局。此类暴力事件不胜枚举:据今年五月刊《粮食价格观察》介绍,此类事件见诸于阿根廷、喀麦隆、巴基斯坦、索马里、苏丹和突尼斯等国。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